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章二八零 不相為謀 下

    片刻之后,方有一名魔裔中年男子現身,他有可與千夜媲美的容貌,形容舉止間透著說不出的風流。(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魔裔深黯之淵,巴洛特親王庇修斯。如果您一定要找這片戰區的負責人,那么暫時就是我了。”庇修斯帶著苦笑道。

    千夜有些奇怪,說:“我只是想找這一帶的最高指揮。”

    庇修斯嘆了口氣,說:“那還只能是我。或許你應該找的是議會在整個里世界的總負責人。”

    “你的態度有些奇怪。”

    “一點也不奇怪。說實在的,我寧可放棄名譽,回永夜去約會幾位異族美人,喝喝酒,多寫幾首詩,也絕不愿意在這里遇到你。可是你居然點了名,那么作為魔裔名門一員,為了榮耀,我也不得不出來。”

    千夜沒想到庇修斯說得這么直白,他摸摸自己的臉,感覺自已好像也沒有那么可怕。

    庇修斯看出千夜的想法,無奈地說:“無光君王是不是隕落在你手上?”

    “沒錯。他背叛了血族,必須付出代價。”

    “這不就對了?連梅丹佐都隕落了,我聽說帕洛奇亞也被你打成重傷,直到現在都不知去向。那你說,我怎么會愿意遇到你?我是個詩人,我的劍更適合用來在決斗場上消滅情敵,而不是在骯臟的戰場上殺戮。”

    看著一本正經的庇修斯,千夜也是無語。不過他自然不會被庇修斯一番話給說動。庇修斯可是親王,雖然奇葩了點,但修為還在千夜之上。

    千夜緩道:“我找你見面,是想目前這場戰斗到此為止,我們都各自撤退,并且在接下來的三天中,不再交戰。你看如何?”

    庇修斯道:“你能保證不再挑釁?”

    “可以。”千夜答得很痛快。

    此次進攻阿圖瓦損失慘重,肯定無力進攻。他們本就人口稀少,生育困難,一戰損失近千名戰士,三個部族都是元氣大傷,沒有上百年根本恢復不過來。

    庇修斯笑了笑,說:“看來我真不應該答應你。不過,誰讓我對戰斗絲毫不感興趣呢?好吧,三天我還是可以做主答應你的。”

    “你應該不會反悔吧?”千夜忽然覺得這位親王有點不靠譜。

    “一位魔裔親王的信譽,怎么都比三天時間有價值。其實不管三天還是三十天,結局都是一樣。你應該也清楚這一點。”庇修斯看著千夜的眼中多了一絲憐憫。

    千夜道:“能不能具體一點?”

    “告訴你也沒什么。議會終將勝利,原因其實很簡單。千夜,你很可能是古往今來最頂級的天才之一,甚至圣山也不是夢想。然而,你只有一個人,怎么與議會萬年底蘊抗衡?而你所選擇的盟友,呵呵,恐怕真的會讓你失望。值得我們所有議員尊敬的那一位,已經隕落在浮島之役。”

    “不管他們怎樣,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庇修斯躬身一禮,道:“好吧,那祝你成功。”

    千夜凝立空中,靜靜看著永夜強者如潮水般退走。幸存的阿圖瓦戰士都聚集過來,等候吩咐。

    “先回圣地吧。”

    得到命令,阿圖瓦戰士收取了同族的遺骨,堆在一起火化,然后就陷入森林,返回圣峰。

    千夜并沒有走,而是凝立空中,久久不動。

    一個聲音終于響起:“小友還不走,是在等我嗎?”

    千夜緩緩轉身,看著憑空浮現的中年男子。這個人眉目清雋,唇角帶笑,然而眼神中卻沒有分毫笑意,只是透著莫名的冰冷和傲意。

    他氣息浩瀚無邊,飄飄渺渺,即使是此刻的千夜也有種看不見底,摸不到邊的感覺。能夠令千夜都看不透,不用說,自是天王無疑。

    千夜按照帝國禮節拱了拱手,道:“敢問您的名諱?”

    “方舜玄,帝國得了個名號,定玄王。”

    “久仰。”千夜鄭重施禮。

    定玄王大袖一擺,含笑道:“你我互不隸屬,又是在域外,就不必多禮了。”

    “也好。”眼見定玄王隱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意,千夜自然不會刻意去討好什么。

    “小友年紀輕輕,就重創梅斯菲爾德之主,又擊殺無光君王,戰績彪炳,世所罕見。日后帝國論功行賞,少不得有你一份。”

    千夜搖頭,“我對封賞并無興趣。子寧、君度他們還好嗎?”

    定玄王撫須道:“一位新帥,一位新晉國公,自是好得不能再好。帝國未來,還要靠他們支撐。近日也有人說,繼熙棠、伯謙之后,新帝國雙璧已見端倪。”

    “他們也會來嗎?”

    “這就不一定了。里世界兇險處處,最適合我們這些老家伙。他們還很年輕,進來未見得就是好事。帝國人才濟濟,還不必拿未來國柱來賭。”

    定玄王說的從容大氣,千夜面無表情,忽然道:“想來您早已發現永夜高塔了吧?”

    定玄王微怔,不過他自恃身份,也不愿說謊,當下便道:“不錯。”

    “既是如此,那您何不出手?要坐視永夜在此大肆建設?”

    “事關重大,當謀定而后動。”

    千夜盯著定玄王,眼睛眨都不眨。而定玄王定力非同小可,神色巋然不動。

    片刻之后,還是千夜先開口,道:“您可曾想過,永夜勢大,萬一我和阿圖瓦部族抵御不住,帝國不還是得出手?都這個時候了,還要勾心斗角嗎?”

    定玄王臉上笑容不變,不疾不徐地道:“小友此言差矣。本王行事,一向秉公而行。若到該當出手時,絕不會坐視。目下看來,小友戰力驚人,對決兩位大君,而令對手一傷一死,原也無需本王多此一舉。”

    千夜向還在熊熊燃燒的阿圖瓦戰士尸骸堆一指,道:“您要是早些出手,他們也就不必死了。”

    “異族而已,何必看重?”

    “可是……”

    “這等東西多手長腳,若非開化智慧,實與怪獸無異。難不成,小友還當他們是人?”

    這一番話,問得千夜啞口無言。他一口濁氣橫在胸口,好不容易才吐了出氣,道:“先圣有云,有教無類。就連永夜議會也視智慧種族為平等一員,難道堂堂帝國,還比不上黑暗種族嗎?”

    “小友也知道先圣之言。豈不知太祖有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這一句話,千夜不知聽過多少次。他審視著定玄王不變的微笑,片刻后拱手,道:“既是如此,那就告辭了。”

    “不送。”定玄王笑容不變。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