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0章 所谓的“损友”

    感谢mia730527童鞋送的腊梅(还是第一次看见点点推出腊梅,很漂亮很喜欢哒~)

    感谢hies童鞋送的平安符,感谢看看何妨童鞋送的评价票,么么大家~

    ******

    许丽娟上前几步,主动握住傅建柏的手,“傅大哥,好饿,等下我一定要敞开肚皮吃。”

    ?#23433;?#24597;长胖了?#20426;?#20613;建柏也难得有心情地开起?#36865;?#31505;来,只令乍听得这句话的许丽娟一个闪神,差点就撞到了前面走过来的一个人。

    “小心。”傅建柏单手揽住许丽娟的腰,胳膊微用力,一个旋转,就带着许丽娟的身体往后退了几步。

    许丽娟望?#36865;?#21644;那人相隔约摸三米的距离,再望?#36865;?#33080;不红,气不喘,心也不跳,神情平静如常的傅建柏,双眼闪闪发光地称赞道:“好厉害!”

    差点被许丽娟撞到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胖子,他的头发全部往后梳,将那饱满的额头全部显露在外,穿了一?#25758;?#34013;色西装,脚上的皮鞋擦得正亮,虽笑得眯起了双眼,但眼底一闪而逝的精光却让人不敢小瞧,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久居高位,大权在握的成功人士。

    胖子也惊讶地看着傅建柏和许丽娟,目光在傅建柏那身在外面活动了一天也没有出现一个皱折的笔挺军装上停留了会,眼底浮现一抹了然,然后?#25954;?#22320;笑道:“抱?#31119;?#24046;点就撞到人了,还好有这位同志及时出手。”

    “是我?#32422;?#36208;路没看人,我应该跟你道?#28014;!?#35768;丽娟摆了摆手,脸上带出了一抹?#25954;猓骸?#23545;不起。”

    ?#25034;还?#31995;。”对方笑眯眯地接受了许丽娟的道?#28014;?#28982;后慢慢走远。

    傅建柏双眼微眯,眼角的余光注视着这一幕,直到胖子钻进一辆黑色的宝马车,直到宝马车一路飙远,视线里再也没有了那?#22659;?#30340;影子后,他才收回目光,但眼底依然有着一抹疑惑不解。

    许丽娟望?#36865;?#36335;的尽头。问道:“傅大哥。你认识那个人?#20426;?br />
    傅建柏摇了摇头,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丝不确定:?#23433;?#35748;识,但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并没有错过许丽娟眼底那抹好奇的傅建柏想了想,补充道:“小娟,这个人虽表面笑嘻嘻的,但在看见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地紧绷起来。就连神情里也?#21152;幸?#19997;慌张……”和害怕,像极了那些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一遇见军人和警察就立刻心生胆怯的罪?#28014;?br />
    傅建柏默默地将到喉的话咽下肚去,虽他一时半会想不起这人是谁,但以他那敏锐的洞察力能?#29615;?#26512;得出来,这人绝对不仅仅是上了?#36824;?#27880;名单……

    “这个人有些古怪。下次如果再遇见他,?#23545;?#30340;就避开,不要?#36864;?#25171;招呼。”

    许丽娟点点头。心里虽有些不以为然,但也感激于傅建柏这番体贴。遂劝说道:“傅大哥,这个人一看就是商场老狐狸,?#19968;?#22312;学校念书,估计两三年内都不可能碰到他,所以,你就不用太过担心啦!”

    “小娟,我觉得你还是要注意一下。”凭空弹开的屏幕里,叮当一脸的深思:“我能感觉到那个人身上有着浓浓的恶意,怎么?#30340;兀俊?br />
    叮当偏了偏头,脑袋上的那朵粉色蝴蝶结也跟着晃了晃,再配上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萌得人心?#23478;?#24555;化为一滩水了。

    “我想起来了!”叮?#34987;?#20102;挥爪子,“有些像那些作恶多端的恶人,身旁时刻围绕着一大?#21693;?#19981;尽的厉鬼和恶鬼魂灵,所以若有那对外界感觉比较灵敏的人靠近了后,就会察觉到他们身上流露出来的阴森森的感觉。”

    ?#21834;?#31455;然会有这种事?!”许丽娟那双漂亮的凤眼微弯,长睫掩住眼底的思索,而脸上却泛起一抹了然的笑容:“怪不得刚才我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还以为傅建柏生气我走路不看路,担忧我磕碰到哪儿摔伤了,却没想到……原来如此!”

    心里转动着这些念头的同时,许丽娟也在脑子里吩咐道:“小q,跟踪这个人,入侵他的电脑和手机,将他和所有人的通话、邮件来往等信息全部查清楚。”

    “是,主人。”小q应了声,就忙碌开来,而叮当则再次担当起监工的职责,并且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它那原本轻松的神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让无意?#24184;?#20010;回眸的许丽娟都心惊的严肃。

    ?#36824;?#36825;样关键的时刻,许丽娟可不?#39029;?#22768;打扰叮当和小q两只,只能暂时按下心里的疑惑不解等情绪,由着傅建柏牵着她的手,缓步迈入湘?#24230;?#23478;店铺里。

    傅建柏并没有在一楼停下来,而是婉拒了服务员的引路,径直带着许丽娟走到了三楼一个最靠南边的包间。

    一路走来,“傅先生”的问候好不绝于耳,再加上那些服务员看向傅建柏时恭敬的目光,都让许丽娟扁了扁嘴,道:“傅大哥,你还说四五年没来了呢?看大?#19968;茍阅?#36825;么熟悉,就知道你肯定是这儿的熟客。”

    傅建柏还没来得及说话,两人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这位?#31859;?#23601;说错了,阿柏每天忙着训练和任务,连家都?#36824;说?#19978;回,又?#30446;?#33021;是我这儿的常客。那些服务员之所以会认识他,其一是因为他们都是在这儿做了七八年的老人了,其二则是阿柏这身彰显他身份的军装!”当然还有傅建柏那俊美阳光的面容和挺拔修长的身材,?#32422;?#19968;看就知道出身?#29615;?#30340;气质和姿态……

    有这样一个不论在什么环境里都不可能被人群湮没的焦点存在,不论他?#24184;?#36824;是无意都将所有?#31859;?#30340;目光给吸引了过去,让他们这些长相平凡,却也想找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趁着双方都还青春年少的时候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普通人可该怎么办!

    啧……他真是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许丽娟转过身。发现来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他穿了一身天蓝色运动服,脖子上面还搭着一条白色毛巾,头发湿辘辘的,额头不停地往外渗出汗水,一看就知?#21862;?#21018;刚结束运动,估计是听说了傅建柏到来的消息后。连澡都来不及洗。?#36335;?#26356;来不及换的就一路冲过来了。

    “你是?#20426;?br />
    “这……”男子手里的毛巾掉到了地上,?#36824;?#20182;根本就顾不上去捡。只因傅建柏和许丽娟两人双手交握不说,傅建柏还把玩着她的手?#31119;?#26102;不时拿温柔的目光看着她!

    天,世界末日到了吗?冷血魔鬼竟然成情圣了!

    一定是他今天起床的姿势?#27426;浴?#21542;则,怎么会眼花成这样!

    “阿柏。你这是?#20426;?#33509;是其它人,肯定不会这样单刀直入的问傅建柏,谁让这人是一根筋子通到底的呢!

    傅建柏淡淡地瞥了男子一眼,给许丽娟介绍道:“小娟。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初中同学,湘?#24230;?#23478;的老板云?#21830;巍!?br />
    许丽娟笑着招呼道:“云大哥。”说来,今天还真不知是什么日子。她一路遇故人也就罢了,就连随便找个地方吃饭。都能遇见傅建柏的初中同学。

    还不待云?#21830;?#31572;应,就只听得傅建柏不满地说道:“叫什么大哥,直接唤他名字就成。”许丽娟可是他的女朋友,叫第一次见面的云?#21830;?#23601;这样亲?#35748;?#20160;么?更何况,许丽娟唤了云?#21830;巍?#21733;”,那他不?#25512;?#30333;地低了云?#21830;?#19968;个辈份了?他可是众人心中的老大,绝对不能做出这样吊链子的事情!

    于是,傅建柏又冲云?#21830;?#35828;道:?#23433;?#35768;再叫小娟‘?#31859;印?#22905;是我女朋友,叫许丽娟,往后你一样叫她全名就成。”心里却默默地补充道:若有眼色的话,就知道该叫嫂子。

    云?#21830;?#25260;头望?#36865;?#22806;面的天,搓揉了下脸颊,自语道:“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吧……?#36793;酰?#19981;就唤了声‘?#31859;印?#22043;,至于将他这个好友当作普通的初中同学来对待吗?往常怎么?#29615;?#29616;傅建柏这小子的?#21152;?#27442;这么强悍呢?也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还在念书的小?#23601;?#33021;不能承受得了啊……

    默默地脑补了一连串不怎么和谐的场景后,云?#21830;?#25165;掐在傅建柏准备朝外散发冷气以示心里不悦之前,笑眯眯地和许丽娟招呼道:“唉,阿柏的女朋友,你好。”

    “都说来得早不如来?#20204;桑?#21069;儿个我才又请了一位擅长做甜点的厨师,待会我就让人送几份他的拿手甜点过来。”

    这话,?#30475;?#26159;讨好许丽娟的。当然,事实上,云?#21830;?#24182;不知道傅建柏也很喜欢吃甜?#24120;?#25925;,在察觉到傅建柏身上的冷气消散后,只以为傅建柏很满意?#32422;?#30340;姿态,遂再次补充道:?#25300;页?#21435;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捡几样招牌菜尽快送上来。”

    傅建柏点点头,目光在云?#21830;?#30340;身上打了一个转,眼底的嫌弃一揽无遗。

    云?#21830;?#27627;不犹豫地翻了一个白眼,道:“行了,我知道你这?#19968;?#26377;洁癖,见不得像我这样衣?#21862;?#25972;的人,我这就去洗澡换?#36335;!?br />
    ?#36824;?#22312;离开之前,云?#21830;我?#28982;问出了心里的疑惑:“对了,话说,阿柏,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次准备在京城待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哥几个抽空出来聚聚?上次大?#19968;?#35828;好几年没见着你,也不知道你变胖了没?#23567;?#32467;果今天一见面,发现你还是这样帅,真是闪瞎?#23435;?#20204;这帮人的钛合金铬狗眼哪!”

    “二十五天了。”

    “看情况。”

    “再说。”

    最后一个问题,傅建柏并没有直接回覆,但他眼里越发浓郁的嫌弃之意,再加上他那不时打量云?#21830;?#30340;目光,都让云?#21830;?#27668;红了一张脸。

    “行了,我这就走,免得再做千瓦电?#23110;蕁!?#20113;?#21830;?#22312;心里暗暗地比了一个中?#31119;?#23545;于傅建柏这种见色忘友的人还真不知该如何评价了。

    合着以前他们都看错傅建柏了,这?#19968;?#19981;是清心寡欲的佛祖转世,而是以前?#29992;?#26377;遇见过喜欢的女人,所以……

    ?#36824;?#36825;喜好确实有些诡异哪!

    果然,不愧是冷血狂魔吗?这不动心则已,一动心,连这喜欢的对像……

    云?#21830;?#21448;打量了一下许丽娟,总觉得若换了他,绝对不会喜欢许丽娟这种未成年的少女!

    经由叮当进行实况转播的许丽娟:?#21834;?br />
    被云?#21830;?#25343;一种看变态的目光看着的傅建柏忍了又忍,末了。还是赶在云?#21830;?#33041;补出更劲爆的内容。避免过了今日之后?#32422;?#23601;在一帮同学中有了一个“恋童廦”的绰?#32982;?#21069;,难得地再次出声说道:“小娟是b大金融系的大一学生。”

    “啊?哦……这样啊……我明白了!”乍不及防之下听到这个消息的云?#21830;?#36824;没有反应过来,?#36824;?#22312;感受到傅建柏看向?#32422;?#26102;那阴恻恻的目光时,他立刻就竖起大拇?#31119;?#24819;也不想地夸奖道:“阿柏就是厉害,连b大的高材生都能拐过来!”

    什么?#23567;?#25296;”?他和许丽娟明明是两情相悦。好不?!若不是林昊苍?#21448;?#38388;插了一脚,他才是那个和许丽娟有着“青梅竹马”情谊的人。

    傅建柏的目光更冷了。嘴唇也跟着抿成了一条直线。若目光可以化为杀人利器的话,估计?#19997;?#30340;云?#21830;?#26089;就倒在了血泊里,满腹不解、郁闷、懊恼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许丽娟轻咳一声,伸手?#20142;?#19979;傅建柏的胳膊。凤眼微弯,嘴角含笑地打破了房内的诡异气氛:“你们感情真好。”

    话语里满满的羡慕之意,男人之间的友情。大多比女人之间的感情长久,这大抵是社会现实所决定的。

    “是啊……”云?#21830;?#22914;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感激地看了许丽娟一眼,没想到四五年不见,傅建柏身上的气势更盛了,?#37096;?#24471;许丽娟这样年轻漂亮的小女孩能忍受,“阿柏肯定没有告诉过你,我?#36864;?#19981;仅仅是初中同学,还是同?#33098;桑浚?#21704;哈哈……”真不知道当年的他怎么就那么有勇气,能一连再地无视傅建柏这个同桌的面?#32503;常?#19981;折不挠地?#21862;?#30528;傅建柏,只为了和傅建柏做好朋友,好兄弟。

    而事实证明,云?#21830;?#24403;年的那个无心决定再正确?#36824;?#20102;!

    傅建柏淡淡地瞥了眼云?#21830;危?#30524;底的嫌弃之意清晰可见:?#23433;?#35768;跟其它人说,否则……”

    “啊?#20426;?#20113;?#21830;?#25720;了摸后脑勺,看了眼哪怕在包间里也不忘记显摆?#32422;?#21644;许丽娟感情有多好的傅建柏,脸上闪现过诸如疑惑不解、恍然大悟和不敢?#30511;?#31561;等神情,就连身体也应景般地往后退了一大步:“阿柏,你不会只想玩个新鲜,根本就没打算和许丽娟结婚吧?这可是?#27426;?#30340;,伟大的领袖曾告诉过我们——‘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闭嘴!”发现云?#21830;?#36234;说越扯的傅建柏只觉得?#32422;?#39069;头的青筋一根根地冒出来,所以,他为什么回京二十多天,一直都没有和云?#21830;?#32852;络,不就是因为这?#19968;?#19981;仅长舌,今天告诉了他一个消息,明天他就能将这个消息传得京城人尽皆知,还因为这?#19968;?#21916;欢脑补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不说,更喜欢满嘴跑火车!

    “小娟是许老的孙女。”

    “嘎——”演得正嗨皮的云?#21830;握?#20102;眨眼睛,半晌后才反应过来,然后看了眼笑眯眯地旁观了他和傅建柏这番互动的许丽娟,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这些年圈子里私下传诵的许丽娟、林昊苍?#36864;?#26364;雪这?#33050;?#19968;男之间不得不说的?#36866;?#31561;八卦消息,嘴里却顺势问道:“是我想的那个许?#19979;穡俊?br />
    傅建柏点点头,眼底迅速掠过一抹得意和窃笑。

    云?#21830;危骸啊?#21351;槽!傅建柏什么时候和许家小公主搭上线了不说,还在?#28525;?#19981;到二十天时间里就?#38750;?#21040;了许丽娟?!

    一定是他想问题的姿势?#27426;裕?br />
    等等……

    靠!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要知道,做为许家三代唯一的女儿,许丽娟可是真正娇生惯养着长大的,而许家上到许老爷子、中到许安邦、下到许?#25504;?#31561;人均是将许丽娟当作眼珠子来呵护疼宠的。

    那么,他刚才说的那些话若是传到了许家人耳朵里,还不知道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样可怕的“报复”……

    ?#20313;余印?br />
    如果世间有后悔药。他一定买上一打放着备用……

    云?#21830;我丫?#33021;预料到接下来的日子里,?#32422;?#23558;会有多么地凄惨了,连?#32422;?#26159;第一个知晓傅建柏和许丽娟这段恋情的人这件事情都不能给予他任何的心理安?#20426;?br />
    于是,望着犹如霜打过的茄子,神情恹恹地离开,连包间的门都忘记带上的云?#21830;危?#35768;丽娟难掩担忧地问道:“傅大哥。他没事吧?#20426;?br />
    “他经常这样。抽着抽着就习惯了。”傅建柏拉开椅子,示意许丽娟落坐后,才在许丽娟右?#30452;?#22352;下。

    很快就有领班送上茶水和开胃小菜。看了眼动作熟练地烫着杯盏的傅建柏,这个在湘?#24230;?#23478;做了近八年的领班立刻就明白了许丽娟在傅建柏心里的地位。

    能在酒楼里做到领班的人?#21152;幸?#21452;?#24230;?#30340;利眼,就如?#19997;蹋?#21035;瞧这个领班只是拿眼角余光打量了一下许丽娟。然后就动作迅速地端着废弃的茶水离开,但他心里可透亮着呢。

    虽然他不知道许丽娟的身份。但从许丽娟言行举止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唯有世家才能娇养出来的作派,却让他在明白许丽娟和傅建柏是门?#34987;?#23545;、天造地设的?#35328;?#30340;同时,也暗下决定回头就好生?#20040;?#19968;下那些虽不清楚傅建柏的身份,但也能猜测到傅建柏的出身不低。且又是部队里的高官,从而将一颗芳心尽皆系于傅建柏身上的那些?#22312;?#25165;貌双全,只待?#34987;?#21040;了就能一飞冲天的手下。

    许丽娟疑惑地看了眼傅建柏。不明?#23039;?#26469;板着一张?#24120;?#27985;身都散发出一种冷冽气息。一看就知?#21862;?#22909;惹的傅建柏为何会这么招?#19968;ǎ?br />
    “啧……小娟,不要告诉我,你又忘记了这是一个小台言疯行的年代。这个年代流?#23567;?#37027;个杀手有点酷》《这个男人有点冷》这类小说,所以……”叮当给了许丽娟一个“你懂得”的眼神,看着许丽娟脸上浮现的恍悟,再次为?#32422;?#28857;了个赞。

    一直留意着许丽娟神情的傅建柏,又怎么可能错过许丽娟望向他时那颇诡异的目光,遂轻声问道:“怎么了?#20426;?br />
    “没什么。”许丽娟摇了摇头,佯装打量房内的装修,转移话题道:“傅大哥,这家店的装修是京城数一数二的,每个包间?#21152;?#19981;同的主题,吸引了许多人来这儿用餐。我也和朋友来过几次,这么多年下来也差?#27426;?#23558;这家店的包间全部欣赏了个遍,?#36824;?#36825;个包间我却还是第一次来。”

    “以前总听人说这家店?#24184;?#20010;包间里的装修摆设都是最精致的,但老板从?#27426;?#22806;开放,?#36824;?#19977;五好友不时小聚的。?#31508;?#25105;就在想,什么时候能见识见识这个包间的真面目就好了。如今看来,这个包间确实不同凡响。”

    傅建柏掩住心里的失落,虽他不明白许丽娟为何不?#25954;?#27491;视他的问题,也不高兴许丽娟还有很多事情瞒着他,但总归还是立刻就想通了?#32422;?#20170;天才和许丽娟表白,还没有让许丽娟清楚地认知到?#32422;?#36825;个人的重情信诺等可靠的优点,遂立刻就将那点不舒服的情绪抛到了一边去。

    许丽娟:?#21834;?#38712;道!大男子主义!

    “小娟,你不知道这?#19968;?#20043;所以会开这么一间店,完全是因为他喜欢吃,所以才在装修好?#35828;?#38138;后,特意留一个包间给?#32422;?#29992;,偶尔才用来招待朋友。”说到这儿时,傅建柏还特意顿了顿,不忘记抹黑一下云?#21830;危?#20197;再一次拉高?#32422;?#22312;许丽娟心中的地位:“其?#25285;?#36825;个包间里的摆设都是我们这帮同学朋友在外面到处跑的时候帮他搜罗到的。”

    言下之意就是这个包间里的装修摆设虽特别精致,却不会让人生出一股疏离感,反而还能让每一个进到这个包间里的人立刻就放松心神,其实靠的都是他们这帮朋友在后面出?#34987;?#31574;。?#32469;?#26159;他这个经常在外面出任务的人,更是为这个包间的建成出力又出钱!

    ******

    还是一个大章,最近的章节进度有些慢,周末的时候再好生调整一下思路~~感谢每一个支持的童鞋~(未完待续)(www.90028421.com)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北京赛车怎么玩9码 北京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二分彩定位胆规律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时间 123六合图库大全 精准七星彩1988期规律 江西快3平台快3投注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历史记录 多乐彩涂料 318098铁算盘心水论坛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电视版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 竟彩足球混合过关开奖 山西快乐10分计划 中超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