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面

    耳边,姜姨娘的招供还在继续,这么多的事情,?#37096;?#24471;她桩桩件件都记得这么清楚,可见平日里没少回想,恐怕这些经年的旧事,也将此女折磨的不轻。

    只听她继续讲到“原本我以为,向氏折腾了这么许久,终于是如愿以偿的嫁给?#23435;?#20204;家三爷,她应该也就满足了。”

    “谁知道,她根本就是一个心里不正常的人,她嫁过来不久,就在胡?#19968;?#30097;,说是......说是我们家三爷和我们家小姐不清白!”

    “这根本就是胡说!真的,大爷,她这是诬陷,根本就是欲?#21448;?#32618;,何患无辞?”

    “我本就是曹家打小长大的,一直都在三爷和小姐身边,那是亲眼看着的,他们兄?#33804;说?#24863;情,都一直是特别的要好。”

    “只?#36824;?#26159;我们家侯爷年长稳重,不像三爷年轻好动,做什么事情,都爱拉着我们小姐一起,但是,我可以用我的这条贱命做保证,三爷和小姐之间,绝对没有一丁点出格的事情。”

    “向氏其实就是嫉妒心作祟,不外乎是我家侯爷和三爷,向来都是将妹妹放在前头的人,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先紧着我们家小姐,小姐这边剩下的,?#24597;?#24471;到别人选。”

    “可是这些事情,整个明安侯府谁不知道?就连我们家侯夫人都想的明白,她却偏要去钻牛角尖!”

    睿郡王原本?#32487;?#30340;有点打瞌睡了,说实话,这位姜姨娘也真的是太能说了,隔了十几年的事情,都还记得这么清楚。跟讲故事似得,说的起劲。

    可奈何,皇宫里从来都不缺少这类故事,他从来都是听的多了,因此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甚至还觉得,这几个女人。比起皇宫里的嫔妃。还是手太软了。

    要是当?#26412;?#25226;姜姨娘处置了,哪里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36824;?#21548;到向氏误以为,曹三爷和自家亲妹有瓜葛。这可真就是重磅秘闻了,皇家都鲜少有这种*的事情发生,他马上瞪大了双眼,看向齐玄辉。

    无语的想向自家弟弟求证。一对眼睛中射出的灼灼之光,简直看?#33804;?#30524;晕。只见齐玄辉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他无声的说道:“不可能!”

    睿郡王瞬间就蔫了,很是无趣的左右打量,最终和身边的一根枯枝。较上了劲。

    齐玄辉暗地里替曹三爷叹了一声,这位可真是最无辜的受害者,但是。这发生的事情,哪一件都在围着他打转。真真的悲催。

    就听的万大勇瓮声?#25512;?#30340;言道:“我肯定不?#29275;?#21548;你说了这么大半天,大爷?#19968;?#26159;听得出来,你家小姐是个?#33804;耍萌?#32943;定不会做这些没廉耻的事情的,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姜姨娘得了万大勇的肯定,面上竟是萌生出一股子喜意,万大勇马?#21916;荒头?#30340;拿刀磕地。

    姜姨娘赶紧接着说道:?#26263;?#21040;我们家小姐和崔二老爷定下亲事,侯府开始给小姐置办嫁?#20445;?#21521;氏就彻底的不能忍受了。”

    “明安侯府为了给小姐置办嫁?#20445;?#30495;的是豁出去的淘制,几乎拿出了侯府三分之一的?#20063;疲?#21518;来还是小姐觉得太过,出面制止,我们家老侯夫人和侯爷,这才收敛了许多。”

    “但就是这样,我家小姐的嫁妆也要比向氏的多几十倍,她嫉妒我们家小姐样样比她好,事事比她强,而无意间知道周氏的事情,就像是给她开了一扇门。”

    “她几乎?#29615;?#20160;么功夫,就和周氏联手了,她们俩都是如此痛恨我家小姐之人,两人是一拍即合。”

    “后来便借着我家小姐生产之?#20445;?#20080;通?#23435;?#23110;和宋太医,下了毒手,接着她们便按着计划,铲除任何会怀疑到她们的人。”

    “魏家小姐,梦蝶,?#23454;?#36867;走的稳?#29275;?#29978;至周氏还派人去勾引宋家公子?#37027;?#27963;活的将宋太医气死。”

    “至于周氏为什么会求了圣旨,嫁去崔家,现在也是不言而喻了吧?她们一来是需要有人在崔家善后,二来是看上?#23435;?#23478;小姐的丰厚嫁?#20445;?#19977;来,就是周氏的私心,要让我家小姐死都不能瞑目。”

    “你想想,自己的夫君和女儿,都落入了仇人手中,这种滋味......”

    “听姜姨娘这口气,仿佛还挺为我娘亲抱屈的,那怎么你当年还能眼睁睁的,看着向氏害死我娘?”

    “你可不要忘记了,我娘亲危在旦夕之?#20445;?#23004;姨娘你可就站在当场,若是那会子,你能出声示警,甚至只需要跟方妈妈做出一点点的暗示,又何至于走到这一地步?”崔婉清听到这会,觉得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她轻轻拽了一下崔长健的衣袖,缓步从树后走出,目光平静如水的看着姜姨娘。

    姜姨娘大惊的喊道:“啊,表小姐,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她惊恐?#24597;?#30340;眼神在万大勇和崔婉清,崔长健身?#21916;?#20572;的转换着。“您......这都是您一手设计的,对不对?”

    崔婉清抬起袖子,仪态万千的掩唇一笑,“呵呵,你现在才知道??#19978;?#21364;已经是晚了,你当年丧心病狂,被活鬼迷了心窍,帮着贼人害死我亲娘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到来的。”

    “要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娘亲其实一直都在,她只?#36824;?#23454;在等着?#39029;?#22823;,等着我亲自替她报仇罢了。”

    崔婉清瞧着姜姨娘不知所措的狼狈样子,轻蔑的笑道:“我其实真的搞不明白,你们当初为什么不把我也掐死?这样一来,斩草除根,哪里又会招惹来今日的复仇?”

    姜姨娘摇头哭道:“向氏是要这么做的,可是周?#21916;?#35768;,她非得要我家小姐将您产下才行,她说要替小姐,好好的照顾您和崔二老爷,还有崔二老爷的所有?#20248;!?br />
    崔婉清上辈子也不是个善茬,腥风血雨里斗出来的,闻言也不禁感叹一句,“真是个变态。”

    她冷冷的说道:“现在本小姐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写下供?#21097;?#31614;?#21482;?#25276;,将来在我家外祖母和两位舅父跟前,如实供出真情,这样的话,本小姐就保你死一个痛快,而朵儿表妹也会安?#24576;?#22823;成人。”

    “第二条路,你现在就可以翻供不?#33125;希?#35828;我们是诬陷你的,是我和我家三哥狼狈为奸,想要陷害自家继母,因此拖着你和曹三夫人下水。”

    “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我保证你会生不如死,?#19968;?#35753;你发现,原来‘?#22969;巍?#37117;是求之不得的好毒药。”

    “至于你的心肝宝贝,我想想,是?#33804;?#22905;?#36824;?#23376;拐去,卖给官宦人家为奴为婢,还是卖去京城第一的春来阁做雏妓?”

    ?#23433;还?#20381;我看来,?#25512;?#23004;姨娘你这姿色,将来朵儿表妹想要在春来阁做?#25918;疲?#21364;是不能够的了......”

    姜姨娘听到这里,简?#26412;?#35201;五脏俱烂,她连滚带爬的匍匐到崔婉清的脚下。

    又是磕头,又是求饶,“九小姐,九小姐,您大人有大量,朵儿她是无辜的,您要杀要剐,?#36824;?#20914;着奴婢来,朵儿她可是正经的侯府千金,怎么可能去给人家做奴婢?更不能,不能啊......不能......”

    崔婉清打从出来,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此时见姜姨娘?#27492;?#30127;癫的扑将上来,也?#36824;?#20280;出手,微微的提起裙边,稍稍的后退了那么半步。

    冷冰冰的说了句:“姜姨娘当初的?#23138;?#20063;不知道是怎么学的?真真是学的忒差了些,就你这样的货色,也能做了娘亲身边的大丫鬟,真是?#33804;?#35273;得匪夷所思。”

    “姜姨娘,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手那么脏,就敢在小姐跟前上手了?也不怕污了本小姐的裙子,我这可是丽姿阁的上等衣料,矜贵着呢,你一介贱奴,卖身契都还在我们崔家,只怕却是压根赔不起的。”

    姜姨娘闻言怔住了,连哭泣讨饶都忘记了,瞪着双眼,大张着嘴看着崔婉清。

    她原想着,万大勇是个惯犯,滚?#24230;?#30340;货色,那是盐油不进,自己也压根惹不起人家。

    可是崔婉清却小,还是小姐的亲生女儿,早就听说是她个胆小懦弱,被周氏养残?#35828;模?#25152;以崔婉清甫一露面,她登?#26412;?#35273;得机会来了。

    打算是先装可怜,口头上答应一切条件,过后当面对峙的时候,在反咬一口。

    谁知道,这位在知道自家亲娘的死因之后,竟还能是从头至尾笑嘻嘻的,压根不为自己所动,看起来神志清明的不得了。

    再一想到,崔婉清刚才亲口说出,要用来处置朵儿的办法,姜姨娘的心登时坠入无尽深渊,全身上下都没了活气,看着也就?#20154;?#20154;多了一口气。

    良久才喘息着问道:“您,您怎么知道,我......婢子的卖身契,还在崔家?”

    崔婉清看白痴一样的看了姜姨娘一眼,真是懒?#20040;?#29702;她,“你?#36866;?#20040;我答什么,究竟今儿个是誰审谁呢?”(未完待续)(www.90028421.com)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安徽快3中了多少 天津11选5计划软件 极速飞艇1-10号技巧 快乐双彩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2元网 nascar赛车 彩票销售点仙桃 腾讯今天nba比分 排列三走势图500 篮球架子 3d和数选奖金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 管家婆码报图彩图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彩票走势图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