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二十章 后记—1985年的日本

    ps:新书《我要当球长》已经上传,急需大家的支持。(www.k6uk.com)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一个时代结束了。”

    在庞大的**又一次在爆发起力量,为不久后的新一届内阁选举蓄力的时候,日本森精机公司的董事长大熊英木也在会议室里,对着一屋子的董事、高管,发出了这样一句哀叹。

    这是森精机公司的最后一次董事会了,明天,森精机这家有着几十年历史的高精机床生产公司就将会正式宣布破产,这家一度曾进入亚洲前十的大型装备制造企业,其核心产业就是高精机床,终因资不?#32456;?#34987;淘汰出局了。

    三年前在与德国弗兰?#35828;?#23376;机械公司在欧洲市场竞争的失败,是森精机公司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在那之后,以弗兰?#23435;?#39318;的德国机床企业开始联手绞杀森精机公司,它们以与森精机公司基本相近的产品,却低于森精机公司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价格,把森精机公司的传统客户一个个地撬走,让森精机公司的市场日渐萎缩,?#20248;?#27954;到美洲,然后是大亚洲,直至最终崩溃。

    为了摆脱困?#24120;?#22823;熊英木也采取了不少措施。他先是关闭了两家开工不足的工厂,又尝试着降低工人工资,?#36234;?#20302;生产成本。然后,又挤出?#24335;?#21152;强新产品开发,希望利用技术优势来扼回败局。最后,他甚至向森精机公司的芯片上游生产商——世界屈指可数的半导体生产巨头,中国上海浦东半导体公司,发出请求浦东公司停止对德国弗兰?#35828;?#23376;机械公司的芯片出口,但是中国方面不为所动。浦东半导体公司只是全球有数的半导体公司之一,而不是全球半导体绝对霸主,那样一笔大订单他们不生产,有的是公司愿意接手。这样的请求违背浦东半导体公司的利益。

    所以大熊英木的这些手段都没有能够使森精机公司走出泥潭。在经过三年的苟延残喘之后,森精机公司终于破产了。

    森精机公司走到这一步,其实也是必然的。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日本的制造业就跟中国的产业公司一样持续地向印度地区外迁。许多企?#30340;?#21487;让印度的企业代工,而不愿意把工厂留在劳动力成本极高的日本?#23616;?#22269;】国内。太多的下游制造业离开之后,作为上游的机床装备产业也就自然而然地走向了衰败。

    此外,自从80年代日本房地产?#24403;?#30424;以来。南北日本的经济都陷入了长期的低迷,83年开始的亚洲金融危如雪上加霜。这两年,森精机公司的股票不断下跌,投?#25910;?#30340;信心不足,大熊英木推出的许多自?#21364;?#26045;无法得到投?#25910;?#30340;支持。公司的破产也就在所难免了。

    真到了要宣布破产的境地,大熊英木倒反而觉?#20204;?#26494;了,他有一种得到解脱的?#33455;酰?#32456;于不再需要时刻地担心着老对手弗兰克又出什么阴招了。在大熊英木看来,弗兰克公司的总裁鲁道夫·梅涅是一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他更像是一个搅?#32456;擼?#25226;整个市场的秩序都破坏了。现在森精机公?#22659;?#23616;了,市场属于弗兰克了,大熊英木很想知?#28291;?#26757;涅打算如何在这个被搅乱的市场继续经营下去。并且相对?#25512;?#30340;与中国的高精机床产业公司相处下去。

    他们可是整个市场的无冕王者。

    要知?#28291;?#20013;国的高精机床生产公司虽然只那么七八家,但每一家背后?#21152;?#33455;片巨头的支持,如今的高精机床数控是离不开高品质的芯片的。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不仅技术上领?#26085;?#20010;世界,产量上更占据了全球的70%。

    “各位,感谢大家这么多年为公司所做的一切,请原谅,我?#20960;?#20102;大家的厚望,请原谅。”大熊英木站在前面,向众入深深地弯下了腰。鞠了一个90度的躬,久久没有直起身子来。

    董事和高管们都低着头,不吭声,也不知道是同样?#26800;?#24813;愧。还是在在抓紧时间思考自己的出路。

    “各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大熊英木缓缓地抬起头,目光扫视着众入,?#23454;饋?br />
    “大熊董事长,我听说朝鲜人有意收购我们的森精机公司,可是你却不同意朝鲜人的收购要求,你能给我们做出一个解释吗??#23849;?#33891;事侨木?#27425;实饋?br />
    大熊英木面无表情地说?#28291;骸?#20392;木先生。不是我不同意,而是我国政府对这桩收购案给与了禁令。森精机公司拥有一些非常尖端的技术,这些技术是可以用于军事目的的。为了不让朝?#35270;?#26377;足以对日本构成威胁的军事技术,政府不同意我们把森精机公?#22659;?#21806;给朝鲜人。”

    侨木一脸荒唐的看着大熊英木,说?#28291;骸?#22823;熊董事长,朝鲜人要什么样的武器、技术,是他们不能?#21448;?#22269;得到的?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恰恰是你向政府提出了不能把森精机公?#22659;?#21806;给朝鲜人的要求,否则,政府是不会这个禁令的。”

    大熊英木点点头,说?#28291;骸?#20392;木先生,你说的没错。在政府向我征求意见的时候,我的确陈述了自己的观点,我表示,森精机公司不能出售给朝鲜人。因为提出购买森精机的宇宙公司并不具备充沛的?#24335;穡?#26356;没有相关产业涉及到高精机床的制造,他们能够拿出足够的钱来收购森精机是因为德国人站在他们的背后。把森精机出售给朝鲜人,就等于出售给弗兰克。我想,侨木先生也不愿意看到我们的技术和一代代积累,被杀死我们的敌人?#21152;?#21543;。”

    “我认为这个理由仅仅是董事长个人自尊心的问题。”侨木敬不屑地说?#28291;?#26862;精机公司在你的管理下,输给?#35828;?#22269;的弗兰克。你不能从自己的身去?#20197;?#22240;,却把责任都推到?#35828;?#20154;身上,这是懦夫的行为。你要知?#28291;?#19981;管森精机公司最终被谁得到,只要朝鲜?#22235;?#25343;出足够的钱,股东的利益就将可以得到最好的保?#24076;?#25105;们的工入也能够得到比现在更好的安置。”

    侨木敬所说的事情,并非没有根据。在得知森精机公司有可能破产的时候,弗兰克第一时间就向森精机公司发出了收购的要约。根据弗兰克开出来的条件。原来森精机公司的股东将可以得到比较好的回报,同时,森精机公司的生产?#37096;?#33021;会?#26377;?#19979;去,能够保住一批工入的饭碗。但是东京政府发出了禁止德国企业收购森精机公司的通告。这里面有大熊英木的身影出现,这桩意向中的收购案便不了了之了。现在弗兰克又有可能通过朝鲜人向森精机发起收?#28023;?#20877;度被大熊英木所破?#25285;?#36825;?#20204;?#26408;为代表的一批大股东十分的不满。

    现在南北日本都处在经济停滞的状态,国内没有什么企业愿意收购森精机公司。这让森精机公司原有的股东很难得到补偿。不管宇宙公司背后站的是不是德国人,侨木现在只想要回自己的钱。

    “侨木先生,你说错了。”大熊英木说?#28291;?#25105;从来没有认为森精机公司失败的原因在于弗兰克,我一向认为,森精机公司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责任在于我本入……以及在座的各位。”

    大熊英木先说责任在他本天,大?#19968;?#26080;动于衷,谁知他在喘了一口?#21046;?#20043;后,又把责任推到了在座的各位身。股东们立?#21497;?#19981;干了。董事田中首先发难?#28291;骸?#33891;事长,你凭什么认为我们这些人应当对公司的破产负责?难道公司走到这一步,不是因为你的错误决策所致吗?”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公司的研发投入不断缩减,这导致?#35828;?#22269;人与我们之间的技术落差逐渐缩小,这才是公司破产的根本原因。中国方面已经有了更先进的主机设计、制造及数控?#20302;常?#20294;让公司裁减研发投入的决策却是董事长您做出的。”技术总监小田也赶紧把矛?#20998;?#21521;了大熊英木。反正公司马就要破产了,大熊英木这个董事长现在是虎落平阳,大家也不怕他不高兴。

    另外几名董事也纷纷站起来,开始指责大熊英木。大熊英?#22659;?#30528;脸听着。也不申辩,直到众入都说完了,他才继续说?#28291;骸?#26862;精机公司的失败,是源于我们的骄傲。我们一向认为。德国人是不可能成为我们的对手的。除了航天生产等方面使用的高?#38405;?#25968;控机床我们还有技术缺陷外,森精机在高?#26800;?#26426;床领域不惧怕任何人。于是,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机会送到他们的面前,这才导致?#23435;?#20204;最终的失败。在这个过程中,在座的各位,难道有谁预见过这个结果吗?”五年前的森精机还一派?#27604;佟?#19977;年前的森精机还野心勃勃。所能料到一招失败,?#28525;?#19968;年,森精机几十年打造的市场就全面萎缩,再两年,庞大的森精机竟然?#25512;?#20135;了。

    众入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不吭声了,大熊英木说得很对,在此之前,大家的确没有把德国人放在眼里。日本背靠中国这棵大树,很多技术中国都对日本无限制开放的,只要愿意付出金钱,所以日本人除了在中国面前觉得矮一头,对于其他国家都自觉得自己有技术上的优势,而?#20063;?#22823;气粗,竞争力雄厚。正是这种?#35845;?#30340;心态导致森精机公司错失了许多良机。

    大熊英木自嘲地笑了一声,说?#28291;骸霸?#22312;五年前,当霓虹电子面临着美国通用电气的竞争威胁时,霓虹电子的董事长三井先生曾经向我们求助。但在当时,我们根本意识不到美国的野心,没有意识到欧洲人的野心,我们眼睛只是把通用看成一个客户,一个能够给我们带来巨大利润的客户,于是,我们用我们生产的装备,帮助通用击败了霓虹电子,这是我们整个错误的开始。”

    “这件事,不能怪我们?”侨木董事讷讷地说道。

    “是我们的?#35845;?#25105;们的自私,造成了森精机的?#21171;觥?#22312;座的诸位肯定诅咒过浦东吧?你们说这是不是一个轮回,是不是我们没有?#38405;?#34425;电子伸出援手的报应?

    三井董事长当时?#37096;?#23450;也像今天的我们诅咒浦东一样,诅咒森精机。”

    “我想,浦东半导体总有一夭?#19981;?#21518;悔的。”技术总监小田咬牙切齿的说。

    “是的,他们迟早会后悔的。”大熊英木点着头说,“德国人,不,是欧洲人,是整个白人种族,他们的野心是无法填满的。他们不会止步于当前的状态,他们想做的,就是把我们的产业一个接一个地挤垮,不仅是日本,还有中国,最终让他们的企业他们的产品主导整个世界。”

    “他们想在经济上夺回四十五年前他们输掉的世界。”

    “大熊董事长,我觉得你想得太多了。”会议室的气氛僵硬了好一阵,侨木才打破了平静,“庞大的中国根本不是欧洲人可以挑衅的。他们十年前失去了黑非洲,五年前?#25062;?#24213;的摆脱了黑非洲的战争。他们现在全部的力量都在对抗穷党联盟,现在他们对北非的控制力也在逐年下降,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去狂妄的挑战中国?#32771;?#20351;是在经济上。”

    “这都是你自己的妄想。作为一名董事长,你应当做的是对股东的利益负责,而不是对世界大事负责。你现在做的事情已经违背了股东的利益,?#19968;?#20195;表股东向法院起诉你的。”(未完待续。)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时时彩99%中奖定位胆 福彩3d过滤缩水工具 山西11选5技巧打法 四川时时彩官网 4肖期期中特 宁夏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牛牛桌面管理大师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秒速时时彩官方网站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彩票121综合走势图首页 江苏快三和值十五遗漏多少期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彩经网3d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快乐8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