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三十九章 Merde,Putain,Putain……

    就在广州外海战斗打响的时候,法军舰队驻地的西向,那条通向雷州方向的航线上,一艘冒着滚滚浓烟的法国木壳战舰正困难的挣扎在海面上。↑x.

    六门舰炮不停地朝外轰击着。不远处的一个小?#28023;?#26159;法军炮手的重轰击目标。一个个法国水兵都惊慌失措,管损员用尽全力,但是舰身上的两个硕大的窟窿始终在向船体内灌着涛涛的海水。

    “三号水柜排水,上浮至水平面-1.5米深度!水兵进入前舱,准备鱼雷!”

    刘洋对刚才射失的那?#38431;?#38647;恼火至极。如果不是这?#38431;?#38647;失手,法舰这个时候应该已经?#20004;?#28009;浩波涛之中了。而且自己身为海狼的大队长,偏偏还是自己射失?#22235;?#19968;?#38431;?#38647;。若不将功赎罪,刘洋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至少这海狼大队得大队长之职,他是没脸再担当下去了。

    一刹那间,潜水艇里的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听着从前舱传来的鱼雷装填声,他们都明白,一旦这颗鱼雷射出去,刘洋的颜面和未来的前途就全交给运气了。

    这是一颗重达一百五十公斤的鱼雷,其战斗部装填有苦味酸八十公斤,能够轻易摧毁现下时代任何一艘军舰的水下结构。

    虽然这颗鱼雷的核心部件如陀螺仪等,很有一部分是德国来的进口货,但不可否认,重新组装后的鱼雷在这个年代里是出类拔萃的。

    现在,这颗鱼雷正以超过二十公里一小时的的高航速,在水下五尺的海水中快速前进。高速旋转的陀螺仪为鱼雷指引着正确的方向。在水上留下一串长长的气泡。

    很快,这颗鱼雷就撞上?#22235;?#26408;质的舰体。在惯性的作用下,早已解除保险状态的?#33329;?#31435;刻引爆了雷管。刹那间。战斗部里的烈性**就迅释放出了全部的能量,剧烈的爆炸几乎立刻就决定了这艘残喘的军舰的命运。

    这艘军舰就是法国海军的卡萨尔号铁肋木壳巡洋舰,完工1873年,排水量一千八百吨级,满载两千一百吨级。装备210mm重炮两门,190mm重炮四门,机关炮十挺。全舰官兵总共二百二十六人。

    这是一艘只比秦军的四艘铁甲舰战力弱,除外能单挑秦军任何一艘战舰的存在。但是现在,在三艘加在一块也不过二百吨排水量的人工动力潜水艇的绞杀下。仅仅是三颗鱼雷的命中,就?#25112;?#20102;这艘铁肋木壳巡洋舰的战斗历程,为这艘军舰的服役史画上了句号。

    刘洋射出的第二颗鱼雷命中了卡萨尔号巡洋舰右舷前部,剧烈的爆炸立刻在水线下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破口,横跨四个水密隔舱,大量海水立刻灌满了这些水密舱,军舰快速的向右舷倾?#20445;?#33328;炮的射击也立刻停止下来。

    这已经不是往左面水密舱注水,平衡战舰。就能挽救的回的命运了。

    卡萨尔号的舰首左舷之前就被命中过一次,另一颗鱼雷命中的地是它的左舷中部,现在右舷前部再被命中,大量的海水涌入已经让卡萨尔号前?#35828;?#37325;量彻底超出了后端。它现在就像一个斜着插入水中的鱼叉。战舰的后?#33368;?#32463;翘出了水面。

    再加上战舰左舷中部受到的损?#25285;?#20891;舰的水下结构被完全破坏了,整艘军舰的覆没已不可避免。区别之是这艘战舰究竟是怎么个覆?#29615;ǎ?#26159;整个倒栽葱的扎进海底?还是前后一断两截?

    眼见军舰已经无法挽救。卡萨尔号的舰长不得不下达了弃舰命令,成群的法国水兵从那倾斜的军舰?#35013;?#19978;跳进海里。也有少数水兵想办法解开?#22235;?#20123;救生艇!

    二十分钟后,战舰的舰首彻底没入了海水?#23567;?#25972;个舰体与海平面的角度已经超出了三十度。左舷中部的‘伤口’开始发威,战舰不停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并且最终暴起‘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军舰断成两截。后半截重重的向海面上拍了下去……

    海面上漂浮着二百名筋疲力尽的法国水兵,他们呼喊着,哭泣着。他们根本就搞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攻击来自何处。

    距离卡萨尔号沉默一公里外的海面上,一个小黑——潜望镜?#22238;?#30340;出现在海面,刘洋静静的观察着海面上的情况,望着断裂两截迅速下沉的巡洋舰,长嘘?#37096;?#27668;,眼睛离开了潜望镜的目?#25285;?#25195;了眼站在身边的那?#35813;?#33351;员,庆幸又兴奋的说道:

    “日志记下,咱们今个击沉了法军战舰一艘。疑是铁肋木壳巡洋舰卡萨尔号。”

    潜水艇里顿时一阵欢呼。然后四号水柜排水,很快水面体积只有一艘渔船大小的潜水艇就浮到了海面。一股红色的烟雾升起!

    两股红色的烟雾升起!

    三股红色的烟雾升起!

    不但十多里外的白鹭号看到了这三股烟雾信号,漂在海面上的二百来法国水兵就发?#33267;?#36825;个情况。立刻的他们中许多人就想起了适才卡萨尔号遇到的袭击。

    法军的少校舰长卢卡看着近乎三角形升腾的三股红色烟雾,恨得咬?#29436;?#40831;。“merde,putain,putain……”

    潜水艇在海面上的速度?#37096;?#19981;到哪去,但总比人力强。而且更重要的是,潜艇最上部还有一个炮架,安放着一门25mm的机关炮。就算法国水兵真的?#36820;?#20102;潜水艇,等待他们的也只会是一场屠杀。

    两个小时后,白鹭号成功收回了三艘潜水艇。以特质的铁链和铁锚将潜水艇固定在船底下,三十多名海狼士兵则进入舱底。

    然后,二百来名法军水兵全部被白鹭号救起,刘暹手中又多?#30805;?#30334;多法国战俘。

    白鹭号迅速转向南驶去,在预定海域,二百来名法国俘虏被转手了出去。然后继续回到广州到雷州航线。

    ……

    广州外海的激战依旧。

    以一敌二的济远舰逐渐落入下风,尤其是德斯丹号主炮命中济远舰副炮的景象,那地狱一样的惨烈,让人不忍目睹。

    缠斗?#20004;瘢?#25112;舰已经被击中了四炮。全舰都弥漫着一股血液被蒸干的焦臭味!

    “装弹,快装弹!”

    但一组炮?#30452;?#25104;了碎肉,另一组炮手毫不犹豫的填补了上来。在碎尸当中传输弹药,重新投入进战斗之?#23567;?br />
    方伯谦看到这一幕后胸腔中似乎有团火焰堵在里面在燃烧!

    “轰……”

    前主炮塔轰然一震,方伯谦清醒过来,主炮开炮了。他目光忙向前主炮对准的方向望去。

    一千米左右的距离外,法军的?#29273;?#26031;号战舰周边腾起了两股冲天高的水柱。方伯谦心里暗了一?#25285;?#21448;是没击中!”

    济远舰继续的向伶仃洋撤退。?#29273;?#26031;号和德斯丹号自然紧追不舍。虽然这两舰的损失都很大,但自认为整体实力强过南洋水师很多,认为中国的军舰根本不敢正面与自己来一次大决战的法国海军,是不会放着?#31859;?#36793;煮熟的?#30002;?#39134;走的。

    此时已经将主力集结到伶仃洋的南洋水师,这个时候正在急?#20449;?#26395;着前方的消息。

    以一敌二,济远舰能不能自己退回来?自己的这些动作,能不能把法国?#35828;?#27880;意力完全吸引到?#19979;?#26469;?

    还有海狼,他们能不能完成任务?

    虽然整个战斗计划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但今个这开局的第一天,却直接决定着成败!

    同样,法国舰队,这时候也是主力尽出,远远吊在交战中的三艘战舰的尾巴上。

    司令官,海军上将巴洛.基宁蒙德脸色很是阴沉。

    ?#29273;?#26031;号和德斯丹号,两艘战舰对战一艘敌舰,竟然都损失惨重。这里可不是法国,那处小岛也不是正式的港口。两艘战舰如果损失严重的话,就只能撤去新加坡,由英国人来修理了。

    现在整个东亚,除了秦军的钦南、马尾两个造船厂外,能够休整两千多吨军舰的就只有新加坡的英国人。

    这简?#26412;?#26159;杀一赔二的赔本买卖!

    基宁蒙德甚至已经想到,今后若中国的战舰一直这样小规模出动来打海战,自己可该怎么办!?

    此时广州外海的战斗则又有了新的转折发生。

    济远舰副炮命中?#35828;?#26031;丹号舰身的侧后位置,这本不是啥大不?#35828;?#20107;。开战到现在,三艘战舰谁没挨过几下?但是德斯丹号怎么就突然间火焰冲天,变成一副末日场景?#22235;兀?br />
    战舰舰身船舱中冒出来地大火的高度能有战舰的桅杆一样高!整艘军舰上的法国士兵在?#35013;?#19978;四处?#30002;擼?#24819;要扑灭眼前的大火,但和庞大的火焰相比,那小小的人影所做的努力是这?#27425;?#19981;足道……

    “益堂!这一炮估计是击中?#35828;?#26031;丹号地要害了,不然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叶富神情激动地不能自己。真的是运气当头啊,一炮赫然?#39068;?#20010;德斯丹号的战斗力给废了。

    “趁他病要他命!”方伯谦在?#27809;?#25764;退和趁火打劫中间做出了决定。咬?#29436;?#40831;地道,“梦梅兄,传令船行东?#20445;?#20840;速向德斯丹号?#24179;?#21069;后主炮向德斯丹号射击,鱼雷做?#31859;急浮?br />
    如果事情不成,方伯谦会迅速退出战斗,向着伶仃洋逃窜去。可要是事情成了,他方伯谦将会是一班海军中层将领中第一个冒出头来的。

    这个?#27169;?#26041;伯谦要打。因为其中风险跟他可能会取得的收益来讲,太渺小了。(未完待续。。)

    ...

    (www.90028421.com)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时时乐走势图开奖历史 哪个平台梭哈是真人玩 网络赚钱的平台 体彩浙江20选5这是什么意思 咋样查询手机真伪 双色球怎么看中奖 王中王鉄算盤四肖中特 11选5定胆 陕西快乐二十分电视版 imsports 合肥体彩店 买彩票的软件 千万亿团连码专家六肖复式 平特肖2期必开1期 东方6十1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