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879章 宸王府來人竟是柳莊管家舊識

    慕容慎一聽,心里稍松了一下。(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因為他帶來的屬下也不過是十人不到,現在還有七人,說明大部分的力量都還在,對他來說也算是非常不錯的喜訊了。

    “如果可以,我確實是想見見他們。”因為少女給他的好消息,所以慕容慎對這個少女便也更客氣了。

    但是慕容慎這一客氣,卻讓這個少女誤會了。

    她以為他對自己有意思。

    再加上對方長的又帥氣又俊美的,還帶著同樣具有非凡氣勢的侍衛,而且他身上穿的衣物都是十分考究的,甚至那腰帶就是有錢,也是買不到的制式。

    從這些制式上看,少女判斷慕容慎不是皇親就是貴族,總之不會是普通人。

    所以她對他也就更加的熱情。

    “當然可以啊,之前不讓他們進來,主要是害怕他們打攏到你,現在你已經醒了,說明危險期已經過啦,當然就可以見面了。”

    少女笑著回答,接著便從一旁的盤子里端起一碗藥,“公子,喝藥吧,現在正好,再放會兒就要涼了。”

    慕容慎試著起來,發現自己除了有些體弱,并沒有別人不適。

    當下也知道,在這里他確實是受到了非常好的照顧。

    心里的感激之意也就更強。

    至于對這個少女的意思?

    那就是沒有意思。

    這個少女在他的眼里,只是施恩者,而非可以發展情人的那種關系。

    所以他的態度也就一直不冷不熱的。

    雖然臉上也帶著淡淡的笑容,卻是非常的官方化的。

    不過少女明顯沒有在外頭混過,所以并不理解還有一種笑,叫做職業笑。

    就跟現在社會說的社會笑差不過是一種意思。

    因為這樣的誤解,總之在慕容慎輕笑著道了個謝字之后,從少女的手里接過藥碗之后,她就開始真正的蕩漾起來。

    連慕容慎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那公子,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

    少女滿眼含情的注視著慕容慎,眼里流轉的情意,若是落在有心人眼里,那便是一副足夠動人的絕美畫卷。

    然而慕容慎并未動心,他只覺得這個少女挺愛笑的,僅此而已。

    “那我的屬下?”

    所以他關心的也只是這個而已。

    他的問題一出口,那少女說不失望,那是真的假的。

    但是這又如何?

    她知道自己不能直接問他,對自己有沒有好感。

    于是只能憋著點頭,“公子剛喝了藥,還是要休息一下,等晚些時候,我會讓他們進來的。”

    如此也是不錯,慕容慎便沒有再多言,只是再次點頭輕笑,“有勞。”

    簡單的兩個字,落在少女的眼里,再次變成了兩顆桃心。

    “不,不用客氣。”

    她羞的輕跺了下腳,轉身飛奔而去。

    這讓慕容慎覺得有些奇怪,同時似乎有些明悟過來,這個少女似乎對自己的好感?

    若真是如此,看來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慕容慎沒有什么節操的想,然而決定,等下有機會一定要好好的試探一下。

    主意打定之后,他就躺下來睡了。

    在他休息的時候。

    吳江柳莊又來了一撥人,他們個個穿身黑衣,領頭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

    他便是宸王的另一個心腹,顏之。

    他今年四十余歲,跟著宸王的時間不能排上第一,也是能排上第二的。

    而通常情況之下,他是不會離開宸王的封地。

    跟旁人不同,他對于宸王來說,地位差不多就是個管家的意思。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顯得更加重要些。

    而其他人則往往一直留守在陣前,或者替宸王練兵。

    總之,唯一能留在封地只有他一人。

    此次他都出來了,看樣子宸王身邊暫時是沒有可派了。

    不過這個情況只有宸王自己知道。

    其他人基本都是不知情的。

    顏之見到的人便是柳莊的管家申長。

    他是柳莊的老人,今年已經五十多歲。

    對整個柳莊最熟悉的便是他。

    很巧,他跟顏之也算是老相識。

    在十多年前,就已經有過交集。

    所以這一次見面,他們便直接一見如故。

    交談甚歡起來。

    在短暫的交流敘舊之后,顏之終于開門見山的問道,“老申啊,最近你莊里可進過什么陌生人?”

    申長皺眉頭想了想,沉默了半晌之后,方道,“還真有。”

    說著他起身,臉上的神情稍顯緊張,又問,“他們一行人穿身著黑衣,其中一人還受著傷,當時是大小姐堅持要救治他們的,我本來也就不同意。現在你都上門了,是不是他們有問題?”

    他的沉默被顏之直接理解為,因為害怕出事,而做的考量的時間。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申長本來就比較膽小。

    平時一遇事,就會直接退縮至后頭。

    能當上柳家的管家,也不過是因為他心細,也不愛惹事才讓他上位的。

    因為雖然他不強勢,卻能直接管好莊子,這一點也是難能可貴。

    最奇怪的是,這莊里的人還都是聽他話的,從沒有鬧過事。

    顏之本來也是懷疑過這個人的,不過調查出來的結果,卻是顯示,申長沒有一點兒的問題。

    甚至他還是涼國土生土長的人,一生沒有出過國門。

    也正因為如此,顏之信任起他來,慢慢也跟他交了朋友。

    因為了解,所發顏之并沒有懷疑。

    “沒事,他們不過是我們貴客,王爺還有禮物沒送上呢,他們就突然走了,這讓王爺非常的遺憾。”

    顏之故意這樣說的。

    其一是想讓申之打消害怕的感覺。

    其二是讓這莊里的人,特別是那個大小姐,以為他是對那些人沒有惡意的,這才方便他行事。

    其三么,宸王說過現在還不是暴露慕容慎身份的時候,所以要秘密抓捕。

    想到這里,顏之臉上的笑意便更加深了,看上去確實是十分的和氣。

    申長見到之后,似乎心里確實一松,臉上的表情也跟著放松了下來。

    “如此,我就放心了。”

    他臉帶笑意的道,“如此我去問一下大小姐,看看現在方不方便過去,畢竟那人可是身受重傷過來的,也不知道現在醒沒醒。”

    說著,申長便讓顏之在這里隨意坐會兒,自己則步履匆匆的朝莊子里跑去……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