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02章 無關

    姜似下意識看了郁謹一眼。(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聞弦歌而知雅意,父皇叫她來看,莫非懷疑不是生病?

    郁謹微微點了點頭。

    凡事有利有弊,阿似既然沒有選擇藏拙,那自然會有很多需要她表現的時候,若是推拒,反而顯得心虛。

    姜似上前來,打量著景明帝。

    景明帝被盯得有些久了,忍不住問道:“不需要把脈嗎?”

    姜似莞爾一笑:“不用,父皇稍等片刻。”

    她先從景明帝眼睛查起,再看過口鼻、頸部、手指等處,神色越來越嚴肅。

    景明帝面不改色,心卻懸了起來。

    老七媳婦遲遲沒有定論,莫非他的情況比太后那時還要麻煩?

    皇后能體諒景明帝緊張又不愿意在兒媳婦面前露怯的心情,問道:“燕王妃,皇上究竟如何?”

    姜似沉吟一下,問道:“父皇叫我來,莫非懷疑不是普通病癥?”

    皇后看景明帝一眼,點頭:“不錯。先前十五公主被舞姬毒害,審問時舞姬突發心疾而亡。皇上此番病癥來得蹊蹺,懷疑是不是與朵嬤嬤有關……”

    姜似與郁謹對視一眼。

    朵嬤嬤已死,帝后這是疑心宮中還有朵嬤嬤的同伙。

    姜似神色有些古怪。

    皇后忍不住道:“燕王妃,無論什么情況,你直說就好,我與你父皇都能承受住。”

    燕王妃既然有壓制蠱蟲的本事,連朵嬤嬤給太后下的母子連心蠱都能解決,想必替皇上分憂也沒問題。

    景明帝跟著道:“不錯。老七媳婦,我的身體究竟如何你直說就是,哪怕不能解決也無妨。”

    姜似這才道:“父皇、母后,非是兒媳不敢說,而是經過一番檢查,發現父皇的癥狀與蠱蟲無關……”

    這才是她覺得奇怪的,帝后疑心病癥有異,偏偏查來查去沒有問題。

    景明帝與皇后皆愣了愣,不由面面相覷。

    “難道說,朕真的只是心疾?”景明帝喃喃,一顆心沉了下去。

    倘若是蠱蟲,有老七媳婦在,反倒好說。而他若是真的患了心疾,恐怕情況不妙。

    景明帝神情低落下去。

    “燕王妃,你能確定皇上的癥狀與蠱蟲無關?”皇后問。

    景明帝斂眉看了皇后一眼。

    皇后這樣問,就是為難老七媳婦了。

    他是父,也是君,十分明白有些問題不是那么好回答。

    這時卻聽姜似道:“確定。”

    短短兩個字,利落又干脆。

    景明帝不由多看了姜似幾眼。

    比之賞梅宴上初次見到的那個風華絕代的纖弱少女,眼前女子更多了幾分從容,有種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淡然。

    景明帝頗覺欣慰。

    皇家兒媳,本該如此。

    皇后則意外姜似的大膽。

    她這樣問,只是不甘心皇上真的生病了。有能壓制蠱蟲的燕王妃在,生病才是最麻煩的。

    沒想到燕王妃如此肯定給出了答案。

    帝后交換了一下眼神。

    景明帝自嘲笑道:“看來是我多慮了。”

    皇后慚愧道:“不是皇上多慮,是我胡思亂想——”

    景明帝搖頭打斷了皇后的話:“皇后也是為我著想,不必說這些。”

    姜似默默退至郁謹身旁。

    “潘海,叫他們幾個都進來吧。”

    潘海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問道:“那太子——”

    景明帝沉默半晌,道:“也叫太子進來。”

    他的身體既然不好了,那就越要穩定人心,且等他稍微恢復一下,再與群臣好好議廢斥太子的事。

    聽了景明帝的決定,潘海眼神一閃。

    他跟了皇上幾十年,太了解皇上了。

    這種時候皇上反而愿意見太子,對太子來說可不是好事。

    看來大周的天真要變了。

    想一想二廢太子,潘海就覺得沒有那么簡單,在心里嘆一口氣走了出去。

    一見潘海出來,眾人立刻圍上去問道:“父皇如何?”

    眾人都在想:父皇第一個見的老七夫婦,那么下一個要見誰呢?

    潘海看一眼眾人,道:“皇上叫幾位王爺、王妃進去。”

    眾人松了口氣的同時心情又有些微妙。

    單獨召見了老七夫婦,又一起見他們,父皇此舉簡直讓人琢磨不透。

    不管怎么想,眾人還是往內走去,留下太子孤零零站著。

    潘海沖太子拱拱手道:“殿下,皇上也叫您進去。”

    太子愣了一下,眼底飛快劃過一抹驚悸,脫口而出道:“父皇要見我?”

    眾人紛紛回頭。

    他們也沒想到父皇又愿意見太子了。

    太子在多道目光下強作鎮定:“太好了,父皇總算肯見我了。”

    心里卻七上八下,有種拔腿而逃的沖動。

    他惹父皇生了那么大的氣,父皇為何突然愿意見他了?莫非察覺到了他做的事?

    不可能,那件事除了他就只有小宮女知曉,再無第三人知道,父皇不會察覺的。

    對,不會察覺的,他不能慌!

    太子自我安慰一番,隨著眾人走進去。

    他一眼見到的是并肩而立的郁謹與姜似,接著才是半靠著床頭的景明帝。

    眾人紛紛問道:“父皇,您如何了?”

    “我沒事。”景明帝從秦王開始,一個個把幾位皇子看過來。

    老大穩重本分,然而畢竟是養子,他也是有私心的。

    老四繼太子與老三之后年紀最長,且名聲不錯,但他莫名不太喜歡。

    老五要是當了太子,估計要天天去殿外石階上跪著。

    老六聰慧卻沒經過風浪,老七又有些膽大了,老八年紀最小更不能考慮……

    景明帝飛快轉過這個念頭,最后把目光投向太子。

    太子呼吸一滯,心急促跳了數下,硬著頭皮道:“父皇,您怎么樣了,兒子好擔心——”

    話未說完,景明帝就突然捂住了心口,神情因為疼痛而無比猙獰。

    眾人駭了一跳:“父皇,您沒事吧?”

    數名太醫沖進來,又是一番手忙腳亂,景明帝才熬過了那一陣子,冷汗已經把衣衫濕透。

    皇后大怒:“你們都是廢物嗎,開的藥半點不管用,難道就看著皇上一次一次這么疼下去?”

    眾太醫跪倒在地,連連請罪。

    太子怔怔看著這一切,驚慌之外,心頭涌上狂喜:那偶人真的管用!

    這時,郁謹突然看了太子一眼。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