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五六节 酬劳

    谢浩然将身子后仰,左手摆在椅子扶手上,拇指与?#25345;?#32531;缓转着圈,就像老年人经常玩的健身球。(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冷漠犀利的目光死死盯着坐在对面的年轻主教?#39608;?#20320;在耍我?”

    就这样一份莫名其妙的文件,根本没有实?#24066;?#30340;内容,也能算是所谓的调查?

    维恩早已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叹了口气?#39608;?#19981;管你怎么说,但这就是事实。三天时间查到这个程度,我已经尽力了。”

    看着他疲惫的样子,谢浩然冷冷地说?#39608;?#30475;来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了。”

    维恩有些发急,声音不由得大了起来?#39608;?#19981;,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意思是,如果多给我点儿时间,应?#27809;?#26377;更详细的调查结果。”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谢浩然活动了一下肩膀,看似随时可能从椅子上站起?#39608;?#19982;其坐在这里跟你们这些?#19968;?#24223;话,不如多干掉几座教堂。”

    说出这句话的最后几个音节的时候,谢浩然脸上一片狰狞。

    维恩罕见的陷入了沉默。

    玛拉在旁边紧抿着嘴唇,她提心吊胆看着维恩,畏惧的目光在谢浩然身上不断打转,脸色有些发青。

    维恩思考的时间不长,他缓缓抬起头,眼眸深处透着无奈?#39608;啊?#35828;吧,你想要什么?”

    他知道自己被威胁,也明白现在的处?#24120;?#20854;实没有更好的选择。

    谢浩然保持着固定的坐姿。他用警惕的目光顺序从维恩与玛拉身?#20185;?#36807;,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39608;?#20004;百吨黄金。”

    维恩几乎是立刻摇头拒绝?#39608;?#36825;不可能。”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谢浩然脸上浮起一丝恶毒且得意的笑?#39608;?#20004;百亿美元,少一分都不?#23567;!?br />
    维恩凝视着他?#39608;?#20320;这已经不是什么补偿,而是讹诈。”

    谢浩然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坐?#32781;骸?#27809;错,你说的对。可是那又怎么样?这就是我的条件,是否答应那是你的事情。我给了你机会,三天时间过去?#32781;?#20320;没有交出我要的答?#28014;?#37027;么一切?#31449;桑?#25105;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玛拉在旁边听得?#32531;?#32780;栗。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下一座被毁灭的教堂,究竟是哪里?

    教廷拥有?#30475;?#30340;力量,但这种力量随着规模不断扩大被?#25945;?#20102;。世界那么大,重要的地方那么多,之所以在历次战争中一直对黑暗世界占据着优?#30130;?#24456;大程度上是因为“圣者遗骸”与结界的功劳。可是现在,来自东方的修士正在打?#30130;?#29978;至改变这种情况。

    其实谢浩然没有?#30475;?#21040;绝对无敌的程度。只要集中多?#32531;?#34915;主教,就能对他形成压?#30130;?#29978;至是力量上的绝?#38405;?#21387;。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撒谎,但修士体内外放的灵能不会。上?#35859;?#35302;的时候,维恩就感受过谢浩然的灵能气场————他的确比自己?#30475;螅?#20294;只要教廷内部那些深藏不露的老主教、老修士出手,就绝对不是问题。

    问题是,干掉一个谢浩然,会不会出现更多的谢浩然?

    很多教士都是学者,维恩也不例外。他研究过华夏这个国家,它在历史上很多?#20266;换?#28781;,却又一次次重建。每一次新生,都会变得更加?#30475;蟆?#21040;了近代和现代,它的可怕之处几乎是以几何速度增长。?#26263;?#19979;一个某某?#24120;?#36824;会有千万个某某某站起来”之类的话,已经在这个国家深入人心。

    解决一个目标很简单,只要付出一定的成本就?#23567;?#21487;如果类似的?#23435;?#22826;多,源源不?#20185;?#20043;不绝,事情就会变得棘手。

    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维恩像疯了一样派出所有的人,到处搜集与谢浩然有关的情报。

    他是药神院的首领。

    他是雷极门的掌门。

    光是这两点就足以让维恩感到恐惧。对他来说,雷极门这个名?#30452;冉夏吧?#20294;是维恩听说过药神院,知道这是一个堪比龙虎山和武当派的大型修炼门派。

    更重要的是,这些东方修士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进行瞬间移动?他们现在就能避开雷达监控,岂不是说,可以随心所欲对地球上的任何目标发动攻击?

    维恩不是毫无原则一味退让的人。正因为保持着冷静与理智,让他在面对谢浩然的时候选择了退让。

    教廷的敌人是黑暗世界。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东方修士与教廷不是死?#23567;?#20182;们虽然?#30475;螅?#21364;不会与教廷不?#21862;?#20241;。只要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还会像从前那样,谨守着他们认定的区域,不越雷池一?#20581;?br />
    讨价还价持续了十多?#31181;櫻?#32500;恩对此毫无办法,只能接受。

    黄金要的多?#32781;?#38065;也要的多了。可是与更多设置有结界的堡垒级教堂被毁比较起来,这样的付出倒?#37096;?#20197;接受。

    就在昨天,刚?#29031;?#24320;了红衣主教聚会。?#27515;?#24681;大主教在会上极力宣称“不能与东方修士开?#20581;薄?#20182;要求最高?#38376;?#25152;立刻对石化药剂配方泄密事件进行调查,必须尽快给东方修士一个交代。

    维恩很清楚?#27515;?#24681;的想法,那绝对不是什么“爱好?#25512;健?#30340;体现,而是出于畏惧。?#27515;?#24681;大主教一?#26412;?#24597;东方修士,谁也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不过,这次?#27515;?#24681;的表现与维恩的想法吻合,维恩虽说站在教廷鹰派那边,但他很清楚,有些争执该放下就必须放下,有些仗是不能打的。

    何况,还有一个必须与谢浩然讲和的重要理由————他掌握着生命之果。如果因为这次的事情,导致青灵集团全面倒向黑暗世界,对于教廷来说,无异于一场灾?#36873;?br />
    ……

    原山省,苍茫山脉。

    天银船在群山之间徐徐降下,?#20219;?#20572;在一块刚开辟出来不久的空地?#20581;?br />
    方建国带着数十名手下,早早在这里守候着。看?#25945;?#38134;船侧面的甲板缓缓打开,他连忙走过去,迎上了正下船来的谢浩然等人。

    这里人迹罕至。

    方建国是药神院原山省堂主,也是方玉鲲的心腹。早在数十年前,他受命在这里买下大块地皮,开始建造药圃和灵兽园。发展?#20004;瘢?#21608;边所有山头都属于药神院,?#28798;指?#31181;灵药的面积多达数千公顷。灵药栽培与普通种植业有很大区别,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尽可能不破坏当地原有植被。所以从外观来看,苍茫山没什么变化,再加上药神院在这里设立了多个庄园,对外打着种植果树与茶园的幌子……对于这里的秘密,外?#23435;藪又?#26195;。

    从敞开的船舱里,陆陆续续走出更多的人。

    东羊正一张老脸上全是笑意。他带着所有此次出征的家族成员走到谢浩然面前,拱了拱手,也不说话,只是在彼此目光?#25442;?#30340;时候,才能看到双方都明白的那一抹?#23545;謾?br />
    与维恩的谈判结束,返回天银船后,谢浩然第一时间把所有随同出征的修士召集起来,发放了报酬。

    所有人都能得到一枚煅体丹,一枚补元丹。这是在上次发放数量之外的部分。

    东羊正心里全是感慨,他很想拉住谢浩然的手,继续再说点儿什么。

    东羊家族这次发了。

    没想到谢浩然当初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老?#32781;?#33021;够在有生之年跑到洋?#35828;?#22320;盘上给他们狠狠来几下子,够本,也足?#24140;此?#24403;年的耻辱。说起来,老子们比八国联军做得更狠,连他们祖宗的骨头都挖了出来。那些从石棺里挖出来的遗骸具体有什么用?这一点,包括东羊正在内的大部分修士都不清楚。但这并不重要。他们已经从这次出征里得到了巨大的?#20040;Γ?#26080;论煅体丹还是补元丹,都是家族成员和自己急需的东西。以东羊家族为例,这次回去,东羊正有把握让族里至少再增加两个真正的炼气修士。如果?#20197;说?#35805;,自己的修为还能往上晋升一级。

    在东羊正身后,两名曾孙东羊康和东羊瑛,面对着谢浩然,深深弯下腰,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补元丹与战场杀戮给他们带来的?#20040;?#22826;大了。尤其是东羊康,他的修为一直卡在筑基初期,寸步难进。这次跟随曾祖出征,在天银船上服下补元丹,在多个堡垒级教堂酣畅淋漓的杀戮,战斗的第二天,东羊康就产生了?#24418;潁?#24320;始?#40644;啤?#29616;在,修为提升到了筑基中期,而且那份在生死与血腥残酷中得到的经验仍在发挥作用。他有?#25351;?#35273;,回家以后,只要勤?#27602;?#20462;,用不了多?#33579;?#33258;己就能成为筑基后期的修士。

    东羊瑛的情况与东羊康差不多。她的?#24418;?#19982;晋升时间比东羊康略晚,实力也大体上相同。

    该说的话,在船上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谢浩然那时候就再三叮嘱:回国,下船以后,大家尽快离开。彼此都留了联络方式,?#35874;?#20250;咱们再聚,再像今天这样,在洋鬼子的教堂里杀个痛快。

    南宫镇平走下船的时候,深深吸了口潮湿的山间空气,带着说不出的酣畅淋漓,朗声大笑道?#39608;?#30495;痛快!真他吗的痛快啊!”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极速快3开奖视频 极速飞艇官方网站 自动扑克发牌机哪里有 河北时时彩2019 惠泽社群一波中特图库 上海时时乐代理 心连心刮刮乐 甘肃快3推荐号码推荐 辽宁十一选五定胆技巧 香港百姓网三肖中特期期准 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 上海时时彩开奖走时图 甘肃11选5软件 168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体彩7星彩第18115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