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59章 燕自然陨落

    随着殷勤将剑丸拍在小腹的一瞬,燕自然在高速飞遁中猛地一滞,紧接着噗地喷出大口鲜血,不但前行之力尽数衰竭,连浮在空中的道法也无法维持,燕自然只觉眼前一暗,仿佛全身的血液灵力在一瞬间便被抽干一般,闷哼一声,便如断线风筝般地跌落尘埃。(看啦又看♀?#21482;?#29256;m.k6uk.com)

    修士御剑飞行的高度一般在三百丈到五百丈左右,这是指远途?#19979;?#30340;情况下,一般斗法之时却不会飞那么高,十几丈到三十几丈的高度,便是斗法的最佳高度。

    饶是如此,燕自然这一摔,也相当于从几十层楼高的地方自由落体了。换作凡人,必死无疑,就算筑基修士肉身?#30475;螅?#27809;有法力护持的?#22467;?#20063;多半会丢了半条命去。

    好在燕自然还有保命的法器,眼看他大头朝下就要一下子戕在地上,?#25345;?#24573;然亮起一抹银光,此光瞬间包裹住他的身体。下一刻,仿佛被一只无形大?#28382;?#20303;一般,燕自然急速下坠的身形,总算在接触到地面之前,得到了一股柔和的缓冲化解之力。

    燕自然被银光托着,缓缓落于地上,此刻的他脸上已经全无血色,两只瞪大的眼睛里,全是惊?#21482;?#24598;的神色,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只剩下一句?#22467;骸?#25105;那剑丸怎断了联系?”

    三里之外,殷主任眉头微锁,双手捧腹,立于云端。在他的小腹之内,腾蛇阴火升腾而起,盘旋着宛如灵蛇一般,将燕自然那枚剑丸包裹“引诱”着一?#39134;?#20837;,渐渐靠近他腹中那枚被闵一行炼做剑丸的玄天藤果。

    燕自然的土黄剑丸虽然被腾蛇精血所缠,一时无法摆脱,却也急速地震动着,似乎对殷勤腹中那枚玄天藤果极为排斥。

    突然,玄天藤果通体发出晶莹的绿色,一道绿芒直接射到燕自然五黄剑丸之上。说也奇怪,那枚土黄剑丸,竟然在绿芒及体的瞬间停止了震动,就好像一条被青狼咬断?#30636;本?#30340;三耳兔,一下子消停下来,失去了最后一丝抵抗的能力。

    剑丸虽然被列入世间最为坚硬的物质之列,却也抵不过五行生克的法则力量。殷勤腹中那木属性的枚玄天藤果,正是燕自然土属性的剑丸天然的克星。

    围绕着玄天藤果的绿光越来越亮,范围渐渐扩张,最终将燕自然的剑丸全都包裹在内。腾蛇阴火,似乎所有不?#21097;?#36824;想往那绿芒中钻,却马上被殷勤调动起的玄龟水气卷得远远而去。直到此时,殷勤方才松了一口气。隔开了腾蛇精血,他便可以集中精神,以玄天藤果中的木气,慢慢消耗这枚土黄色的剑丸了。

    燕自然的剑丸虽然被玄天藤果的木气所克制,却也被腾蛇火气所生,五行之间贪生忘克的力量极其?#30475;螅?#33509;是不能及时将腾蛇火气与其剑丸隔绝开来,即便最终靠玄天藤果的木气将燕自然的剑丸制住,但殷勤体内的腾蛇精血?#19981;?#21463;到一些损失。

    “你个蛮荒贱种好毒的手段”好半天,燕自然直挺挺躺在地上的身躯终于有了动静,他吐出一口胸中郁结之气,低声咒骂着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子。剑丸被夺的滋味,比修士灵根被刨的滋味还要难受许多,燕自然身处生不由死的巨大痛苦之中,却也知道此刻不逃,待到殷勤“消化”他的剑丸之后,便是他命丧蛮荒之时。

    好在,此处距离临渊不远,只要能?#32769;然?#21040;临渊,便有一分生机。燕自然此次乔装打扮随着商队出城,其实也是他一番精心?#34987;?#30340;结果。他引狼入室的奸计已经暴露,连云裳都险些因此丧了性命,无论老虫还是特情科都在追踪他的行踪。

    燕自然自忖西疆是待不下去了,但就这么灰溜溜地逃了,也不是他花狸峰第一真传的性格。便是要走,也要在走之前,让“燕自然”三个字,深深地烙印在花狸峰修士的心中,既然无法得到云裳的心,那就干脆让她恨我一世!

    燕自然?#26522;?#20102;这番鱼死网破的主意,这才?#23460;?#38706;出些许行藏,为暗中?#39134;?#20182;的花狸峰修士布下这个局。无论是令狐若虚,亦或是殷勤,全在他的预判之中,相比之下,他更想?#39134;?#32780;至的是殷勤,不过能解决了令狐若虚这老虫儿,也算是出了他胸中的一口恶气。

    燕自然浑身上下?#24230;?#31579;糠,他咬着牙手掌一招,掌中多了一柄纯黑的铁剑。剑丸虽失,但身上的法器却还在,这柄铁剑乃是他少年练剑时,云裳所赠。只是个中级的法器,他成就剑丸之后,却一直随身携带,不曾丢弃。

    他以剑为杖,强撑着站立起来,阴冷的目光在远处空中的身影上扫过,燕自然的嘴角渗出一丝鲜血。这蛮荒贱种当真可恶,不知用何邪法,竟能夺人剑丸,多半是得了花云裳的秘传。难怪之前铸剑谷的金丹修士也命丧蛮荒,多半是万兽谷中藏有?#25345;终?#23545;剑修的独门秘法!

    燕自然胸中愤懑,却也不?#30097;?#20316;耽搁,往嘴里倒入一把丹丸,感觉灵力?#38504;曰指矗?#20182;缓缓凝聚着体内四散的灵力,只要再给他一盏茶的功夫,他就能?#25351;?#19968;部分灵力,御剑而遁。

    背后响起一阵低沉的嗡鸣,燕自然心生警兆,猛一回头,满眼所见,密密麻麻的却是一片小臂长短的飞虫儿。

    君蚁!他的心头刚?#19976;?#36215;这个念头,眼光所?#22467;?#20415;见其中有一只翅短身胖,长相奇特的胖虫儿颇为显眼。那胖虫儿猛扇翅膀,在空中画了个奇怪的形状,刹那间,他的身躯便被那群君蚁团团包裹住了。

    严格说来,这是一群规模不大的兵蚁,从其只有几千的数量来说,还达不到令人色变的君蚁的规模。数量虽少,这群蚁却是乙素衣麾下最为精锐的一部兵蚁,每一只兵蚁的血脉等级都是五级?#38504;?#30340;大妖虫。说白了,这群君蚁就相当于专门护卫蚁后的“亲兵部队”。

    燕自然被这群兵蚁围住,便相当于身处几千蛮荒大妖的包围之中,就算他道法无失,也只有御剑逃命的份儿。

    “这是哪里来的君蚁?”燕自然今夜经历了太多的不解之事,只?#19978;В?#20182;是再也得不到答案了,甚至连惨叫也只来得及发出?#24178;?#20415;被利如?#24230;?#30340;兵蚁大颚切断了喉咙。

    蛮荒之上,一片令人心寒胆战的悉索之声,半盏茶的功夫,这位曾经的花狸峰第一修士,云裳老祖的真传大弟子,便被啃食得尸骨无存,只剩一袭灰袍,散落于被鲜血?#22659;?#40657;色的泥土之上。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北单总进球数技巧 广东时时彩专家计划 pk10技巧与实战攻略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彩吧助手 幸运号码是哪个好 福彩双色球连号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三星基本走势 浙江快乐12投注技巧 福彩双色球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 墨西哥联赛投注技巧 黑龙江快乐十分20190730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山东11选5爱彩乐 单场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