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59章 燕自然隕落

    隨著殷勤將劍丸拍在小腹的一瞬,燕自然在高速飛遁中猛地一滯,緊接著噗地噴出大口鮮血,不但前行之力盡數衰竭,連浮在空中的道法也無法維持,燕自然只覺眼前一暗,仿佛全身的血液靈力在一瞬間便被抽干一般,悶哼一聲,便如斷線風箏般地跌落塵埃。(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修士御劍飛行的高度一般在三百丈到五百丈左右,這是指遠途趕路的情況下,一般斗法之時卻不會飛那么高,十幾丈到三十幾丈的高度,便是斗法的最佳高度。

    饒是如此,燕自然這一摔,也相當于從幾十層樓高的地方自由落體了。換作凡人,必死無疑,就算筑基修士肉身強大,沒有法力護持的話,也多半會丟了半條命去。

    好在燕自然還有保命的法器,眼看他大頭朝下就要一下子戕在地上,懷中忽然亮起一抹銀光,此光瞬間包裹住他的身體。下一刻,仿佛被一只無形大手托住一般,燕自然急速下墜的身形,總算在接觸到地面之前,得到了一股柔和的緩沖化解之力。

    燕自然被銀光托著,緩緩落于地上,此刻的他臉上已經全無血色,兩只瞪大的眼睛里,全是驚恐惶怖的神色,腦海中翻來覆去的只剩下一句話:“我那劍丸怎斷了聯系?”

    三里之外,殷主任眉頭微鎖,雙手捧腹,立于云端。在他的小腹之內,騰蛇陰火升騰而起,盤旋著宛如靈蛇一般,將燕自然那枚劍丸包裹“引誘”著一路深入,漸漸靠近他腹中那枚被閔一行煉做劍丸的玄天藤果。

    燕自然的土黃劍丸雖然被騰蛇精血所纏,一時無法擺脫,卻也急速地震動著,似乎對殷勤腹中那枚玄天藤果極為排斥。

    突然,玄天藤果通體發出晶瑩的綠色,一道綠芒直接射到燕自然五黃劍丸之上。說也奇怪,那枚土黃劍丸,竟然在綠芒及體的瞬間停止了震動,就好像一條被青狼咬斷了脖頸的三耳兔,一下子消停下來,失去了最后一絲抵抗的能力。

    劍丸雖然被列入世間最為堅硬的物質之列,卻也抵不過五行生克的法則力量。殷勤腹中那木屬性的枚玄天藤果,正是燕自然土屬性的劍丸天然的克星。

    圍繞著玄天藤果的綠光越來越亮,范圍漸漸擴張,最終將燕自然的劍丸全都包裹在內。騰蛇陰火,似乎所有不甘,還想往那綠芒中鉆,卻馬上被殷勤調動起的玄龜水氣卷得遠遠而去。直到此時,殷勤方才松了一口氣。隔開了騰蛇精血,他便可以集中精神,以玄天藤果中的木氣,慢慢消耗這枚土黃色的劍丸了。

    燕自然的劍丸雖然被玄天藤果的木氣所克制,卻也被騰蛇火氣所生,五行之間貪生忘克的力量極其強大,若是不能及時將騰蛇火氣與其劍丸隔絕開來,即便最終靠玄天藤果的木氣將燕自然的劍丸制住,但殷勤體內的騰蛇精血也會受到一些損失。

    “你個蠻荒賤種好毒的手段”好半天,燕自然直挺挺躺在地上的身軀終于有了動靜,他吐出一口胸中郁結之氣,低聲咒罵著掙扎著想要站起身子。劍丸被奪的滋味,比修士靈根被刨的滋味還要難受許多,燕自然身處生不由死的巨大痛苦之中,卻也知道此刻不逃,待到殷勤“消化”他的劍丸之后,便是他命喪蠻荒之時。

    好在,此處距離臨淵不遠,只要能搶先回到臨淵,便有一分生機。燕自然此次喬裝打扮隨著商隊出城,其實也是他一番精心謀劃的結果。他引狼入室的奸計已經暴露,連云裳都險些因此喪了性命,無論老蟲還是特情科都在追蹤他的行蹤。

    燕自然自忖西疆是待不下去了,但就這么灰溜溜地逃了,也不是他花貍峰第一真傳的性格。便是要走,也要在走之前,讓“燕自然”三個字,深深地烙印在花貍峰修士的心中,既然無法得到云裳的心,那就干脆讓她恨我一世!

    燕自然拿定了這番魚死網破的主意,這才故意露出些許行藏,為暗中追殺他的花貍峰修士布下這個局。無論是令狐若虛,亦或是殷勤,全在他的預判之中,相比之下,他更想追殺而至的是殷勤,不過能解決了令狐若虛這老蟲兒,也算是出了他胸中的一口惡氣。

    燕自然渾身上下抖如篩糠,他咬著牙手掌一招,掌中多了一柄純黑的鐵劍。劍丸雖失,但身上的法器卻還在,這柄鐵劍乃是他少年練劍時,云裳所贈。只是個中級的法器,他成就劍丸之后,卻一直隨身攜帶,不曾丟棄。

    他以劍為杖,強撐著站立起來,陰冷的目光在遠處空中的身影上掃過,燕自然的嘴角滲出一絲鮮血。這蠻荒賤種當真可惡,不知用何邪法,竟能奪人劍丸,多半是得了花云裳的秘傳。難怪之前鑄劍谷的金丹修士也命喪蠻荒,多半是萬獸谷中藏有某種針對劍修的獨門秘法!

    燕自然胸中憤懣,卻也不敢稍作耽擱,往嘴里倒入一把丹丸,感覺靈力稍稍恢復,他緩緩凝聚著體內四散的靈力,只要再給他一盞茶的功夫,他就能恢復一部分靈力,御劍而遁。

    背后響起一陣低沉的嗡鳴,燕自然心生警兆,猛一回頭,滿眼所見,密密麻麻的卻是一片小臂長短的飛蟲兒。

    君蟻!他的心頭剛剛升起這個念頭,眼光所及,便見其中有一只翅短身胖,長相奇特的胖蟲兒頗為顯眼。那胖蟲兒猛扇翅膀,在空中畫了個奇怪的形狀,剎那間,他的身軀便被那群君蟻團團包裹住了。

    嚴格說來,這是一群規模不大的兵蟻,從其只有幾千的數量來說,還達不到令人色變的君蟻的規模。數量雖少,這群蟻卻是乙素衣麾下最為精銳的一部兵蟻,每一只兵蟻的血脈等級都是五級以上的大妖蟲。說白了,這群君蟻就相當于專門護衛蟻后的“親兵部隊”。

    燕自然被這群兵蟻圍住,便相當于身處幾千蠻荒大妖的包圍之中,就算他道法無失,也只有御劍逃命的份兒。

    “這是哪里來的君蟻?”燕自然今夜經歷了太多的不解之事,只可惜,他是再也得不到答案了,甚至連慘叫也只來得及發出幾聲,便被利如刀刃的兵蟻大顎切斷了喉嚨。

    蠻荒之上,一片令人心寒膽戰的悉索之聲,半盞茶的功夫,這位曾經的花貍峰第一修士,云裳老祖的真傳大弟子,便被啃食得尸骨無存,只剩一襲灰袍,散落于被鮮血染成黑色的泥土之上。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