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二十六章:希望值得

    有自虐自殘傾向的人,對疼痛的忍耐度超乎常人的想象,他們甚至能從的痛苦中獲得慰藉,之前zi的病例就是個典型案例。(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梁葆光這從昨天晚上開始就一直認為崔雪莉站不起來是因為腿部無法用力,然而剛才她喊胸口疼時他才明白過來,她是因為腿疼超過了忍耐的閾值才沒法站立。

    因為被誤導了,才會一直找不到頭緒,心動過速、血壓降低、肌肉疼痛,肺部積水、呼吸困難……當這些癥狀擺在面前后,梁葆光根本不需要費勁去想就知道了病因所在,“愛吃東西不是罪,想瘦下來也沒關系,可是天底下保持身材的方法那么多,你為什么偏偏要做最蠢的選擇?”

    崔雪莉遠不像外界想得那么厚臉皮,面對輿論的責難時她也會痛苦難受,滿不在乎放飛自我的形象只是自我保護的偽裝而已。她這個年紀的女人,哪個不是敏感而脆弱呢?因為壓力太大無處排遣,她不幸染上了暴食癥,可身為女idl女演員絕對不能胖成個球,不然以后只能做做吃播當當諧星了。

    一邊是抗拒不了的進食,一邊則是從小大到苦苦經營的事業,崔雪莉沒有時間也沒心思去運動減肥,于是選擇了催吐作為瘦身的方法。由于手扣催吐十分難受,所以崔雪莉從某個前輩那里得知了吐根糖漿這種東西后便一發不可收拾,利用關系買了不少,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吐兩次。然而這東西根本就不是這么用的,只用一次兩次還好,長期使用積累的毒素甚至能致命。

    “你們男人不都只喜歡苗條漂亮的嗎,我又能有什么辦法!”崔雪莉選擇如此極端的手段,對事業的擔憂其實只占一半,另外一半就是對梁葆光的執念了,“全天下的人都有資格說我,唯獨你沒有!”

    這話說得就好像是他逼著崔雪莉催吐保持身材似得,女人要瘦要漂亮難道不是因為互相攀比的虛榮心嗎?梁葆光很想一耳光抽過去,卻怎么也抬不起手,一個月之前他們去酒店進行“中韓青年男女跨國友好交流活動”的時候崔雪莉的身上還沒有那些疤痕,說明她的自殘自虐行為是最近才開始的,而其中的緣由正如她所說,都是因為他。

    “吐根中毒一旦爆發出癥狀,患者很可能在24小時內心臟衰竭而死,需要做心臟移植手術才能活下去。”梁葆光不是在危言聳聽,而是在陳述一個不幸的事實,這時他倒覺得崔雪莉還不如干脆就是腿部有血栓呢。

    “移植就移植,反正這顆心也破碎得不成樣子,我早就不想要了。”崔雪莉無所謂地道。

    梁葆光一拳砸在床框上,都到這時候了這女人還是搞不清狀況,“暴食癥是嚴重的心理疾病,加上你有自虐自殘的行為,評級將僅高于自殺傾向者,移植管理委員會根本不可能同意讓你進行心臟移植,甚至不會把你排進等待名單!”

    “死了也好,一了百了。”崔雪莉轉過頭去,倔強地說道。

    “混賬,你把生命當作什么了!”梁葆光是十幾年前曾在阿拉斯加感受過失去初戀的痛苦,正是明白生命的脆弱才會選擇當了個醫生,畢竟他也有他要守護的人。可四段無能為力的記憶讓他永遠無法釋懷,明明診斷出了準確的病因,卻因為醫療手段的限制或治療時間的延誤而最終沒能將病人救回。

    自己拼盡全力廢寢忘食,為的無非是讓病人活得更久一點而已,可有些人卻對生命表現得滿不在乎,無論是對自己的還是對別人的他都不能原諒,“如果只是單純地發發脾氣我可以接受,但我現在再問一遍,你到底是想死還是想活?”

    崔雪莉沉默著,似乎想用這種沉默表明她的態度,但在梁葆光一甩袖子準備離開時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淚眼婆娑的她并不像自己說的那樣覺得死了就一了百了,“ppa,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發火歸發火,梁葆光不可能真的就把崔雪莉丟在這里不管,如果是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他可以撒手,但能治療的話他就一定不會放棄,“雖然不是三星醫院的醫生,但給你做偽證我一樣要冒巨大的風險,一旦被人揭露不僅名譽會受損失,甚至行醫執照也將被吊銷,希望你值得我這么做。”

    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梁葆光蒙上被子倒頭就睡,這一天內發生的事情實在讓他精疲力竭,連澡都沒顧得上洗。攤上崔雪莉這么個女人,那真是倒了大霉,就算沒事兒她也能給你整出點事兒來。

    半夜被尿憋醒起床去放水,放完了又口干舌燥想要喝水,取水的時候梁葆光借著月亮的微光發現起居室的沙發上竟然躺著個人。換別人大概會懷疑家里進了賊,可他這里因為貴重設備太多便裝了極為先進的安保系統,小偷進來的話報警器早就開始響了。

    這已經不是krystal第一次睡在沙發上,有時她晚上睡不著想看電視劇,又擔心吵到梁葆光不能好好休息,便會抱兩床被子在沙發上做個窩,看得困了懶得再爬回臥室去,就直接歪歪扭扭地縮成一團睡覺。

    拿起茶幾上的水杯灌了兩口水,冰涼的感覺讓他清醒了不少,因為白天在外面著實被氣到了,所以他有股邪火正沒處發泄。嘿嘿怪笑了兩聲鉆了進去,抱住里面未婚妻一陣亂摸,然而這一摸卻出了問題,手感超軟超q彈的游泳圈不見了。

    梁葆光伸手在旁邊的茶幾上摸了摸找到一個手機,剛才他喝水時就注意到了,此時準備借著手機的光亮看看沙發上睡著的人到底是誰。結果這一摸又壞了,krystal用的和他一樣都是蘋果最新機型,而手里這臺明顯是三星的。

    沙發上躺著的果不其然是楊智媛,梁葆光很慶幸剛才他沒進得去,只是敲了敲門而已,若不是及時地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這問題可就嚴重了,“沒想到游泳圈這么重要,以后可不能讓她減了。”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