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大結局(一百五十三)

    “安家丫頭,你明白了嗎?”艾老爺子蒼老的手拍拍藥箱,“現在你知道這個藥箱被你釣起來是什么意思了吧?”

    “……”

    聞言,我的心猛地悸動了下,呆呆地看向那箱子滿滿的藥材。(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這……不會是我以為的那個意思吧?

    可他今天早上還沒這個意思的,只說領證什么的。

    我轉頭看向蕭瑾煜,只見蕭瑾煜已經往魚塘邊上走去,越走越遠……

    真生氣了?

    “蘇葉、重樓、半夏…這些都是比較雅致的名字,配我艾家還是可以的。”艾老爺子看著藥材說道,見我還呆呆地望著蕭瑾煜離開的方向,不禁笑道,“還不明白?這是在用藥材和你求婚呢,聽說,你們當初沒有一個像樣的求婚,如今,這傻小子是在補償你呢!”

    都開始選下一代的名字了。

    真是求婚?

    用藥材求婚。

    對我的補償。

    我的心頓時跳得有些快,連忙道,“都不許動我的藥材。”

    都不許動我未來孩子的名字!

    說完,我連忙追過去。

    席錦榮看著他們的身影,神色晦然,伸手拿起一杯酒就要喝,被身邊的白嵐一把奪住。

    白嵐微仰著下巴,高傲地看著他,“昨天是我喝,今天你就想學我嗎?那不如,我陪你。”

    說完,白嵐將酒一飲而盡。

    “……”

    席錦榮看著她眼里那一抹直白的深情,心下煩燥,目光不露痕跡地轉了開來。

    ……

    天氣晴朗,陽光落在一片花田里,溫暖得剛好。

    我從魚塘邊追過去,蕭瑾煜順著花田間的小路越走越前,有這么生氣么,生氣到一個人跑掉……

    這哪是他的性格!

    再說了,誰能想到他家還和藥材有關,而且還用藥材求婚的?!

    平時毒舌今天怎么不繼續毒舌我一頓呢?

    我跑過去,蕭瑾煜忽然停在花田前,低著頭不懂在干什么,我立刻撲了過去,“蕭瑾煜!你真是用藥材跟我求婚?!”

    蕭瑾煜被我突然撲過來,人往前栽了栽,過了三秒才回過身來,左手負在身后,目光涼涼地看我,薄唇抿了抿,磁性的嗓音透著不悅,“我現在不想和傻子說話。”

    他還刻意讓人潛在魚塘里,就等著她釣上來。

    她見過哪個魚塘掉這么大一個木箱?

    “那你完了,都說一孕傻三年,有的你受呢。”

    我對他的毒舌無動于衷。

    “呵。”聞言,蕭瑾煜冷笑一聲,一雙黑眸更涼了,“那我應該找個智商高的,傻了也不至于無法溝通。”

    “……”

    好吧。

    我還是不能習慣毒舌。

    我剛要說話,就見他一只手負在身后,“你干嘛把手放在后面?”

    這不是他平時的習慣。

    難道還有驚喜?

    我想著就去轉到他身后看,蕭瑾煜一個側身,人被我撞倒,整個人摔到花田里,壓垮了不知名的花。

    “喂,你怎么了?突然這么弱不禁風?”

    我有些愕然地看著他,我剛剛也是不經意撞到,他怎么倒下了?

    蕭瑾煜壓著花枝不起來,冷冷地看著我,“……”

    “起來吧。”

    我伸手拉他,卻被蕭瑾煜一手拉了回去,我整個人栽進他懷里,蕭瑾煜控制著力道,托了我一把。

    我幾乎是軟綿綿地倒在他懷里。

    蕭瑾煜直接壓住我,黑眸深深地盯著我,喑啞地道,“那你要不要試試我有多弱?”

    她現在的身體,誰敢和她硬碰硬!

    性感的聲線帶著了一絲威脅、曖昧。

    濃郁的花香傳進兩人鼻間。

    “……”我窘,這可是在外面,我掙扎要坐起來,“讓我起來。”

    “……”

    蕭瑾煜壓著我,黑眸深深地凝視著我的臉,道,“想起來?”

    我一臉委屈的點頭,“萬一壓到寶寶怎么辦?!”

    “……”蕭瑾煜在我額頭上敲了敲,低頭吻向我的唇,眸光黯了黯,薄唇印在我的唇角,“傻安心。”

    花香濃郁。

    他的聲音寵溺多過無奈。

    “傻蕭瑾煜。”在口頭上。我從來不想吃虧。

    “傻安心。”蕭瑾煜沒再吻我,只是低頭凝視著我,一手撐在我的身側,沒把身體的重量壓向我。

    “我愿意。”

    “我也愿意你傻。

    “我愿意嫁給你,為你生一個以藥為名的孩子。”我躺在花叢上,黑白分明的眼直直地注視著眼前的英俊臉龐。

    一字一字,皆是承諾。

    “……”蕭瑾煜定定地盯著我,眼神微微晃了晃。

    “怎么了?”見他沒有任何表情,我咬唇,“是不是我答應太快了?”

    嗯,我應該再矜持點的。

    “沒有。”蕭瑾煜盯著我,目光繾綣,留連在我的臉上,薄唇微動,低沉地道,“我很開心。”

    “我也是。”

    雖然用藥材求婚的方式古怪了點,但我很開心。

    “起來吧,走了。”

    蕭瑾煜站起來,將我拉了起來,來時的方向走去。

    “等、等下……”

    我忽然一陣反胃,連忙松開他的手,背過身后,彎腰干嘔,但沒嘔出什么。

    惡心勁過了,我拍著胸口站直,看著他一臉擔憂無辜的笑了笑,以示安慰。

    回到魚塘邊,他們都在釣魚,沒有人注意到我們。

    “安心,你這是在向我們炫耀嗎?”白嵐優雅地端著咖啡杯,冷嘲熱諷的看著我和蕭瑾煜交握在一起的手。

    “……”腦子有病,這個時候還不忘諷刺我,難道她不知道,這句話很容易讓人誤會嗎?!

    我只當聽不見,拉著蕭瑾煜向旁邊坐去。

    可是蕭瑾煜卻并不愿意放過她,薄唇開啟,冷冷地開口,“席錦榮,我忍你太太很久了。”

    聲音冰冷如霜。

    蕭瑾煜連頭也沒轉一下,就這么直直的說出口。

    “……”

    席錦榮蹙眉,轉頭不悅地看向白嵐,她不說話能把自己嗆死么?

    “……”

    白嵐收到席錦榮的眼神只好收斂,閉上嘴喝咖啡。

    “你們會再辦婚禮嗎?辦的話,我這老頭子可要參加。”艾老爺子對他們年輕人之間的暗潮涌動不以為意,笑呵呵地問道。

    蕭瑾煜低了低眸,沒有說話。

    我坐在陽光下同樣喝了一個飲料,然后站起來走到艾老爺子面前,“外公,其實我有個問題,您回答我吧。”

    “好,知無不言。”艾老爺子說道,臉上一直掛著笑容。

    所有人都安安靜靜地聆聽我的聲音。

    “我沒背景,父母又都雙亡,養父母又是詐騙犯,大家都認為我配不上蕭瑾煜,為什么您從來沒反對過?”我很莫名這一點。

    越是豪門越是尊貴出身的人,骨子里不都很清高么。

    他老人家是平易近人,但也還是艾家的老爺子。

    聞言,艾老爺子坐在那里,笑容漸漸淡下來,轉頭看向一臉冷漠的蕭瑾煜,沉沉地嘆了口氣,“老實講,在我眼里,蕭瑾煜是個可憐的孩子。”

    “……”

    席錦榮和白嵐看向艾老爺子,靜靜地聽著。

    蕭瑾煜坐在那里,長睫動了動,淡漠的表情沒有變化。

    “他長這么大,沒過過幾天開心日子后來又無緣無故得了抑郁癥。”艾老爺子說這些話的時候很是心疼,“整個蕭家全靠他一人頂著,沒有他,我們三家如今還不知道變成什么樣子,他一直活在壓力下,周圍沒有親人,全是敵人,哪怕是從小看他長大的,都恨不得他馬上死掉。”

    艾老爺子說的是白家吧……。

    聽到這里,我的眼睛有些酸澀。

    他承受的真的很多……

    “……”白嵐聽著,眼低垂下來,再看向蕭瑾煜時臉色平靜了很多。

    “這些年來,蕭瑾煜承受了太多。”艾老爺子看向我,看著我素凈的臉便欣慰地笑起來,“現在,終于有個人能讓他快樂,做外公的為什么反對?”

    “謝謝外公。”

    我笑起來,心底的結徹底被解開,我轉身朝蕭瑾煜走去,坐到他身邊,柔聲道,“以后,我們會一直開心。”

    “嗯。”

    蕭瑾煜看向我,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我握著他的手,沖他微笑起來,眼里有著格外的堅定。

    我會讓他快樂的,一直就這么快樂下去。

    他承受的痛苦,已經截止。

    ……

    集體大約會尚未散場。

    車停在遠處的馬路邊。

    “小心,這里可是我未來寶寶的名字呢,你們都小心些。”我讓人把裝著藥材的大木箱搬上后備箱,一直叫著小心。

    忽然,一雙長臂從保鏢手中接過木箱,將箱子穩穩地放進后備箱里。

    是席錦榮。

    我愣了愣,“席大哥。”

    席錦榮轉過身來,目光是沉淀過后的平靜。

    看樣子是有話要說,我摒退了保鏢們,和席錦榮在馬路邊上慢慢走著,兩邊皆是香味芬芳的花田,景致格外美麗。

    兩人并排走著。

    “蕭瑾煜真的決定一直留在家里了?”席錦榮問道。

    “目前是吧。”我率先開口,運動服在陽光下顏色亮得晃眼,“席大哥希望他東山再起?你可以去勸他啊。”

    蕭瑾煜肯一直留在家里陪我,我開心;蕭瑾煜要東山再起,我也愿意。

    反正只要我能每天看到蕭瑾煜,我就夠了。

    “我們雖已和解,但在他眼里,我還是情敵的身份。”席錦榮轉眸看向我,“我想,如今在他眼前,瑾煜集團也沒有你重要。”

    我有些窘迫,“怎么會呢。”

    “我是還沒放下你。”

    席錦榮低啞地道。

    “……”

    我呆了呆,停住腳步。

    “直到現在,我看到你和蕭瑾煜在一起,看到你臉上的甜蜜,我還是不舒服。”席錦榮看向我,苦笑一聲,眼睛蒙上一層澀然,“在杰絲島上,是你唯一給過我機會的一次。”

    “……”

    “我常常在想,如果那次我答應了你,放下仇恨,你是不是真能和我在一起。”席錦榮說道。

    “席大哥……”

    那都過去了。

    “可我終究是抵不過心里的不甘。”席錦榮的聲音苦澀,眉目憂郁,“有時候我在想,得不到你,不是你不愛我,是我愛的不夠。”

    “席大哥……”我很想阻止他說下去。

    對于席錦榮的感情,我一直愧疚。

    可除了愧疚,我又能怎么樣呢。

    他喜歡我,我不喜歡他這樣的局面,我靠不靠近他,都是一種傷害……

    “放心,我說這些,不是讓你困擾,只是覺得任何事都有該了斷的時候。”席錦榮笑了笑,身上散發著淡淡的煙草香氣,“說完這些,以后,我再不提半個字。”

    他對我的情感,就像所有的恩怨,終要畫上一個句號。

    一切都結束了。

    我垂了垂眸,然后淡淡地微笑,“席大哥,多看看身邊的風景,或許能豁然開朗呢?”

    “你指白嵐?”席錦榮豈會不明白我什么意思,轉身往來時的路上走去,“我那道風景,我吃不消。”

    “白嵐她對你是真的在乎。”我說道,跟上他的腳步。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