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88章 錢是第一位

    蘇挽歌嘴角的弧度越發透著薄涼,眼中暗潮洶涌,“……惡心!”

    曹琴的臉色變了又變,相當精彩,聽到蘇挽歌的話時她反射性怨毒地瞪了蘇挽歌一眼,但因為惶恐不安,很快那抹怨毒之中又加了畏懼等等。(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在場的眾人免費欣賞了一處變臉記,只不過沒有一個對曹琴有多余的半分同情。

    來的時候有多么囂張和得意所有人都看的清楚,現在情勢急轉,又或者說是他們錯估了蘇挽歌的分量,這又能怪誰!活該唄!

    李大勇頭皮發麻,“今天是我們的不對,沒有弄清楚情況得罪了林小姐,我們改天再上門道歉!”

    李大勇爬了起來,死勁將曹琴拖了過來,“我們先回去!”

    曹琴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好!”

    蘇挽歌輕嗤了一聲,這兩人到底還有點小聰明,知道顧墨軒要來了,現在想跑?

    蘇挽歌漫不經心地開口說了一聲:“我有說過,你們可以走了嗎?”

    蘇挽歌彈了下手指,連余光都不曾往兩人身上掃過一下。

    兩人的呼吸一滯,腳步并頓在了原地。

    保安站在了門口處,堵住了他們能逃跑的方向。

    頓時,李大勇和曹琴的臉色比哭更為難看!

    “林小姐,今天的確是我們的不對,您大人有大量……”

    李大勇勉強地說著,突然之間,涼意莫名。

    他看著眾人的目光齊齊落在他的身后,李大勇渾身一顫,一個極為不好的念頭并冒了上來,他哆嗦著轉過身,只一眼,入墜深淵。

    “顧……顧先生!”

    曹琴的臉色一白,整個人都癱軟在了地上。

    自那個新聞出來之后,他們本來還有些得意,覺得可以趁此索要高額的賠償,后來卻了解到了顧墨軒的種種傳聞。

    傳聞中說,顧墨軒心狠手辣,才能從一個私生子,成為了顧氏現在的當家人。

    他的那些兄弟,死的死,傷的傷,其中有多少顧墨軒的手筆,外頭傳的很是紛亂!

    于是,畏懼之心立刻生了出來,哪怕是當初花的醫藥費,他們都生不出心思討要了!

    顧墨軒徑直走到了蘇挽歌面前,眉間微蹙,黑眸中擔憂之色蔓延,上下將她細致地看了一遍,才微微松了口氣,“沒事吧?”

    蘇挽歌搖頭,“沒事!”

    顧墨軒這才有興致看上別人一眼,地上散落的垃圾和翻掉的垃圾桶讓他的眉目立刻清冽下來,“怎么回事?”

    曹琴下意識地抓了李大勇一把,整個人都哆嗦的厲害。

    李大勇本來就戰戰兢兢,被曹琴一動,整個人立刻軟了下來,沒有骨頭似地跪在了顧墨軒面前。

    “顧……顧先生,這都是誤會!都是誤會!”

    李大勇努力地擠出討好的笑容來,只是臉色或青或白,看起來有幾分猙獰!

    顧墨軒的視線掃過,語氣沒有半分的波瀾,“來鬧事的是你們?”

    顧墨軒牽住了蘇挽歌的手,完全護短的姿態。

    李菲第一個反應過來,立刻冒頭跟顧墨軒告狀:“顧先生,這些人過來就直接摔了東西,說要找老板算賬呢!可兇了,剛剛還要動手打老板,要不是老板避讓的快,就直接被打到了!”

    顧墨軒危險地瞇起眼睛,冰冷的眸中暗藏腥風血雨。

    其他人也陸續地反應過來,這個時候不跟顧墨軒告狀,他們就是傻子。

    “顧先生,他們還說要讓老板跟你道歉,還得賠償損失呢!”

    “對,這個女的也不是好東西,張口就一個狐貍精,一個賤人的,口口聲聲說老板喜歡爬……”說話的人頓了頓,才一鼓作氣地說了下去,“喜歡爬男人的床!”

    “還有,他們還有我們的工作室員工都是給您的后宮,反正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周身的氣壓更低,李大勇和曹琴的臉色蒼白如紙,顧墨軒神色沒有多大的變化,可就是說不出的滲人。

    他是真的怒火滔天!

    “是嗎?”

    李菲頻頻點頭,“是,我們已經說的很客氣了,事實上,他們說的要更過分,那些話太難聽了,反正我們學不來!”

    兩個記者對視了一眼,硬著頭皮往前面走了兩步,“顧先生,剛剛的情況到底如何我們都拍下來了!”

    他們將攝像機往前面遞過去,腦袋低低地埋著,不敢看顧墨軒的表情。

    李菲輕哼了一聲,直接將攝像機拿了過來,放給顧墨軒看。

    攝像機里,傳來曹琴惡劣至極的叫罵聲,顧墨軒面沉如水,李菲偷偷看了他一眼,渾身一震,直接躲在了眾人身后。

    “顧先生,我們就是兩個平時撰點新聞的小記者,我們不知道具體情況,以為李大勇和曹琴真的是受害者才過來了,我們收了一點錢!”

    兩個記者唯唯諾諾地道歉。

    李大勇的眼睛突然亮的驚人,仿佛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顧先生,顧先生,我們也是不是自愿來的,是有人找到我們夫妻倆,讓我們過來鬧的!”

    蘇挽歌的目光一凝,她還真沒有想過李大勇和曹琴這次過來鬧場,背后竟然還有人指點?

    她冷笑出聲,背后這個人一定是白少牧,除了她,不做他想!

    “上次動物園之后,我們看了新聞,知道是我們沒有教好孩子,才得罪了您,當時就沒有那個心思跟您糾纏,本來就是我們沒教好孩子,所以醫藥費什么的,是我們自己應該承擔的!”

    李大勇強提著膽子抬眸看了一眼,顧墨軒神色平靜,沒有半分的動容,甚至目光都不曾施舍一個,可就是氣勢迫人,讓人膽戰心驚。

    李大勇只看了一眼,就低下了頭,繼續說道:“顧先生,我們真沒有那個心思,只是前幾天有人找到家里來,又舊事重提,說……他說……”

    宋小軍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說什么了?”

    “他說上次的事情,林小姐應該給我們賠償,我們上門去鬧,肯定林小姐會礙于面子賠償給我們,要是不給,我們就……就天天去鬧,鬧到林小姐丟了工作為止,看她會不會怕!”

    白少牧還想讓她丟了工作,蘇挽歌心中微微一沉,這種手段他用起來可真是駕輕就熟。

    “不只吧,那你們還叫記者來?”

    李大勇頭皮發麻,不敢在這件事情上多做隱瞞,“這兩個記者也是對方找過來的,說到時候讓他們寫點東西發網上,要是林小姐堅持不肯同意我們的要求,就要她身敗名裂!”

    記者并直接拆了他的臺,他們知道自己有多少本事,不坦白清楚,等顧墨軒動手去查,到時候恐怕他們連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對方給我們報酬的時候說過,無論是林小姐會有什么反應,我們大可看圖說話,都說三人成虎,有照片作證,到時候縱使吃虧的是林小姐,也要讓他們討不了好!”

    一個記者直接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張紙,遞到顧墨軒面前,“他們讓我們寫東西的時候往這個方向寫!”

    宋小軍接了過來,遞到顧墨軒面前,他掃了一眼,微微挑眉。

    現在的仇富現象并不少見,對方讓這兩個記者在蘇挽歌身上加上、拜金的人設,欺負“普通百姓!”

    蘇挽歌探出腦袋看了一眼,目光又落在了李大勇和曹琴身上,可不是特意而來的,她之前就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明明動物園里兩位穿的花枝招展,恨不得把有錢兩個字寫在臉上,可現在,他們穿了十分樸素的衣服,對比起蘇挽歌衣服的光鮮亮麗,在視覺上,就很可能誤會旁觀者!

    “顧先生,我們當時真是拒絕了的,只是對方拿我的兒子威脅我,我實在是怕孩子會出什么事情,不得已,才只能答應了下來!求你們這次放過我們,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

    曹琴也跪在一旁,“對對對,他們是拿我的兒子來威脅我們,兒子就是我的命/根子啊,林小姐,同樣你也是一個母親,你應該會理解我的心情的,是不是?”

    蘇挽歌微微皺起眉頭,如果有人用平平和安安來威脅她,她怕是會理智全失……

    她的手被顧墨軒握緊了一些,蘇挽歌下意識地轉過頭去,對上顧墨軒清冷的目光,微微一怔。

    宋小軍直接笑了起來,“難道你們拒絕了原因不是因為對方給的錢太少?后來他們加了兩萬之后,就立刻跑過來辦事了?”

    李大勇噎住,不可置信地看著宋小軍,他怎么會知道?

    蘇挽歌眉頭舒展開來,更是厭惡不已,他們的表情恰恰證明了宋小軍說的是真的。

    宋小軍為蘇挽歌解釋道:“來的路上我查了他們兩人賬戶最近的記錄,陸續到了兩筆賬,都是同一個人匯進來的,隔得時間很短,第二筆剛好是兩萬!”

    宋小軍輕笑出聲,“這不,我隨便一詐,答案就出來了!這兩個利益熏心,錢才是第一位,說不定你給的錢多一點,他們連兒子都可以賣了!”

    “這是誤會……”

    宋小軍的手機進了信息,他看了一眼,笑容越發嘲弄,“他們也不是沒有賣過孩子的先例,前頭生了一個女兒,轉手就賣了個小十萬,生意做的還挺溜!”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