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一十六章 相似的二人

    此刻,郭家的郭浩带着郭果气势汹汹的走到莫家坐席。(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见到长兄长姐,郭菲当即站起喊道:“大哥,二姐。”

    郭家也是看天乞比试完,这才赶到莫家这边。

    郭浩看了莫飞一样,随即怒斥郭菲,“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她是你姐啊?来金斧寨,你不先寻我俩,到先跑来莫家找这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莫羽在一旁看着争休场面嘴角不屑一笑,把头一撇,?#36824;?#36825;事。

    莫飞可是急了,站起拉着郭浩道:“大哥,你不要这么说郭菲妹妹,我与郭菲妹妹是真心相爱啊!”

    郭浩一把将莫飞推坐在椅子上,指着莫飞说道:“臭小子,我?#36824;?#20320;给我妹妹灌了什么汤,从今往后,你都不许再与她有任何往来!”

    郭菲一把扑在莫飞的?#25345;校?#25105;不要!你不许拆散我俩!”

    “你!”

    郭浩正当怒气冲脑,身后郭果轻轻拉了郭浩道:“大哥,今日是金斧寨九当家宴事,莫要在此动气。”

    “哎!”

    郭浩望着郭菲狠狠叹了一口气,甩袖便走。

    郭菲眼角有泪,看着郭果道:“二姐,谢谢你。”

    郭果看着郭菲苦笑摇头,“小妹,你性子刚烈人为爽快,可以离?#39029;?#36208;入万机楼,其实我倒是挺羡慕你的。只是你要选择一人相伴,这茫茫修行界,你至少要让他给我和大哥看到他的诚意,不然大哥不会接受,我也不会接受的。”

    “恩。”郭菲点头,目光转向,神情地看向被自己抱住的莫飞。

    莫飞盯着郭果喜道:“多谢二姐,我定会待郭菲万般宠爱,让您与大哥都会接受我的。”

    “但愿如此吧。”

    郭果抿?#35282;?#31505;,转身随人群中离去的郭浩走去。

    一旁的方化云见此,浑身哆嗦了下,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郭菲吗?居然也能这般?#20204;椋?#31616;直不可?#23478;?#21834;。

    接着方化云看向百柱上的天乞,却发现天乞也朝这边望来,思来想去,还是笑一下吧。

    方化云没想到自己这一笑,天乞居然也冲着自己笑了下。

    这什么情况?#21051;?#22530;金斧寨九当家?#35828;?#22914;此多事情都不看上一眼,偏偏看郭莫两家的事,难道很有趣吗?

    方化云挠头不解,回头看了一眼抱在一起的郭菲与莫飞,只是觉得有些不习惯,何有有趣之说?

    天乞自?#36824;?#24515;郭菲,毕竟在万机楼自己就与他们相处最?#33579;?#20063;不想郭菲受到什么欺骗与伤害。

    见两家不再争?#24120;?#22825;乞也松了一口气,等回万机楼的时候,再好好问问他们吧。

    随即天乞又放眼众人道:“可还有人想与天乞一战。”

    等了一会,也不见有人回应。

    这天乞凭入道前期力挫入道后期,谁还敢上啊?免得到时落败,还失了脸面。

    “都没人?那我上去了啊?”

    无极道宗里,禾忠跳坐在椅子上,把手中酒杯放下,一跃上了高台。

    见到禾忠,天乞疑目相对。

    禾忠见天乞笑道,“天兄,我不是来?#39029;?#23376;的,我就是见你修为大涨,想和你切磋一下。”

    闻言,天乞眉头舒展,但禾忠也是入道后期的修士,手上还有一器灵,天乞也不敢说自己就能赢他。

    “既然忠哥有意,天乞自当奉陪。”

    既然?#23478;?#32463;上来了,天乞也不能避战,今日又是自己的宴事,免得有人闲言舆论。

    下方,禾国坐席之上,禾孝望着禾忠一笑,“我哥总是这般,?#36824;?#20063;?#33579;?#30475;看天乞能否胜过我哥。”

    百柱之上,禾?#19968;夯喊?#21073;,顿?#27604;?#20809;?#25214;?#21073;气三分外泄。

    “天兄,我若是赢了,你需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若是赢了,我帮你死守一个秘密。”

    天乞正感疑惑,禾忠便挥剑而来。

    当下也不容多想,取出纳什剑便与禾忠交战在一起。

    禾忠剑快无影,天乞身形无迹,二人交战仿若不是比试,而是像极了两个用剑高手相互切磋间那夺目的刺激。

    一来一回,不见剑,不见人。

    众人望去,皆觉得是一场视觉盛宴。

    两剑相撞,那入眼尽是快?#23567;?br />
    交手不下百个来回,二人终是分开。

    禾?#19968;?#32531;举剑,对天乞笑道:“我的剑法是从凡尘的江湖习?#33579;?#25105;所练长久?#27604;?#20063;颇有心?#33579;?#22825;兄的剑法也是不差啊,我居然半点破不开。”

    天乞挥剑指地,开口道:“巧了,我的剑法也是自小在凡尘所习,自认习得了天下快剑,没想今日还能见到忠哥这样的高手。”

    “哈哈,好一个高手!我在凡尘听得这样的?#39318;?#22810;,今日还能在修行界听?#33579;?#23454;在令人回味啊。”禾忠面露陶醉,剑身缓缓?#36214;?#22825;乞,“但是,这里非江湖武林,天兄,我要开始了。”

    天乞把纳什剑?#25112;簦?#30446;光死死的盯着禾?#25671;?br />
    禾忠抬剑,松手,剑悬面前,徒然展开,一柄剑直接化作百把飞剑。

    皆是?#36214;?#22825;乞,悬剑与?#21834;?br />
    “天兄,你可?#23633;?#30340;住?”

    天乞则望之兴奋一笑,“真是巧啊,忠哥,我有一术可与你匹配!”

    天乞说着舞剑而起,剑身随即刺入脚下石柱。

    见天乞刺剑,禾忠睁大双眼,身前百剑徒?#24576;?#22825;乞掠去。

    而天乞所使得便是一剑万行,茫茫上空,只剑上百飞剑齐齐相撞,轰鸣不断,众多石柱应是?#25169;椋?#28895;尘四起。

    观望众人皆无不震惊,这二人竟使出了极其相似的一术,只?#36824;?#31166;忠剑有形似实物,天乞剑无形呈虚?#21834;?br />
    惊骇之余,百剑相撞,如骤雨停歇,只在两息之内,百柱上只有烟尘四起,再无声响。

    完颜珲这边看的起劲,哪能被这烟尘挡了视线,抬手挥去,再无半点?#39029;?#36974;眼。

    场上百柱断了大半,更多的摇摇欲坠,晃倒倾斜。

    天乞与禾忠皆是一身鲜血,各自负剑喘息。

    见此,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此下去,还有看头!

    禾忠再撑不住,直接躺在石柱上大笑:“哈哈,天兄,你我真是有缘人啊,剑法?#29615;?#39640;下,剑术又如此相似。”

    天乞也是盘膝坐在石柱上苦笑,“是啊,我也没想到能与忠哥相似如此多。”

    禾忠把剑抬起,抹去剑上血渍道:“但是,我似乎比你多一样哦,剑灵,出来吧!”

    “啁!”

    一只剑灵小雕,从禾忠的剑里展翅而出,振动双翼盯向天乞。

    禾忠站起身,靠着小雕的尾部朝天乞笑道:“怎样,服?#29615;俊?br />
    天乞摇头一笑,自己还未说话,台下的天舞便一跃上台。

    天舞搀扶天乞起身。

    禾忠顿时不解,“这?#36824;?#23064;,现在是比试时间,你可不能跑上来的!”

    天舞翻眼看了禾忠一眼道:“只许你用剑灵吗?我也是哥哥的剑灵,如此比试才算公平。”

    禾?#26885;?#35328;一愣,忽而?#20804;?#33041;门一惊,“伴生修为!”

    小雕展翅缓缓看向禾忠,禾忠相视奸笑,抓住小雕的腿便往剑上扔去。

    “啁!禾忠你个王八犊子,放老子出来”

    小雕怒喊不止,但身形徒然消失于剑上。

    禾忠对天乞挥挥手,“不打了,不打了,没趣!怎么你什么?#21152;校一?#20197;为我天下独一呢,而且你的剑灵居然是个人,这太?#36824;?#24179;了,我的雕打?#36824;?#35748;输,认输。”

    天乞对天舞点点头,示意她下去吧。

    如此也?#33579;?#22825;乞本就不想让天舞为自己比试,免得受伤,现禾忠作罢,天乞稍有欣慰。

    天舞下台。

    场下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天乞居然有一个人身剑灵,这金斧寨九当家真不是随随便便的啊,没两把刷子还真没那个屁股敢坐九当家的位子。

    天乞对禾忠抱拳,“承蒙忠哥看起,那便是我赢了?”

    禾忠拄着剑朝天乞跳了过去,手指在天乞手掌划了几个字。

    天乞微楞,接着对禾忠点点头。

    ?#35828;?#21270;灵修士极多,免得被他们神识偷听,禾忠也只得在天乞手中写字。

    “我帮你守住你妖丹的秘密”。

    天乞也不知这个秘密能守多?#33579;?#20294;尽量不被旁人知晓还是好的,禾忠知晓,但他愿赌服输,帮天乞守住秘密,让天乞对他也满是?#23633;ぁ?br />
    此事还不是张扬出去的时候。

    禾忠拍拍天乞的肩膀,一跃下台,一瘸一拐的朝无极道宗走去。

    走到?#26049;?#36523;旁,禾忠弃剑哭泣,“?#26049;?#22823;哥,我输了,我没脸见同门了!”

    ?#26049;?#25293;拍禾忠的肩膀安慰道:“无极证道。没事,我们怎会怪你,败于九当家不输脸面。”

    “那真是太好了!”

    禾忠松开?#26049;攏?#24448;靠椅上一躺,一脚伸直,一脚弯曲,抬手拿起背后酒杯,抱壶饮酒。

    这受伤之人莫过于禾忠最悠闲,不疗伤,却抱酒?#21462;?br />
    ?#26049;?#20247;人也只能望他苦笑,?#30340;?#20182;没什么法子。

    而天乞则不能像他这般,当即在石柱上打坐,经海术御动全身,伤口却?#25351;?#30340;缓慢。

    也难怪,这些都是禾忠的剑术所伤,禾忠剑术又十分奇特,导致难以修复,实不足为奇。

    但这也并非不可修复,只是?#25351;?#30340;缓慢而已,在经海术源源不绝的治愈下,伤口还是慢慢开?#24049;?#36716;。

    台下,禾忠望着天乞,抱着的酒也不喝了。

    自己给天乞造成的伤势,只有自己清楚,那剑?#20284;?#26159;能轻?#23383;?#24840;的?

    但禾忠偏偏看见了天乞正在治愈伤口,而且慢慢好转,这治愈的速度简直不敢相信。

    而禾忠也并非不想给自己疗伤,只是他真没天乞那治愈伤势的法术,故此也只能这般躺着。

    “我去?这都能治?那我这这谁给治一治啊?”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斗地主残局 3d投注技巧及试机号口诀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选号什么叫胆 大乐透19053期开奖结果 iphone百人牛牛外挂 4场进球对阵表 广西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年伊犁州赛马会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1选5任7万能组选 儿童电子游艺设备 六肖中特100 123六合图库大全官网 刘伯温一肖中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