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七十六章 这样的人

    妖皇在上,煌煌威压如洪钟罩下,撒盐般的雪浪乱舞着。(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论?#20248;埽?#33487;贤绝对是一流的。

    唤出血鲲鹏,招呼着众人钻进巨鲲的嘴里,逍遥游一启,庞大至数百丈的身形娓娓游动,就在冰翼骨雕的眼皮底下离开,雪坑原地仅留着枯瘦渺小的祖楼影,正用神念侵袭着冰翼骨雕。

    咕咕!

    在巨鲲出现之时,冰翼骨雕有那么一瞬的呆滞,它原以为自己的身?#25105;?#32463;够膨胀了,转眼却见到一个?#20154;?#22823;数十倍的妖兽,它也会陷入一阵恐慌中,不过在洞悉巨鲲的境界后,它骤然长啸,即使妖晶之?#24418;宋?#22768;不绝,震荡起层层涟漪,但它并不理会,而是吐出一口晶莹的冰雾,雾气化出一只箭矢般凌厉的小型冰翼骨雕,猝然射出,朝巨鲲追去。

    尔后,冰翼骨雕开始镇压神念的暴动,锐利的眸子转移到偷袭自己的蝼蚁身上,余光则是关注着自己最得意的那一击能否覆灭那头可怕的巨鲲。

    咻!

    呈冰翼骨雕的冰雾眨眼间追上巨鲲,虽是小型,却仍有数丈,宛若不可触的浮云。

    嘭!

    刹那间,冰雾中发生一场大爆炸,震耳欲聋的轰响让身下的山坳瞬间爆裂,雪若尘埃,碎石如刀,一旁插入霄汉的百丈山峰被拦腰炸出一个缺口,雪浪惊天,如滚石般不可止,沸沸汤汤地滑落,伴随着地动山摇的惊天巨响,在数十秒后填平了山坳。

    移山填海,莫过如此。

    然而,令冰翼骨雕最震煞的是,两座巨人般耸立的山峰都被它的一道妖术炸得摇摇欲坠,而?#20405;?#24040;鲲身在爆炸中心居然?#30343;?#19968;点干扰,双鳍如柔软的海草般轻轻波动,幻蓝似不真实的尾部灵动一甩,渐渐地隐入漫天的暴雪中,于数十秒后远遁千万米,真正消弭身形。

    趁着冰翼骨雕回神的间隙,祖楼影也凭着敛息和隐匿的手段溜之大吉,他嘴上虽不说,可内心早已蕴藏着滔滔不绝的景仰之情。

    大帝不愧是大帝,跑路手段都堪称一绝!

    咕咕!

    消除神念中的威胁后,冰翼骨雕响彻方圆万米的长啸声引发了一场场雪崩,震怒不堪的它发现自己的猎物竟然全跑完了,销声匿迹让它寻觅不得,这种挫败感怎会不让一位皇者冲冠一怒?

    不过跑都跑了,它也追不回来。

    发泄完怒意后,暴躁的冰翼骨雕无奈地换了下一个目标,暂且将被猎物戏耍的失败?#23376;?#33041;后,继续着自己的饱腹之旅。

    ……

    一处人迹罕至的山脚下,苏贤等人?#21364;?#30528;祖楼影的汇合。

    只见光影婆娑,血鲲鹏的身影逐渐缩小,跳出鲲的大嘴,蒙邈不可思议地上前摸了摸鲲的身子,传递来的触感柔滑如水,他的手掌却又无法穿透表皮,哪怕是早知血鲲鹏神奇的蒙邈?#38405;?#20197;置信地喃喃道:“这只大鱼竟然连妖皇的攻击都可以免疫?”

    空间属性,恐怖如斯!

    “它叫鲲。”蒙邈是知道血鲲鹏有两种形态的,苏贤纠正道。

    蒙邈像是抚摸着心爱的女人般,情意绵绵,道:“我知道。鲲鹏兄,以后你要罩我呀!”

    血鲲鹏一阵恶寒,本还想在外面逗留一会儿,见被蒙邈黏上后立马游回了妖宫里。

    “这是你的第几妖兽呀?”何刺?#36132;?#19968;回目睹鲲形态,不由惊奇道。

    “第三。”

    “?#20405;?#22823;鹏呢?”

    “第三。”

    何刺韵呵呵一笑,默默翻了个白眼,一副你逗我的模样,以为苏贤不想告诉她,便不再问了。

    苏贤也?#21796;?#37322;什么,高?#32617;校?#26790;寐兽正展翼眺望,它榴花般的眸子轻轻眨动,旋即闭上眼,娇俏的琼鼻嗅了嗅,晶莹的?#25105;?#21010;过一道紫色流光,只见它飞得越来越远,苏贤不知梦寐术为何突然出了妖宫,不过他安静地凝神注视着,不一会儿后梦寐术果?#29615;?#20102;回来,清冷的气息稍稍褪去,兴奋道:“坏人,我嗅到了蒙?#35010;?#19968;烟的味道,刚刚?#20405;?#38613;就是因为蒙?#35010;?#19968;烟才进化出了?#20405;?#26412;?#30343;?#20110;它们种族的妖兽。”

    苏贤精神一绷,无暇去?#24179;稀?#22351;人”一称,询问道:“这里有蒙?#35010;?#19968;烟?”

    “有,但是很少,不够?#39029;?#30340;,但聊胜于无呀!”

    “你能找到吗?”

    “能的。”

    这时,苏贤再也掩饰不了激动,没想到尸傀山一行能意外撞到蒙?#35010;?#19968;烟,看来冰帝山的传闻的确属实,随即他扭头严肃道:“你们在这等我,不要贸然走开,等?#19968;?#26469;。”

    “啊?你去哪呀?”何刺韵问道。

    闻声,蒙邈板着脸训斥道:“傻婆娘,哪来那么多问题,多做少问。”

    何刺韵目光一寒,瞪了蒙邈一眼,蒙邈连忙转头,眸?#26032;?#20986;瞻仰之色,目送着苏贤乘着血鲲鹏离开。

    瞥见蒙邈那?#39318;?#25000;傻的样子何刺韵就怒意盈胸,没好气道:“喂,你知?#28010;?#36132;来北域干嘛吗?”

    “你不知道?”蒙邈原形?#19979;叮?#24778;诧地撇过头。

    何刺韵:“不知道。”

    于是,蒙邈下一秒就露出了神秘的微笑,流露出一种“我知道我高你一等”的嘚瑟。

    “愚昧!无知!可悲啊,何姑,看来你我之间还是有差距的。”蒙邈高深地轻微叹气,抚须道。

    何刺?#19979;?#33080;阴沉,怎么办,她为什么好想打这欠揍的?#19968;錚?#20320;明明下颚光?#21644;?#30340;,真以为自己有几缕白须?

    装什么深?#28063;。?br />
    蒙邈无视了何刺韵的郁闷,摇头晃脑道:?#30333;?#20026;苏如雪的哥身边的老人,我……喂,何姑,别,好好说?#22467;?#22934;宫收起来。诶,诶,不要,停,好好好我错了,我说我说……”

    不用一分钟,蒙邈就坦白从宽、?#21653;?#20174;严了。

    然而,蒙邈只说了鲲鹏的存在,却仍没有交代梦寐兽,开什么玩笑,苏贤既然没选择告诉何刺韵,他一个仆从哪管多言。

    “什么,鲲和鹏可以?#25105;?#36716;换?他没骗我?那真的都是他的第三妖兽?”何刺?#29616;?#35273;得大脑里传来“咚”的一声,似被一锤敲醒,天地初开般揭开混沌,惊愕不已,血鲲鹏的存在?#30340;?#31070;异,“?#20405;?#23376;还有什么妖兽吗?说实?#22467;?#25105;跟了他那么久,就见过那一只大鹏。除了他的名字、交际圈和一只妖兽外,其余我一概不知。”

    “嘿嘿。我都知道呀!你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吗?嘿嘿,圣子告诉我的。你知道是哪个圣子吗?不是叶知秋哦,是宁轻狂。”

    何刺韵呆呆地看着蒙邈,默默承受着他的炫耀欲,心里却想,蒙邈,你不是这样的,我第一次见你,我第一眼就觉得你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太贱了吧!

    蒙邈见何刺韵不说?#22467;?#36824;以为她洗耳恭听,于是意气风发,侃侃而谈:“主?#26377;?#33487;,来自中洲苏?#25671;?#20013;洲苏家知道吗?那可是……”

    “主子有个妹妹,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我跟你说,你惹?#32617;?#23376;都行,千万别惹他妹,依照圣子的话来说,主子应该是一个宠妹狂魔,你是不知道主?#28216;?#20102;他妹?#31859;?#20986;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当初我差点都被主子宰了,好在我改过自新、弃暗?#30585;鰲?#37325;新做人……我悄咪咪地告诉你,你可别说是我说的。主子好像跟他妹,咳咳,你懂的,这是我和宁圣子达成的共识。不过叶圣子好像不这么认为,叶圣子觉得主子和月锦瑟才是,咳咳。?#19978;В?#25105;没见过月锦瑟。不过,听说整个北域都是月锦瑟家的,这来头想想就渗人……”

    何刺韵收起了心中的鄙?#27169;?#27492;刻的她觉得蒙邈是一个好人。

    好多八卦!想听。

    “主子第一妖兽月铜傀,第二妖兽玄天龟,不是仙龟,是一个很励志的玄天龟,第三妖兽血鲲鹏,这只妖兽很可怕的,如果你和主子同阶,那一只血鲲鹏估计可以吊打你,第四妖兽不能说……”

    何刺韵脸色越听越黑,这话她好像在哪听过?

    不就是千米之躯,遮天蔽?#31456;錚?br />
    好吧,妖王境就能做到这些,何刺韵认输了,?#29615;?#19981;?#23567;?br />
    想想刚才的冰翼骨雕,妖皇?#30636;?#25968;十丈,还没人家妖王庞大,虽然妖兽之间的实力不是?#20154;?#22359;头来的大,但?#20040;?#37117;是天上飞的,这差距就有点伤妖了。

    “还有,主子人很好的,除了经常会有一些古怪的要求,比如要我叫他苏如雪的哥。这个称呼可谓意境深远,具体含义你自行摸索,为师就不启蒙你了。我跟你说,我跟了主子后,日子看起来过得挺苦的,但?#19968;?#24471;了什么?武王九阶突破武宗啊!据叶圣子说,古往今来都没几个人做到这一步,叶圣子还想偷偷挖主子墙角,不过被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见蒙邈越说越离谱,连“为师?#20493;?#20986;来了,要不是被他所言动容,何刺韵估计又要好好?#36867;?#19968;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19968;?#20102;。

    “主?#28216;?#25105;做了那么多,我做了什么?不瞒你说,我感觉现在的自己除了会打探一点消息、替主?#20248;?#36305;腿之外,一无是处。你去哪找那么好的主子?我跟过四?#39318;櫻?#36319;过很多曾经在我眼中的大人物,哪一个不是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24656;?#23376;?#26032;穡?#20320;和主子顶嘴那么多次都活得好好的,换作是别人,你恐怕早已是?#30452;?#30340;白骨了。你长得那么有姿色主子都没动你一下,换作是别人,咳咳,你懂吧?”

    何刺韵沉默了。

    “何姑,我知道你最近挺急的,你一路上在干嘛我们都看在眼里。但凡事还是要以主?#28216;?#20808;啊,比起主子来北域要做的大事,你那点事,毛毛雨啦!不要有怨言,你不想想,如果你现在没跟着主子,你能有同源置?#30343;酰?#20320;能走出南?#27169;?#20309;姑,做人要懂得知足啊……”

    刚说完,蒙邈结束了他的谆?#21796;?#35826;,一副“为师就教到这、接下来你自己悟”的仪态,抬头仰目,挺起胸膛,忽而错愕道:“咦,祖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祖楼影:?#21834;?br />
    什么时候回来的不重要,离蒙邈两人一步远或一万?#33258;?#20854;实也并无区别,关键是,蒙邈说的这些,祖楼影全听到了。

    不动声色地听完蒙邈的话后,祖楼影?#21796;?#30446;泛精光,心中踏实?#30636;?#23569;。

    原来,大帝是这样的人!

    ……

    ps:有读者疑惑苏贤的玄天龟天赋妖术是什么?在此重申一遍,不是大陆?#35830;藎?#32780;是玄天领域。如果前文有?#39280;螅骨?#35835;者指出,一梦会进行修改。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江苏7位数预测下一期 北京快3开奖l结果近50期 013期二肖中特 上海福彩快彩3下载软件 快3跨度和值速查表 四川金7乐组六实战技巧 2019062期双彩双色球专业分析工作室双色球红球最新数据分析镄 牛牛网 八卦神婆平特一尾 时时彩五星分布图技巧 腾讯nba下载 23号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 彩票网站后门 中竟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