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28章 輸了翠微居

    商景然詢問翠微居賬房總領。(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他算的可有謬誤?”

    翠微居賬房總領翻閱總賬,仔細比對后回答:“分毫不差。”

    牧清洋洋得意。“商掌柜,如果你不服的話,我們再比一場也是可以的。”

    商景然搖頭。“男人自當言而有信。我商景然絕不做反復小人。”

    牧清說道:“那我問你,你輸了沒?”

    商景然沮喪之情都寫在了臉上。“輸了。”

    “輸的服不服?”

    “心服口服。”

    “知道你為什么輸嗎?“

    “技不如人,因而輸。“

    “真的是技不如人嗎?”牧清淡淡地笑著。

    真的是技不如人嗎?商景然也在反問自己。他略微一陣思考之后,將原因歸檔在牧清奸詐狡猾上面。他說道:“你先是示敵以弱裝作不會珠算,然后又用我無法拒絕的八十萬一步步將我引入甕中,你小小年紀城府如此深刻,世間罕見。輸給你,只能說我太單純。可憐我這一把年紀,被你算計。冤!但也不怨。“

    牧清笑著說道:“原來你認為輸給我的原因是我的足智多謀。“

    商景然說道:“足智多謀這個詞匯,原來還有這層含義。你果然和你的主子魏明一樣厚顏無恥。“

    “失敗者往往都會將失敗歸咎于陰謀手段,似乎這樣就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失敗一樣。商景然,你真的是輸給我的厚顏無恥嗎?其實,你輸在利欲熏心,我拿出的八十萬就像一層豬油,蒙了你的心眼。你若機警些,豈能被我一步一步引入甕中?說到底,還是你貪圖錢財,才讓我有機可乘。“

    牧清所說,句句誅心。商景然臉上紅白陣陣,羞愧難當。

    翠微居云集的那些看熱鬧的人,此時才從震驚中緩過神來。特別是翠微居的伙計下人們,炸了鍋。他們吵吵嚷嚷開始擔憂自己的未來前程。有些人說:“誰能想到偌大的翠微居今日易了主。“

    有人擔憂附和:“也不知道這個牛三木會怎么安置我們。“

    悲觀者說道:“這牛三木是魏明派來的,我們還能有好結果?“

    悲觀情緒迅速彌漫,也影響到了商景然。不知不覺間,商景然已是兩眼含淚,其情甚苦。苦到深處,他從柜臺后面走到人群前,單膝下跪,帶著哽咽的哭腔對翠微居伙計們說道:“各位,商景然愧對你們。我嘗試著努力經營翠微居,但是這一關我過不去了。天不佑我,如之奈何?”

    商景然的苦情,感染了眾多伙計。他們很多人都依仗著翠微居而生。如今,翠微居改弦更張,怎不讓他們傷情。有的人甚至嚎啕大哭。

    牧清看著他們,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憐憫和同情。他對翠微居的伙計們喊道:“魏明魏大人說了,你們都是無用的混混兒和雜役,翠微居不養你們這些混人,你們都得滾蛋!散了散了,這里沒你們待得地兒了。”

    群情激奮!咒罵魏明之聲四起。

    文雨馨和莫少軒相視一笑。“何必呢。”

    黃直也搖頭,自言自語說道:“牧清就是牧清。對于敵人,他從來不抱有仁慈。唉……“

    牧清把莫少軒起草的文書輕輕向前一推,文書在柜臺上滑行了一段距離后,恰好停在商景然身后柜臺上,牧清說道:“既然愿賭服輸,那就站起來趕緊把字簽了吧。“

    商景然擦了擦眼角清淚,緩緩站起身,半轉身,走了三步到了柜臺邊。這三步,很遠很遠,恍若一個世紀的距離。他拿起筆,筆很重,重的似乎有一萬斤。他哆哆嗦嗦才把名字寫上了。

    牧清揚起手中的文書字句,對翠微居的觀眾們喊道:“從現在起,翠微居是我牛三木的啦。你們……滾出去!“

    群情再次激奮!咒罵牧清之聲喧囂如沸水。有些人還想動武,但是見到手持秋水長劍的黃直,他們收了做作的舉動,惶恐遲了一步被魏明的爪牙報復,因而悻悻散去。過不多時,不久前還是人頭攢動的翠微居,很快變得清冷而冷清。只剩下了牧清主仆三人以及商景然一人,剛剛那個攛掇商景然賭上所有的店小二早已不見了蹤影。

    牧清笑著說道:“商掌柜,看來你的膝蓋并不值錢。你看,你的伙計們怕我報復,跑得多快呀。“

    商景然揚天長嘯。“人性啊……唉,不說也罷。“

    牧清又說:“商掌柜,而今你沒了翠微居,你如何安置你的家眷啊?“

    商景然啞口無言,不知如何以對。

    牧清勸他說道:“既然你已經無家可歸,不如我像魏明魏大人保舉你,讓你繼續在翠微居供職。你覺得如何?“

    “休想!做夢!”商景然態度堅決,”商某絕不與魏狗同流,絕不!“

    “縱然死也不同流?“牧清逗弄商景然,“有時候退一步海闊天空。據我所知,你全家上下老老少少七十余口人,全指望著翠微居而活。你現在沒了翠微居,他們如何生存?你器宇軒昂保持清高,誓不予魏大人合流,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家人?他們何罪之有,要受你拖累,就因為你的清高,你就要讓他們風餐露宿居無定所?”

    “商家的事,你休要管理!我們縱然是餓死、饑死、渴死,也絕不與魏狗合流。”商景然大義凜然,闊步向翠微居外走去,邊走邊說,“做你的狗奴才吧。你我,江湖永不見!再見!”

    商景然這一番話,不但使得牧清肅然起敬,黃直也十分感動。黃直來到牧清身邊,低聲說:“商掌柜是性情中人,重情重義。你的測試可以結束了。快點喚住他。”

    牧清對黃直所說深以為然。就在商景然與文雨馨和莫少軒即將擦肩而過的時候,牧清對著商景然的背影喊道:“你若是再走三步,就永遠見不到文墨,見不到文雨馨和莫少軒了。你不后悔?”

    商景然突然止步,臉上都是緊張之色,他回頭叱問牧清:“你們抓到雨馨和少軒了?你們把他怎樣了?你若是對他們不敬,我做鬼也要咬死你們。”

    牧清迎著商景然走去,邊走邊笑呵呵說道:“他們現在是我的仆人,我為什么要抓他們?”

    “你胡扯!瞎說八道。雨馨和少軒怎么可能與魏狗同流合污!“

    牧清說道:“你若不信,看看你身邊的兩人是誰。“牧清示意文雨馨和莫少軒褪去易容,兩人以真面目對待商景然。

    商景然見到文雨馨和莫少軒,聲淚俱下,大罵:“想不到你們……你們忘記你們父親蒙受的不白之冤了嗎?你們……不孝!竟然投敵。”

    文雨馨和莫少軒被商景然真情感動,也是熱淚盈眶。文雨馨說道:“商伯,我們沒有投敵。牛三木是我們找來的救兵。我們要去救父親。楓林鎮外,現在埋伏著一萬士兵。”

    “此話當真?”商景然回看正在向他走來的牧清。

    牧清的一個舉動讓商景然倍感驚訝。他只見牧清手里拿著他簽過字的文書,一邊走一邊撕,文書漸漸被他撕的粉碎。“當然當真。不但當真,就連這翠微居還是您商景然商掌柜的。我牧清,斷然不會要您的翠微居!”

    ……

    (本章完)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