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22章 喚醒(三)

    風子俊醒轉的消息很快傳遍大荒,東荒所有在外征戰的將領都在第一時間奔回東荒汶上城!原本正在與他們沖突征戰的部落也罷,高手也罷,都在瞬間驚疑為何東荒原本要對他們下殺手的,怎么忽然之間歡喜離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東荒眾將云集。

    郁壘去而復返,看著風子俊滿是驚異。

    見到郁壘之后風子俊抱拳躬身,真誠施禮。郁壘擺手示意無須如此。

    隨即郁壘伸出一手拈起風子俊的手筆探查他體內氣血情況,除了因為之前的一場大戰導致的氣血失去過多之外,風子俊體內氣血流轉并無一絲凝滯。而后郁壘又探查了風子俊的識海,也未發現有何異端。

    于是郁壘便問風子俊為何能夠醒轉,風子俊想了想便將石墨告訴眾人。

    眾人聽罷紛紛驚異感嘆。

    郁壘只得嘆氣由衷說道:“世人皆到法術高明,卻不知道原來用情至深卻是比什么高明法術都要有用。”

    風子俊此刻也點頭說道:“我也只是情急之下不顧一切地將自己心中所猜所想說出,沒想到竟然真的能夠讓息壤散去的一點真靈再次凝聚。”

    顏九川此時說道:“這也說明了先輩息為了我人族,犧牲之大!真讓我輩敬仰!”

    風子俊再次點頭:“正是,對人族極致的大愛才使得他在面對人族為難之時挺身而出,為了人族的血脈能夠延續下去而甘愿奉獻自己的性命!這樣的人乃是我人族的血肉豐碑!”

    “你所說不錯,既然你能夠獲得息壤的認可,自然也是獲得了息壤一腔英靈的認可了。恭喜你終于能夠醒轉了,此番昏沉將死,對你而言未必全是壞事。”郁壘正色說道。

    風子俊略作沉吟,隨即點頭:“前輩所言不錯,此刻之際我都能感覺到自己識海內的壁障有再次破碎拓展的可能。而元神的堅韌程度在這一年反復的沖擊血膜之中也有了質的改變。”

    郁壘點了點頭:“這便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吧。”

    風子俊隨即輕笑搖頭:“這樣的大難我也不想再來一次。”

    郁壘隨即輕笑道:“的確如此!”說著,郁壘長身而起:“既然此間之事已了,那我就此便離去了,有空的時候可來桃止山上看看我!”說罷連送行都不讓風子俊送,揉身一動,直接原地消失,而后聲音遠遠傳來:“風小子,哪天等你入了神境,莫忘記來桃止山找我!”

    風子俊等人呆愣當場,隨即風子俊口中喃喃:“一定!”

    而在此時場中的眾人頓時豪氣陡生,無論是顏九川還是東荒其他的部族將領,在郁壘離去之后紛紛聚涌上來,抱拳沖風子俊說道:“少主!”

    風子俊回身看了看滿堂的將領,有些老人的面孔他十分熟悉,比如說黒藍羽,比如說費長河,比如說楊振虎,甚至于連倉央及木也赧然在列!

    也有一些人他還不是很熟悉,都是在這期間東荒動蕩的過程中已然對東荒不離不棄的人。他們再一些人心生絕望背離東荒之時選擇與東荒一道,最終獲得了顏九川與黒藍羽等人的擢拔與認可。

    但是也有一些面孔風子俊卻沒有看不到了,比如說在東荒入神的雷蒙,凝道境的穆斐,也不乏一些其他部落在風子俊陷入昏沉的一年里紛紛離開東荒。

    風子俊再回首看看端坐在其伸手的太昊、風幽以及顏九川,心下一時寬慰無比。

    他沒有去計較那些離開東荒的人,在他看來沒有在東荒危難之際繼續捅刀子的便已經是對東荒莫大的恩惠了,日后在別處見到他也只會視作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再也不會像今日這樣傾心的對待了。

    需要傾心對待的是此時站在這間屋子里,以及在風子俊醒轉的前一刻還在心底堅定不移站在東荒一起的人!

    息壤之所以為他打開血膜,不僅僅是因為恨,還有愛!

    這愛有對人族之愛,也有人間私人小愛。

    這是風子俊對息壤所說,也是他對自己所說。

    就目前的風子俊來說,他目前所能接受的大愛便是整個東荒之人,還有關心、心系他的人。比如說自己的父母,比如說為了自己殺上鐘山的吳官與玄冥,在比如說大金烏與郁壘!

    小愛——風子俊內心一暖。

    目前風子俊心中的小愛只有一人——姜長寧!

    長寧在太昊調動虛神境的木道修為之下堪堪將她從鬼門關給拉了回來。但是因為失血過多,長寧目前還不能下床,只能臥床靜養。

    長寧醒來之時,風子俊第一時間察覺到,瞬間來到窗前握著長寧的手說:“你醒了?”

    醒轉之后的長寧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風子俊竟然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她喃喃說道:“這一定又是做夢了,那個傻子還在昏睡呢……”說著,神色變得黯然。

    風子俊心里一疼,攥緊了長寧的手,目中忍著淚沒有讓它流出來,他甚至不敢去看長寧,只是雙手握著長寧的手,而后房子自己的額頭,低著頭帶著哭腔說道:“姜長寧,這不是做夢,我是真的醒了……”

    說完這句話,風子俊眼中的淚水似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淚水順著風子俊的眼角落在了長寧的手上。

    長寧一手輕捻指尖的淚水,而后在自己鼻子上抹了一抹,而后眼睛大睜:“真的眼淚!”而后她有轉臉看向風子俊,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這……這是……”

    風子俊此時終于抬起頭,伸手刮了長寧鼻子:“是我,我真的醒來了!”

    長寧怔怔愣住,忽然“哇”地一聲放聲大哭,直接抱住風子俊哭個不停:“你真的……醒了……”

    風子俊鼻子一酸:“真的,我是醒了。”

    只是還沒等風子俊反應過來,長寧忽然一把推開風子俊:“呸,你這個色胚,那天我迷迷瞪瞪是不是看到你沒穿衣服了?”

    風子俊瞬間大睜著眼:“你說什么?”

    “我是說,你那天沒……沒穿……”隨即長寧忽然意識到風子俊笑瞇瞇地看著自己,馬上住口不說:“呸,你這個臭流氓!”

    風子俊哈哈大笑,隨即拉著長寧的手認真的說道:“等你好了,我們就回魁隗部!”

    “回魁隗部做什么?”長寧面色緋紅。

    “你說做什么啊?”風子俊笑著反問。

    長寧把頭埋在被子里:“我……我不知道……”

    “你該知道的啊!”風子俊大笑道。

    (本章完)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