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后悔了

    葉欣韶連忙低下頭,生怕駱云祺看到她有些抑制不住猙獰的神色。(看啦又看小說網)

    “好,我帶你去。”

    她聲音壓的很低,憋著怒氣,有些沙沙啞啞的,聽起來倒像是剛剛唱歌發力不對累到了嗓子。

    駱云祺又想起來葉欣韶說的,自己唱歌其實沒有天賦,卻要陪著凌伊夏胡鬧。

    他歉意笑笑,邊走邊道:“抱歉,伊伊比較淘氣,不過人不壞,麻煩你多擔待一下。”

    話里話外,像極了兩人是一家,把葉欣韶排除在外。

    葉欣韶低著頭,臉色更僵了。

    兩人一路走到選手等候室,遠遠便瞧見凌伊夏的身影。

    她沒像別的選手那樣在衣著上下功夫,身上依舊穿著普通的半袖短褲,妝容淺淡,掀眸垂眉間,一派歲月靜好。

    駱云祺看到凌伊夏的時候,狠狠的怔了一下。

    心臟“噗通”,“噗通”的跳了兩下,駱云祺方才被劇烈的有些疼痛的心跳喚回神。

    他低下頭,一瞬間有些茫然。

    不是不知道自己這個小青梅好看,只不過可能因為從小一起長大,在一起的時間太久了,總覺得一切都太自然,少了些……讓人怦然心動的特質。

    而這一刻,看著她一身休閑裝,在白熾燈有些刺眼晃神的燈光下,膚色凝白如玉,妝容淺淺,眸中映著投影儀上現場斑駁陸離的光,像藏了冬夜的浩瀚星辰,波光流轉間,瀲滟驚魂。

    像是靈魂受到了很輕很輕的觸碰,并不疼,卻深刻到了骨子里,驅散不去。

    他仿佛忘了身邊還有一個人,目光灼灼的看著凌伊夏,一步一步,很輕,但是堅定的走近。

    系統在腦海中提醒,

    其實不用系統提醒,凌伊夏也猜到了。

    “伊伊,”他喚了聲,“緊張么?”

    話中帶著笑,帶著關切,帶著親昵,還有些以往沒有的繾綣溫柔。

    若是原主,見到這個樣子的駱云祺定會激動的不知如何是好,可惜,現在這具身體里的,是凌伊夏。

    她掀眸,微微一笑,不疏離,但足夠客套溫和,先是問候了一句,“駱大哥,你怎么來了?”而后才答道:“還好,準備的還算充分,不是很緊張。”

    駱云祺點了點頭,溫聲附和,“確實,有充足的準備就不會擔心了,畢竟這是決賽,該認真對待的。”

    駱云祺這句話其實沒什么針對性,只是覺得凌伊夏說的對而已,再者,他早便忘了,身后還有一個人。

    還有一個,跟他說自己緊張,準備的不好,找他幫忙的人。

    葉欣韶臉色陰沉難看,握緊了拳,看著凌伊夏的目光明明暗暗,陰鷙怨毒,竭力壓抑著變臉的沖動。

    又是這樣。

    只要有凌伊夏在,駱云祺總是會把目光全放在她身上,甚至很多時候都會把她忽視了。

    這種事情發生過太多次了,在她插話的時候,駱云祺一臉訝然又歉意的表情,好像根本不知道她還在一樣。

    憑什么?

    她就該消失,該給兩人讓空間?

    葉欣韶斂著眸子,牽強的扯出一抹有些難看僵硬的微笑,湊上前搭腔,“伊伊的天賦很好,嗓音也很好,評委們都很看好她,伊伊自然不用緊張了。”

    聽這話,像是在夸她。

    但是再一細想,總覺得葉欣韶話里有話。

    可不就是話里有話么?

    她有能力,不緊張不是因為準備的好,而是仗著天賦好。

    評委喜歡,評委見過那么多有天賦有能力的,為什么獨獨喜歡凌伊夏?

    凌伊夏看了她一眼,沒錯過她眼神中的惡毒和得逞笑意。

    身旁駱云祺倒是沒多想,他也是在娛樂圈混了幾年的人,自然不是沒什么腦子的人,只不過先入為主,他也覺得凌伊夏天賦好,招人喜歡,再加上他覺得葉欣韶和凌伊夏是好閨蜜,更不會多想了。

    “確實。”駱云祺點了點頭,語氣中有些驕傲。

    葉欣韶剛才的得意瞬間消失了。

    凌伊夏沒心情看他們表演,恰好此時也該她上場了,隨即起身,笑了笑道:“我還出去了。”

    駱云祺跟著起身,“你的嘉賓……”他頓了頓,語氣低沉了幾分,“加油。”

    他想問問凌伊夏的幫唱嘉賓是誰,但是一想到自己幫了葉欣韶卻沒幫她,難免有些說不出口。

    只不過這“嘉賓”兩個字一出口,葉欣韶還有什么不懂的?

    她臉色僵硬,想假笑都笑不出來了。

    能保持不發火,已經是她全部的忍耐力了。

    凌伊夏道謝離開。

    不舍的看著凌伊夏的背影消失,駱云祺要轉身離開,這才想起來身邊還有人。

    他看向葉欣韶,見她神色有異,雖然心里不怎么關心,但嘴上還是順勢問了一句,“你怎么了?臉色不太好看的樣子。”

    能好看么?

    她請駱云祺來,就是為了氣一氣凌伊夏,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

    看駱云祺剛才的樣子,分明就是有些后悔沒當凌伊夏的幫唱嘉賓了!

    葉欣韶低著頭,咬緊后牙,聲音有些低,“沒什么,就是……結果快出來了,有些緊張。”

    凌伊夏就是最后一個了,等她演唱完,便要開始統計結果了。

    駱云祺點了點頭,有些心不在焉的安慰道:“別擔心,你的表演挺成功了,前三不成問題。”

    前三,而不是第一。

    因為在他心里,第一名一定是凌伊夏的。

    哪怕……沒有他的幫忙。

    這種感覺來的莫名其妙,讓駱云祺在驕傲的同時,還有些說不上來的煩悶。

    當初那個跟在他身后“云祺哥哥”“云祺哥哥”叫著的小丫頭,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已經可以……不需要他了。

    想到這,駱云祺不可避免的想起了當時凌伊夏跟他告白時候,他居然拒絕了。

    怎么就拒絕了呢?

    駱云祺抬手覆上眉心,有些心煩意亂。

    他好像……后悔沒答應了。

    明明……他也喜歡。

    駱云祺心里想著事,走得也比較快,身高腿長的,自然不是穿著高跟鞋的葉欣韶追的上的。

    她眼看著眼前的人走遠,甚至連她喊他都沒聽到。

    葉欣韶站在原地,不甘又嫉妒。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凌伊夏那個女人了!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