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2章 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许烟对于木流萤的话语有些不置可否,她沉默了一会儿,便拿着一个手提包向两人约定的地点走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许烟来?#23047;?#21857;厅的时候木流萤已经在预定的位置上安静的坐着,她抿了抿唇,紧跟着也坐了下来。

    木流萤看到许烟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小烟,好久不见。”

    许烟的唇角勾起一抹疏离的微笑,“木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一个月以?#23433;?#35265;过面吧?”

    木流萤看着许烟的模样,轻叹一声,“小烟,你?#20054;?#24616;我?”

    许烟没有说话,木流萤将将目光一直注视着许烟,眼神中尽是真诚,“阿烟,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这件事情还是要?#38405;?#35828;一声对不起。”

    许烟嗤笑了一声,眼神中的嘲讽丝毫不减,“木小姐,你说这句话,就难道就没有丝毫的感到心虚吗?”

    不是有意的,这恐怕就是世界上最虚伪的谎言。

    木流萤轻笑了一声,“我早就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不过,我也没有指望你相信这件事情。我找你是因为其他的事情。”

    许烟静静的注视着对面的木流萤,木流萤先是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整理措辞一般,过了一会儿,才将?#32422;?#24819;要说的话说了出来:“小烟,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我想要生下来。”

    许烟将?#32422;?#39076;抖着的双手放在了桌子的下面,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木小姐,这和我没有关系,你要告诉的人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可是你是瑾年现在的妻子,你有知道这个孩子的权利。”

    许烟瞬间就笑出了声来,她看向对面的木流萤,她还是一如?#32422;?#21021;见时的那副模样,温婉大方,但是她却再也不知?#32422;?#35748;识的那个只是有些聪慧的女孩。

    许烟看向木流萤的目光慢慢的带上几缕讥讽。“木小姐,如果你你真的记得我是周瑾年的妻子,那么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你在当?#26412;?#24212;该吃下紧急避孕药,而不是给?#32422;?#26426;会让这个孩子出现在这里。”

    “木小姐,既然这样做了,那就不要为?#32422;?#30340;行为在找借口,那会让我觉得更加的嫌恶。”

    木流萤低垂下眼眸,遮住了?#32422;?#30520;中一闪而过的冷意,在抬头,眼神中有像是以往的?#21069;?#28129;然和无辜。

    “小冉,恐怕有件事情你还不知道。我和瑾年两人是哈佛的校友,他是我的学长。”

    许烟的心一颤,她猛然的想起拿起木流萤在轩池酒店发烧的时候,嘴中一直念叨着的学长的呢喃,那每?#32622;?#21477;中都包含着炽热的情谊,果然。

    木流萤接着说道:“当年,我被他人欺负的时候,学长曾经救过我,而我,则是对他一见钟情。”

    许烟的面上显得几分波澜无波:“所以,你想告诉我什么?”

    “那件事情的发生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实话我很高兴,可是,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仅仅一次我就中了标。”

    木流萤将这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小烟,我不想破?#30340;?#21644;学长的婚姻,但是我也不想打掉这个孩子,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我和我心爱之?#35828;?#23401;子,还有,我天生的子宫壁薄,医生说过,如果我将这个孩子打掉的话,很有可能终生都会丧失做母亲的权利。”

    许烟本来没有表情的脸色更加的面无冰霜,木流萤伸手握着想要去握许烟的双手,被许烟随即给抽了出来,木流萤毫不在意,只是柔和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祈求:“小烟,我想做母亲,也不想让我的孩子从出生的时候就不知道?#32422;?#30340;父亲。”

    “小烟,我……”

    木流萤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许烟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因为动作起伏太大,将桌面上的咖啡撒了一地,深褐色的咖啡一点一滴的向地面上?#28201;洹?br />
    许烟深吸了一口气,面上的皮肉轻轻的抽动,勾起一抹微笑的面容,“木小姐,这件事情是你和周瑾年的事情,孩子?#38477;?#35201;不要留,他认不认这个孩子,这都是他的事情,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这次我见你,只是出于?#35828;?#20027;义,如果再有关于这方面的事情请不要找我,谢谢。”

    许烟说完,然后放在咖啡桌上几张百元大钞,“这次咖啡就当是我请了,木小姐,希望我们再也不见。”

    说完,许烟便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木流萤静静的坐在作为上看着许烟的离去,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此时从另一旁座位上走过来一个男人走到木流萤的面前。

    那个男人带着?#38405;?#27969;萤的尊敬,看向许烟离去的目光带着几?#30452;?#20919;:“小姐,都已经到了现在的这个程度了,您为什么还?#38405;?#20010;女人这么?#25512;!?br />
    木流萤轻饮了一杯桌面上的咖啡,“你别看她现在看着强硬,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刺猬,但是现在的她已经软化了,很有可能?#32422;?#23601;会主动离开。”

    木流萤说着轻笑了一声,“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就不用让我哥和学长交恶了,多好。”

    另一边,许烟走出咖啡店,寒风顺着势向她?#21040;?#35753;许烟感到?#23435;?#27861;言喻的冰冷,她茫然的站到街道上,过了好久,她拿出电话打了一个电话。

    “彤彤,你有时间吗?我想喝酒。”

    ……

    气氛?#29992;?#30340;酒吧中,许烟拿起一杯烈酒猛灌,沈彤连忙阻止了她。

    “好了,你没听过唐朝伟大的诗人说过吗,举杯消愁愁更愁!”

    许烟轻笑了一声,“彤彤,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内涵了?”

    沈彤对着许烟翻了一个白眼,“本小姐从来?#24049;?#26377;内涵好不,只不过是你不懂得欣赏罢了!”

    许烟听完嗤嗤的笑了起来,沈彤伸手将许烟手中的酒杯酒杯多了过来,声音沉稳:“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情?”

    许烟笑了笑,问道:“彤彤,你为什么不?#19981;?#26408;流萤这个人?”

    沈彤皱了皱眉,“因为她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总觉得她不管做什么事情?#21152;?#19968;种刻意的感觉,实在让我?#19981;?#19981;起来。”

    许烟轻笑了一声,眼神中充满了自嘲,“彤彤,我觉得我的眼睛瞎没瞎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同样的?#24230;?#19981;清。”

    以前是祁墨宇,现在是木流萤。

    沈彤的脸色微变,她的目光带着几分冷冽:“木流萤她做了什么事情?”

    许烟抬眸看向有些义愤填膺的沈彤,嘴角微微的勾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至少还有这么一个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离不弃。

    就在这时,许烟放在酒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沈彤嘴角勾起一抹调笑,“看来周瑾年很关心你嘛,这才几点,就给你打电话过来了。”

    许烟的脸色微变,她抿了抿唇,然后伸手就将电话给挂?#24076;?#27784;彤感到有些惊奇,正当她?#24613;?#38382;些什么的时候,许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许烟再次将周瑾年的电话给挂了,甚?#20004;约?#30340;手机给关机了,沈彤眸光微?#26657;?#22768;音中的冷意更加的浓郁了起来:“阿烟,木流萤做的事情是不是和周瑾年有关?”

    许烟低垂下了眼帘,周身带着一丝淡淡的苦涩。

    沈彤伸手握着许烟的双手着她的支持:“阿烟。”

    许烟狠狠的握紧了双手,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35854;疲?#28982;后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了沈彤,沈彤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我早就知道木流萤这个女人不怎么安分!”

    说完,沈彤侧身看向对面的许烟:“所以,阿烟你认输了?”

    许烟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那彤彤,你觉得我又能做些什么?逼着她打掉孩子?让她以后再也不能在有孩子?还是把孩子接回来?#32422;?#20859;着?”

    更何况,在这件事中,许烟?#38405;?#27969;萤感到心寒冰冷,甚至不待见,但是她还是没有让一个女人永?#25238;?#22833;去做母亲的权利。

    而且,比起木流萤,她现在最排斥的还是周瑾年,因为这件事不管他是有意还是你无意的,现在变成着这个样子,?#24049;?#21608;瑾年脱不了什么关系。

    沈彤也沉默了下来,她神色莫名的看着许烟:“阿烟,那你以后决定怎么做?”

    许烟放在膝盖上的?#32622;?#29467;的抽动了一下,她抿了抿唇,声音坚定,“我选择离开。”

    这件事情不管是怎?#21767;?#20915;,她和周瑾年之间的裂痕还是已经存在了,它永?#25238;?#20250;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疙瘩,永?#25238;?#19981;会在弥补过来。

    既然这份感情走到最后给她的唯一感觉就是痛苦的话,那么她还为什么还要继续的走下去?

    沈彤张了张唇,没有再说什么,过了好久,她才问道:“阿烟,你这么做,周瑾年会同意吗?”

    许烟笑了笑,声音中带着一丝洒脱,“现在的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沈彤挑了挑眉,看着又?#25351;?#20197;往神情的许烟,她微微的勾了勾唇角,举杯和许烟碰了碰。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两?#35828;?#30524;神中都带着一点微醺,许烟指着她身侧的一个模糊身影说道:“彤彤,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喝醉了,为什么我在这儿看到了周瑾年?”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2019年香港历史开奖记录版 p3开机号家彩网 重庆百变王牌100期走势图 cba赛程 108mg电子注册送11元 彩票123安卓手机版本 粤15选5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20选5复式投注法 广东36选7走势图带坐标 江苏快3今天推荐豹子 怎么用手机买彩票啊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 2019意甲比赛 安徽11选五开奖号码一定牛 湖北11选5任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