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02章 我想把孩子生下來

    許煙對于木流螢的話語有些不置可否,她沉默了一會兒,便拿著一個手提包向兩人約定的地點走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許煙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木流螢已經在預定的位置上安靜的坐著,她抿了抿唇,緊跟著也坐了下來。

    木流螢看到許煙的時候,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小煙,好久不見。”

    許煙的唇角勾起一抹疏離的微笑,“木小姐,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一個月以前才見過面吧?”

    木流螢看著許煙的模樣,輕嘆一聲,“小煙,你還在怨我?”

    許煙沒有說話,木流螢將將目光一直注視著許煙,眼神中盡是真誠,“阿煙,雖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這件事情還是要對你說一聲對不起。”

    許煙嗤笑了一聲,眼神中的嘲諷絲毫不減,“木小姐,你說這句話,就難道就沒有絲毫的感到心虛嗎?”

    不是有意的,這恐怕就是世界上最虛偽的謊言。

    木流螢輕笑了一聲,“我早就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不過,我也沒有指望你相信這件事情。我找你是因為其他的事情。”

    許煙靜靜的注視著對面的木流螢,木流螢先是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整理措辭一般,過了一會兒,才將自己想要說的話說了出來:“小煙,我肚子里的這個孩子我想要生下來。”

    許煙將自己顫抖著的雙手放在了桌子的下面,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木小姐,這和我沒有關系,你要告訴的人是這個孩子的父親。”

    “可是你是瑾年現在的妻子,你有知道這個孩子的權利。”

    許煙瞬間就笑出了聲來,她看向對面的木流螢,她還是一如自己初見時的那副模樣,溫婉大方,但是她卻再也不知自己認識的那個只是有些聰慧的女孩。

    許煙看向木流螢的目光慢慢的帶上幾縷譏諷。“木小姐,如果你你真的記得我是周瑾年的妻子,那么在發生那樣的事情之后,你在當時就應該吃下緊急避孕藥,而不是給自己機會讓這個孩子出現在這里。”

    “木小姐,既然這樣做了,那就不要為自己的行為在找借口,那會讓我覺得更加的嫌惡。”

    木流螢低垂下眼眸,遮住了自己眸中一閃而過的冷意,在抬頭,眼神中有像是以往的那般淡然和無辜。

    “小冉,恐怕有件事情你還不知道。我和瑾年兩人是哈佛的校友,他是我的學長。”

    許煙的心一顫,她猛然的想起拿起木流螢在軒池酒店發燒的時候,嘴中一直念叨著的學長的呢喃,那每字每句中都包含著熾熱的情誼,果然。

    木流螢接著說道:“當年,我被他人欺負的時候,學長曾經救過我,而我,則是對他一見鐘情。”

    許煙的面上顯得幾分波瀾無波:“所以,你想告訴我什么?”

    “那件事情的發生雖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說實話我很高興,可是,我是真的沒有想到僅僅一次我就中了標。”

    木流螢將這雙手交疊放在桌面上:“小煙,我不想破壞你和學長的婚姻,但是我也不想打掉這個孩子,不僅僅是因為這是我和我心愛之人的孩子,還有,我天生的子宮壁薄,醫生說過,如果我將這個孩子打掉的話,很有可能終生都會喪失做母親的權利。”

    許煙本來沒有表情的臉色更加的面無冰霜,木流螢伸手握著想要去握許煙的雙手,被許煙隨即給抽了出來,木流螢毫不在意,只是柔和的嗓音中帶著一絲淡淡的祈求:“小煙,我想做母親,也不想讓我的孩子從出生的時候就不知道自己的父親。”

    “小煙,我……”

    木流螢的話還沒有說出來,許煙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她因為動作起伏太大,將桌面上的咖啡撒了一地,深褐色的咖啡一點一滴的向地面上滴落。

    許煙深吸了一口氣,面上的皮肉輕輕的抽動,勾起一抹微笑的面容,“木小姐,這件事情是你和周瑾年的事情,孩子到底要不要留,他認不認這個孩子,這都是他的事情,和我沒有一點關系、”

    “這次我見你,只是出于人道主義,如果再有關于這方面的事情請不要找我,謝謝。”

    許煙說完,然后放在咖啡桌上幾張百元大鈔,“這次咖啡就當是我請了,木小姐,希望我們再也不見。”

    說完,許煙便轉身就離開了這里。

    木流螢靜靜的坐在作為上看著許煙的離去,嘴角緩緩的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此時從另一旁座位上走過來一個男人走到木流螢的面前。

    那個男人帶著對木流螢的尊敬,看向許煙離去的目光帶著幾分冰冷:“小姐,都已經到了現在的這個程度了,您為什么還對那個女人這么客氣。”

    木流螢輕飲了一杯桌面上的咖啡,“你別看她現在看著強硬,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刺猬,但是現在的她已經軟化了,很有可能自己就會主動離開。”

    木流螢說著輕笑了一聲,“如果真的是這樣,也就不用讓我哥和學長交惡了,多好。”

    另一邊,許煙走出咖啡店,寒風順著勢向她吹進,讓許煙感到了無法言喻的冰冷,她茫然的站到街道上,過了好久,她拿出電話打了一個電話。

    “彤彤,你有時間嗎?我想喝酒。”

    ……

    氣氛曖昧的酒吧中,許煙拿起一杯烈酒猛灌,沈彤連忙阻止了她。

    “好了,你沒聽過唐朝偉大的詩人說過嗎,舉杯消愁愁更愁!”

    許煙輕笑了一聲,“彤彤,你什么時候這么有內涵了?”

    沈彤對著許煙翻了一個白眼,“本小姐從來都很有內涵好不,只不過是你不懂得欣賞罷了!”

    許煙聽完嗤嗤的笑了起來,沈彤伸手將許煙手中的酒杯酒杯多了過來,聲音沉穩:“說吧,這次又是因為什么事情?”

    許煙笑了笑,問道:“彤彤,你為什么不喜歡木流螢這個人?”

    沈彤皺了皺眉,“因為她給我的感覺非常不好,總覺得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種刻意的感覺,實在讓我喜歡不起來。”

    許煙輕笑了一聲,眼神中充滿了自嘲,“彤彤,我覺得我的眼睛瞎沒瞎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區別,同樣的識人不清。”

    以前是祁墨宇,現在是木流螢。

    沈彤的臉色微變,她的目光帶著幾分冷冽:“木流螢她做了什么事情?”

    許煙抬眸看向有些義憤填膺的沈彤,嘴角微微的勾起,不管發生什么事情,她至少還有這么一個朋友,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不離不棄。

    就在這時,許煙放在酒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沈彤嘴角勾起一抹調笑,“看來周瑾年很關心你嘛,這才幾點,就給你打電話過來了。”

    許煙的臉色微變,她抿了抿唇,然后伸手就將電話給掛斷,沈彤感到有些驚奇,正當她準備問些什么的時候,許煙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許煙再次將周瑾年的電話給掛了,甚至將自己的手機給關機了,沈彤眸光微瞇,聲音中的冷意更加的濃郁了起來:“阿煙,木流螢做的事情是不是和周瑾年有關?”

    許煙低垂下了眼簾,周身帶著一絲淡淡的苦澀。

    沈彤伸手握著許煙的雙手著她的支持:“阿煙。”

    許煙狠狠的握緊了雙手,聲音帶著一絲淡淡的嘶啞,然后將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訴了沈彤,沈彤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我早就知道木流螢這個女人不怎么安分!”

    說完,沈彤側身看向對面的許煙:“所以,阿煙你認輸了?”

    許煙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那彤彤,你覺得我又能做些什么?逼著她打掉孩子?讓她以后再也不能在有孩子?還是把孩子接回來自己養著?”

    更何況,在這件事中,許煙對木流螢感到心寒冰冷,甚至不待見,但是她還是沒有讓一個女人永遠都失去做母親的權利。

    而且,比起木流螢,她現在最排斥的還是周瑾年,因為這件事不管他是有意還是你無意的,現在變成著這個樣子,都和周瑾年脫不了什么關系。

    沈彤也沉默了下來,她神色莫名的看著許煙:“阿煙,那你以后決定怎么做?”

    許煙放在膝蓋上的手猛猛的抽動了一下,她抿了抿唇,聲音堅定,“我選擇離開。”

    這件事情不管是怎么解決,她和周瑾年之間的裂痕還是已經存在了,它永遠都會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疙瘩,永遠都不會在彌補過來。

    既然這份感情走到最后給她的唯一感覺就是痛苦的話,那么她還為什么還要繼續的走下去?

    沈彤張了張唇,沒有再說什么,過了好久,她才問道:“阿煙,你這么做,周瑾年會同意嗎?”

    許煙笑了笑,聲音中帶著一絲灑脫,“現在的他沒有拒絕的權利。”

    沈彤挑了挑眉,看著又恢復以往神情的許煙,她微微的勾了勾唇角,舉杯和許煙碰了碰。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的眼神中都帶著一點微醺,許煙指著她身側的一個模糊身影說道:“彤彤,你說我們是不是真的喝醉了,為什么我在這兒看到了周瑾年?”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