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73章 要說誰更有男人魅力,那肯定是……

    人精就算了,怎么還要再加個“老”?她老嗎?她不老啊!她至多是比他們多了解了一些社會發展歷程罷了。(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于當歸斜睨了眼顧英磊,沒有搭理他,而是繼續對柳力爭道:“柳助,這個忙可以幫嗎?”

    “自然……”

    “哎哎,當歸,當歸,這種事情你是不是該問我?我才是他老板啊!”顧英磊截斷于當歸同柳力爭對話,看不年紀的臉上寫滿了不爽。

    于當歸挑眉,停頓片刻,道:“可我問的這件事是私事,既是私事那就沒必要跟顧叔你交代吧?”

    “我……”顧英磊被堵得一噎,用力眨了眨眼,自言自語道:“這話說得貌似有點道理……嗨,有啥道理,當歸,你這是難道要拋棄我的意思?你怎么都不帶我玩了!”

    “……”于當歸扶額,用力控制了下抽動的嘴角,道:“顧叔,您要是不想讓您侄子私下找您談話,您大可這樣說。”

    “……”顧英磊。

    于當歸,你完美地威脅到了我。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當歸,這種事情顧叔也可以幫你做的,你完全沒不要麻煩力爭,他,他很忙的!”顧英磊道。

    “……顧總,該做的工作已經做完,我不忙。”柳力爭插話說。

    “我,你!”顧英磊狠狠瞪了眼身旁的柳力爭,朝對方翻了道大大白眼,哼唧一聲后再次將目標轉移,“當歸,再怎么說我也是你叔啊!我怎么感覺,你,你在避開我呢?怎么回事,難道……莫不成你跟十一那小子出問題了?!”

    “……咳咳,顧叔,您思維轉變得太快,我接不住。”于當歸干咳兩聲后道。

    “這叫什么話?難不成你跟我家那臭小子真的出問題了!?這可不成,你放心,叔是站在這邊的,我一定幫你出氣!”顧英磊當即拍著胸脯道。

    “那個,顧叔,我們之間什么事都沒有,您就別操心了!”于當歸趕忙制止,她真擔心這顧英磊說到做到,萬一真找到顧十一那里,她可就糗大了。

    “啊,真的?你們真的沒事兒?”顧英磊再次確認。

    “嗯,沒事兒,您放心!放一百個心!”于當歸用力點頭。

    “哦,那就好,那就好!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那臭小子……哎,那現在當歸,你是不是該把你剛才那件事情交給我了?”顧英磊突然急轉彎道。

    “……”于當歸,“我交給您,您是不是最后還要交給柳助?”

    “自然……”顧英磊話一開口便噎住了,偷偷撇了撇柳力爭,半晌后強行將到嘴邊的話改了方向,“自然不是,我親自幫你找!放心,絕對不比我的劉特助差!”

    于當歸沒吭聲,盯著顧英磊看了又看,直看到顧英磊以為自己臉上有花,剛想開口,卻聽于當歸道:“算了,我還是找柳助吧。跟您比起來,我覺得柳助更靠譜。”

    “你!”

    “噗!”柳力爭沒忍住直接笑出聲來。

    “哼,你個臭丫頭!你,你……”顧英磊丟了面子也不惱,只是白眼不停朝于當歸翻著。

    而這時,慕容平端著一碟五香牛肉從里屋走了出來。

    “英磊啊,你說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還跟小孩子鬧騰?知道當歸為何寧可找力爭也不找你嗎?”慕容平一邊說著,一邊將五香牛肉放在桌上。

    “為什么?”顧英磊不明所以。

    “……因為,力爭比你看起來更加穩重!”慕容平輕笑著搖了搖頭。

    “哈,怎么可能,我比這小子還大兩歲呢!要說誰更有男人魅力,那肯定是我啊!”顧英磊像個毛頭小伙般梗著脖子道。

    慕容平不再說話,遞給于當歸一雙筷子便笑著再次折回了里屋廚房。

    于當歸夾起一塊牛肉咬了口,頓時,牛肉的鮮氣和醬料的香氣似迅速張開的萬千觸角,滑膩膩地將整個口腔盈滿,令于當歸瞬間瞇起了眼睛。

    “唔,嚯嚯癡!”于當歸口齒不清道。

    “我……你個臭丫頭,快點說,是不是我更有男人魅力!”顧英磊逮住于當歸,在她未能回答出他問題之前大有不讓于當歸再吃一片肉的架勢。

    于當歸將嘴里的牛肉咽了下去,抬眸看了眼某個正在等待答案的“大齡兒童”,抽了抽嘴角后,最終無奈道:“對對,您最有魅力,您最帥!您最男人!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勉強你過關!”顧英磊今日白眼翻不停,得到于當歸的肯定回答,極是挑釁地朝身邊的柳力爭挑了挑下巴。那意思很是明顯:看吧,都說了我最男人,你還不信!

    “……”于當歸。好像扶額腫么辦?

    經過這么一鬧,招人的事情最終被顧英磊攬了過去,于當歸自然知道這件事多半還是要落在柳力爭身上,所以便也沒再多說什么,只是感激不盡。

    地已經買了,現成的廠房利用剩下的錢簡單裝修一下便可二次利用,想要更多的資金于當歸只能再去貸款,不過眼下還用不著。當前最主要的便是要趕緊建立管理團隊,有人幫忙,她便能輕松許多。

    也幸好大一的課程沒那么緊,每天都能空出許多時間來。當然,手下的人不可能全部由他人代勞,于當歸自己也需要親自物色人才。

    薛錦海,嗯,這個人她需要抓緊時間去見一見了。

    ……

    從灬店回去時天色已然不早,顧英磊安排沒有喝酒的柳力爭開車,自己則坐在副駕駛上呼呼大睡,將于當歸送回了學校。

    重重的關門聲響起,顧英磊抬了抬甚是疲憊的眼皮,下意識朝窗外正看向自己的于當歸揮了揮手,隨即又重新閉上了眼。

    于當歸微微抿唇,心知顧英磊看起來偶有放縱,但在她看不到的角度他肩上永遠扛著作為男人的責任。

    不再看顧英磊,于當歸朝依舊握著方向盤的柳力爭說了聲再見,隨即轉身入校。

    見于當歸身影沒入校門,柳力爭這才收回視線,同時落在副駕駛位置上睡得正酣的顧英磊側臉上。

    窗外霓虹打在男人俊美無儔的俊顏之上,落下一道極為深刻的陰影。

    柳力爭眸光暗了暗,下意識伸手想要去觸摸,卻在還有一寸之地堪堪收住了那只手。

    短短幾秒,卻像隔著一道星系,半晌后,柳力爭終于收回了微微顫抖的右手,神色恢復如初。

    汽車重新上路,柳力爭卻不知,在他收回右手霎那,一直緊閉著雙眸的顧英磊那雙長如鴉翅的睫毛輕輕顫了顫。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