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96章 深夜醉酒

    “要我說,你們這些大家閨秀就是嬌氣,動不動就怕受涼,現在什么季節?才十月呢!能冷嗎?加什么衣服啊!”慧秀嘮嘮叨叨地說著。(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剛剛在慧秀的慫恿下趕走燕子的林嘉若言聽計從:“對!對!我一點都不冷!”

    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甚至有點熱。

    慧秀又說:“你不要聽那些侍女瞎說,剛剛上來那個,你看她自己也沒穿多少,怎么就非要你穿那么多?師祖告訴你!好身體都是凍出來的!我們是習武之人,怎么能那么怕冷?”

    林嘉若歪著頭想了想,又掰著指頭數了數,高興地說:“對啊,我已經習武八年了,我今年春天的時候掉水里都沒生病!”

    慧秀夸贊道:“好樣的!”

    林嘉若又喝了一口酒,感覺身子熱乎乎的,索性把脖子上的頸套和外面的小襖也脫了,果然覺得涼爽許多。

    慧秀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哄她開心,隔了一會兒又夸贊她:“阿若現在酒量也好了啊,喝了這么久了也沒倒!”

    林嘉若嘿嘿一笑,道:“那是!我也是練過的!”

    其實她還沒喝多少,一開始餓著,光顧著吃了,酒才喝了兩三口,但是已經比平時好多了,兩三口下肚,除了覺得身子發熱外,整個人反而精神了。

    慧秀贊同道:“對!酒量這東西得練,好好練上幾年,你就能跟師祖我一樣千杯不倒了!”說著,提了酒壇子和她碰了一下,仰頭直灌。

    林嘉若咯咯一笑,也學著他仰頭灌下。

    酒水從嘴角溢出,流到脖子里面去,冰涼得令她瑟縮了一下,才停了下來。

    慧秀笑道:“這酒后勁大,我就喜歡這種酒,喝得時候盡興,喝完回去就狠狠睡一覺!”

    林嘉若剛要點頭,忽然一陣風吹來,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打完之后,腦袋有點昏昏沉沉,愣愣地轉頭問慧秀:“師祖,我這樣吹冷風會不會生病?”

    慧秀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道:“不會!我們習武之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生病?你不是今年春天落水都沒生病嗎?”

    林嘉若這回沒有再高興起來,呆呆地看了他一會兒,突然小嘴一癟,哭了起來。

    慧秀嚇呆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慌忙道:“哎、哎、哎,你哭什么啊?我沒欺負你啊!我說錯什么了嗎?別、別哭啊”

    女孩兒好像什么也聽不進去,自顧自哭得認真。

    上面林嘉若一哭,底下一直關注著她的侍女們自然發現了。

    燕子先竄了上去,凈植正也要上去,被小滿拉住了。

    “去找洗墨大人!”小滿低聲道。

    凈植一愣,問道:“找他做什么?”

    林時生如今夜夜宿在蓬萊殿,洗墨雖然是內侍之首,卻因為不是閹人,輕易是不入后宮的,因此候在蓬萊殿伺候的是杜承恩。

    小滿道:“蓬萊殿,現在只有洗墨大人能把消息傳進去!”

    洗墨輕易不入后宮,一旦進入,必然是有不可阻擋的理由。

    凈植恍然點頭,疾步如飛而去。

    小滿抬頭望去,屋頂上的小公主正把臉埋在膝頭,哭得十分任性嬌氣,慧秀百般勸解她也不聽,燕子想抱她下來,她就扭著身子拒絕。

    她跟了她這么多年,沒見過她這樣鬧過。

    眼看著屋頂上兩人都拿小公主沒辦法的時候,小滿忽有所感,轉頭向西面望去,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林嘉若正哭得昏天黑地,身旁兩人的勸解聲鉆到耳朵里都成了一片漿糊。

    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如清泉淌入:“阿若!”

    話音未落,她已被擁入懷,寬大溫暖的斗篷將她整個人都包圍了起來。

    乍然逢暖,林嘉若又打了個噴嚏,她抱著那人的腰身,哭得傷心欲絕:“大哥哥,阿若沒有生病,阿若不會生病”

    林致之抱緊了她,目光如利劍般掃過眼前兩人,逼得他們都慚愧地低下了頭。

    “怎么回事?”林致之沉聲問道。

    燕子先道:“少保把殿下叫醒了,慫恿殿下上屋頂喝酒吹風!”

    慧秀忙道:“我剛夸她酒量好呢!誰知道這么快就醉了!”

    林嘉若這會兒像是被凍壞的聽覺又暖了回來,碰巧聽到了這句,從林致之懷里鉆出半張臉,帶著哭腔強辯:“我才沒喝醉!我還好好的!”

    林致之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背,抱著她下了屋頂,問小滿:“請陛下了嗎?”

    小滿道:“蓬萊殿歇下了!”

    林致之面色一沉,道:“燕子去!你問他”微微一頓,低頭看了一眼,“問他是不是不管了?”

    如果是,他今天就把她帶走!

    燕子神色一凜,應聲而去。

    派了人去請御醫后,林致之抱著林嘉若正要進門,卻被郭長橫刀攔了下來,不等他開口,林致之便冷冷地說了一個字:“滾!”

    下一刻,郭長就被姜紹拖走了。

    蓬萊殿中,自從裴貴妃懷孕起,就被林時生嚴令禁止在夜晚喧嘩,小皇子出生后,宮人們越發戰戰兢兢,所有人都知道天子獨寵裴貴妃母子,尤其今日開始,連秦國公主和太子都要為之讓步,宮中誰人敢慢待裴氏母子,惹天子之怒?

    只有燕子敢!

    她提著一只酒壇到了蓬萊殿外,不等靠近殿門,就被禁衛團團圍住。

    她將酒壇高高舉起,重重摔下,清脆的摔裂聲在安靜的蓬萊殿范圍內格外清晰。

    越是內力高深之人,越是耳聰目明,酒壇一落地,林時生便從床上坐了起來,動作驚醒了內側的裴瑾瑜,睡意朦朧地喊了一聲“三郎”。

    林時生輕輕拍了拍她,柔聲道:“沒事,你接著睡,我去看看寶寶。”

    裴瑾瑜又睡了回去。

    林時生輕手輕腳地下了床,披上衣衫外袍,朝外走去。

    等聽到了關門的聲音,裴瑾瑜才睜開了眼睛,聽到他向守在門外的杜承恩低聲問了幾句,而后匆匆離去。

    過了一會兒,才有侍女入內,低聲稟道:“秦國公主深夜醉酒!”

    裴瑾瑜心中一驚:“怎么不早早來稟?”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