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七十五章:不知去向

    “你也精明不到哪儿去!”钟跃民腹诽道,“以后不回去上班了吧?怎么个打算?”

    “于大国说了,让我不用急着回去上班,爱休息多久休息多久,场里工资照发!我决定先休息一个,不,休息半年再说!”于北蓓开心道。(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我看于大国也是不想看你在他面前晃悠。”钟跃民笑道,“你也别光惦记这玩儿,趁这功夫,多学习学习文化!”

    “哎呀!你怎么跟我爸一个腔啊?”

    “我这是为你好!高洋高晋他们天天带你玩儿,你去找他们啊?”钟跃民没好气道。

    ?#29677;牛?#21733;我错了!你别生气!”于北蓓现在认起错来十分熟练,“对了!”突然又想到一个好主意:“哥,你现在不是老师吗?我以后天天跟着你上课吧?跟你一块儿学文化!”

    “随便你吧。”钟跃民取了自行车,“?#19968;?#26377;点儿事,你随便在学校里晃晃,要么早点回家。”

    “别呀!哥你去哪儿,我跟你一块儿去!”于北蓓嚷道。

    “我去澡堂?#20248;?#28577;,你也跟着?”钟跃民骑上自行车走?#35835;恕?br />
    留下于北蓓一个人撅着嘴,站在那儿。

    钟跃民没有回家,他把自行车扔在钱胖子家里,开上吉普车,一路向南。

    “吃了饭没有?”钱胖子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冲出来,钟跃民开动起来,他只好扯着嗓子喊道,“车上?#26032;?#22836;!”

    钟跃民肯定是听不见了,他一心?#36824;?#30528;开车,向前、向前。

    “胖哥,跃民哥怎么走的这么急啊?”王荣也从房里走出来。

    “估计是有事儿,昨晚上他把车送过来,我就看他心事重重的,现在把车开走了也不说一声,明摆着他不想跟咱们说。”钱胖子望着早就不见车影子的胡同口担忧道。

    “那这事儿咱们可管不了。”王荣啃了一口烧饼,递给钱胖子:“给,还热乎的。”

    钱胖子刚想接,却看见上面沾着口水的压印,顿时?#34892;?#24694;心,“你丫就不能给我那个没啃过的?”

    “没了,都吃完了,就这一个了。”王荣?#28857;?#24867;道。

    “我”钱胖子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丫什么时候滚蛋?”

    “哥,别这么小气啊!不就?#38405;?#19968;个烧饼吗?我再给你买不就得了?”王荣不以为然道。

    “可去你的吧!你都在我家刷了多少个夜了?吃我的喝我的,关键是还贼能吃!你看这些天把我都饿瘦了!”钱胖?#21448;?#30528;自己圆滚滚的肚子骂道。

    上午上完课,压抑在钟跃民心里的情绪就越发难以平静。

    钟跃民想要去南苑机场一看究竟,秦岭到底是不是回到了那里,哪怕见不到人,能知?#28010;?#30340;消息也是好的。

    好在这年头还没有堵车的说法,红灯也少,路上也没有摄像头和测速仪,钟跃民一路上车开的飞快,像他的心情一样急?#23567;?br />
    ……

    “同志,请出示证件!”

    “我没有证件,我是来找?#35828;摹!?br />
    “你不是要进去的?”前来检查的哨兵犯了难。

    “不是,不是。我就是来找个人。”

    “那请先让开车道。”哨兵道。

    “哎,我这就让开。但是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给通?#35835;俊?#38047;跃民慢慢倒着车,请求道。

    “你找谁?”

    哨兵年纪不大,钟跃民甚至可以看见他嘴唇上还称不上胡须的黑色茸毛。

    “我找通?#35835;?#30340;秦岭,我之前来过这儿,跟你们警卫连也是熟人了。”

    “不许套近乎!”哨兵如临大?#26657;?#26174;然新兵连的时候接受过反特务训练,对任?#21355;?#36817;关系的说辞都特别敏?#23567;?br />
    “那个,小同志,你别害怕,我不是特务,我是清大的老师,出来的急没带证件……”

    “闭嘴!”哨兵大声呵斥道:“哪个特务自己说自己是特务!”

    “那……”钟跃民?#34892;?#27809;招了,小哨兵太认真,油盐不进,他要是再多嘴,指不定对方就把枪举起来对着他了。

    “小王,怎么回事?”来查哨的军官正好经过,看见这边有情况,赶紧过来询问。

    哨兵赶紧立正,敬礼,大声道:“报告,这人说是来找人,但是什么证件都没有,?#19968;?#30097;是特务!”

    “特务?”那干部也吓一跳,赶紧跑过来。

    “钟哥!?”那军官一看车觉得眼熟,再一看?#36947;?#30340;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是小杨!”钟跃民也认出对方,这就是当初雪夜帮钟跃民打电话找秦岭的那个哨兵,“不错呀,都混成四个兜了!”

    “嘿嘿,就一个小排长。”杨排长不好意思,“钟哥你这是?”

    “哦,我来找秦岭,你帮我打个电话吧。”钟跃民顿时放了心,有熟人就好办了。

    “这个?秦岭姐没回来啊,她不是去上学了吗?”杨排长迟疑道。

    “没回来?”钟跃民大惊,“她?#20011;?#20174;学校毕业了呀,怎么可能没回来?”

    “钟哥,院子里多一只苍蝇,我们?#35760;?#26970;,更别说多一个大活人了!秦岭姐真没回来!”

    “钟哥?”

    见钟跃民愣在那里,杨排长叫了他一声。

    “啊,哦,那小杨,我先走了。”钟跃民回过神来。

    “哎,钟哥,路上开慢点。”

    ?#29677;牛?#35874;谢你。”

    ……

    “怎么了跃民,怎么?#34892;?#39746;不守舍的?是不是上课压力太大了?”

    解梅大早上和钟跃民打了几次招呼都得不到回应,觉得?#34892;?#22855;怪。

    “哦,解老师,你说什么?”钟跃民终于回过神来。

    “没什么,就是让你压力别太大。”

    “哦,谢谢老师。”

    ?#29677;牛?#36208;吧,上课了。”

    ……

    踩着铃声,钟跃民一跨进教室,就发现不算小的教室里面挤的乌央乌央的。

    “霍!人还真不少,同学们都这么爱学习啊?”

    “对!”下面两三百人都喊,顿时山呼海啸。

    钟跃民望了望屋顶,还认真观察了一会儿。

    下面人也齐刷刷昂着脑袋看,却没看出个花儿来。

    有人忍不住问:“老师,您看什么啊?”

    “我看看电灯泡是不是被你们整裂了。”钟跃民一本正经道。

    下面人顿时笑成一片,很是为大家的齐心协力得意。

    “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声音和物体形成共振,很小的能量就能把物体给毁掉。所以大雪封山的时候,在山谷里千万别瞎喊,很容易?#31361;?#38634;崩。关于这部分,?#34892;?#36259;的同学可以看看书二百三十六页声学的部分。”

    钟跃民话头一转,“当然我前面看灯泡是逗你们玩的。灯泡要真裂了,因为里面的气压比较大,玻璃渣子能碎你们一头,其实我用不着仔?#33145;?#23519;。”

    “咦老师太坏了!”

    “不是老师?#25285;?#32780;是生活处处有物理!要是学好?#23435;?#29702;,生活中很多现象,你们就能说出其中的道理!”钟跃民笑道:“有什么用呢?男生就能在女生面前显得有学问,好把人姑娘骗到手女生就能在男生面前显得自信,让男的觉得不好骗。”

    “哈哈哈……”教室里哄然大笑,?#24613;?#38047;跃民的说法逗乐了。

    “老师,要是咱班男同学看上咱班女同学怎么办?”?#24515;?#23376;转得快的,立刻?#39029;?#38047;跃民话里的漏洞。

    “我刚才话一说完,就看见这位男同学显示跟着大家哈哈大笑,然后脸色立刻大变。”钟跃民站在讲台上:“说说吧,看上咱班哪位女同学了?”

    提问的男生大窘,面红耳赤,扭扭捏捏。

    “刘军,说说,说说!”身边认识的同学看热闹不嫌事大,不停起哄。

    教室里也喧闹开了,所有人都发出无?#28982;?#24555;的笑声。

    钟跃民道:“这位刘军同学刚才一直冲着门口这边张望,连老师这么有意思的课都顾不上听,我猜你看上的女同学就在这边吧?”

    钟跃民话音?#31456;洌?#25152;有同学都朝着坐在门边的位置看去,那边只有一个女生独自坐在角落里。

    “哦!”所?#24515;?#29983;都发出心领神会的声音,因为那位女同学确实挺好看。

    钟跃民之前没有注意看,这时转过头去,顿时傻了眼。

    那位女同学不羞不怒,就那么笑盈盈地看着钟跃民。

    有胆大的帮着刘军问:“那位女同学,你愿不愿意啊?!”

    “是啊,愿不愿意啊?”又有起哄的。

    “再问她愿不愿意之前,要先来问问我。”钟跃民在讲台上道。

    “为什么啊?”所有人?#23478;?#24785;地望着钟跃民。

    “因为她是我妹妹。”

    “啊?!”

    钟跃民又道:“行了,同学们努力吧,到期末不是全系前三名,就不要到我面前征询意见了。”

    “哎!”教室里一片哀叹。

    “上节课留的课后问题,大家有答案没有?”钟跃民憋着笑,把课堂秩序拉回正轨。

    “哥,您这老师也太敬业了吧,拿自?#22909;妹?#24403;诱饵,你没看见,那些个男生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一下课于北蓓拽着钟跃民吐槽。

    “哎,正所?#25509;?#38596;难过美人关,他们打了鸡血拼命地学习就对了!”钟跃民得意道。

    “?#26657; ?#20110;北蓓噘着嘴,转念又开心道:“哥,我也是美人了?”

    “你也就在班上那些小男生面前算还行,在我这儿顶多算个豆芽菜!”

    “?#21898;海?#27668;死我了!”于北蓓?#24352;?#36947;。

    “行了行了,别气了,下节课快到时间了,你?#24613;?#21435;旁听什么课?”

    “?#19968;?#27809;选好呢,好多课都听不懂!”于北蓓?#34892;?#27844;气道。

    钟跃民想了想,“给你个建议,语数外一定要学好,基础差就把初中高中的书?#39029;?#26469;补一补。”

    “那些书我也在看,可我看不懂啊!”于北蓓希冀道:“要是学校里老师都像你一样?#37096;?#23601;好了,我一听就懂了!”

    ?#21543;?#25293;马屁!”钟跃民忍不住笑道:“傍晚没事儿就去我家,小手最近晚上都在,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她。”

    “啊?她比我年?#31361;?#23567;呢!我问她?”于北蓓一百个不乐意。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人小手知道的比你多,你就要跟人学!还有意见没有?”

    于北蓓看钟跃民板着?#24120;?#31435;马摇头,“没有了。”

    “没有就行,晚上六点之前到我家,我让小手监督。”钟跃民嘱咐道。

    “哥,你去哪儿?”见钟跃民要走,于北蓓跟在后面?#21834;?br />
    “去上厕所,别跟着我!”

    ?#26114;擼?#21448;骗人!”等钟跃民走?#35835;耍?#20110;北蓓嘀咕道。

    钟跃民在老图书馆楼上找到个好地方,是一个旧的典藏室,不知怎么的被人遗忘在这儿了。

    看门缝里的?#39029;荊?#38047;跃民估计这里可能有十来年都没人来光顾了。

    钟跃民问了好几个图书馆的工作人员,都没有找到钥匙所在。这也正常,毕竟前些年学校也很乱,图书馆员工的变化也很大。

    最终钟跃民拿了根铁丝直接把门锁给开了,这技术还是他当年在陕北跟跛三学的,只是道跛三身在何处,过得怎么样?

    找这么一个地方,完全是处于钟跃民的本能,从本质来说,他是一个孤独内向的人。

    尽管在其他人看来他能说会道,经常开玩笑,也呼朋?#25509;眩?#25402;会来事儿,但他仍然享受?#26469;Γ?#36825;是他能量的来?#30784;?br />
    秦岭的不知去向,让他极其?#21507;輳?#20294;是他并不会随意表露出来,甚至不愿意通过抽烟喝酒的方式排解,他只想静静的地待着。

    钟跃民随便看了看典藏室的环?#24120;?#23601;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从包里掏出几封信。

    这些都是远处的朋友知?#28010;?#28151;进了大学教师的队伍专门寄过来的,有郑桐、袁军、张海洋等?#21462;?br />
    钟跃民还没有拆开,就知道这帮孙?#26377;?#37324;说什么了,肯定是钟跃民你丫别教坏了学生,把祖国的花朵带到阴?#36947;?#21435;了之类的。

    第一封信是袁军的,果不其然,信里的内容跟钟跃民所想连句子都一样,稍微进步一点就是,开头稍微寒暄了两句,也不枉这小子混上排长了。

    第二封是郑桐的,第一句是关心他的那些宝贝,让他千万保护好了,还有让他注意接收?#21767;?#23492;过来的另外两箱宝贝,第二句是让他多汇点钱和书,第三句就是骂他混进教师队伍里,居心叵测。

    另外就是告诉钟跃民他?#19981;?#20986;头了,进了中学当了人民教师,那得意洋洋的劲儿,钟跃民隔着?#32982;?#37117;能看见。

    “这孙子,说我就是居心叵测,轮到自己就是人民教师了!”钟跃民笑骂道。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 黄金城娱乐场骗人吗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50 盛大娱乐城真人游戏 北京pk10最安全的平台 6+1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 大星彩票走势图 河北河北快3 一码中特会员料已公开 重庆幸运农场到几点 nba全明星奥尼尔跳舞 带坐标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 2019意甲赛程 360合买彩票靠谱吗 体育彩票竞彩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