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章 幕前

    在锤面与巨蜥背上的薄膜接触的一瞬间一道黄金似的波纹从锤面中心蔓延而出巨蜥疯狂嘶啸着细长分叉的舌头不停从它嘴里吐出缩回(m.k6uk.com手机阅读)

    法斯特在巨蜥奋力扭曲的背上根本不可能站稳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成被甩出去也无所谓他从地上爬起来冷笑地看着巨蜥身上被?#22659;?#37329;色的部分慢慢变得僵硬

    巨蜥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很别扭它那样扭动身躯本应该全身协调运动可是不管它使了多大劲背上很大一片被?#22659;?#20102;金色的皮肉却固执地一动不动它就像背着一块栩栩如生?#24149;?#37329;雕塑想卸下来却发现它们牢牢长在自己身上

    动手吧它的薄膜现在动不了没办法听声音咱们揍它就跟揍瞎子一样法斯特拖着锤子大摇大摆地朝巨蜥走去

    海姆达顿随手射出一箭扎在巨蜥脑袋上巨蜥只是在疼痛中对着空气张?#29282;?#29226;一阵完全不知道谁在偷袭自己见状海姆达顿才放下心来朝伊芙她们招招手自己先去摆弄一下巨蜥

    法斯特一锤子砸在巨蜥的脚掌上这?#19968;?#35265;势不妙正想开溜海姆达顿在近距离下看见了巨蜥的脚掌迅速变成金黄色然后就像浇铸?#24149;?#37329;冷却定形时那样飞快僵硬起来直到纹丝不动

    人家是点石成金你这是捶石成金哈海姆达顿开了个的玩笑

    巨蜥的身体当然不会是变成了真正?#24149;?#37329;不过法斯特传承的黄金之躯也正是因为能将任何生物的身体变成类似黄金的效果而得名

    要不问下梅洛来不来法斯特忽然想起还在为朋友伤心的梅洛

    海姆达顿摸不准法斯特是不是在开玩笑便没有接话就在这时谁也没料到原本在地上装死的巨蜥忽然拖着它那只被黄金化的前脚掌两个前肢猛地抬起鼓鼓的胸膛里像是憋着一口怨气即将?#22836;?#20986;来

    巨蜥的模样挺滑稽黄金化的脚掌无力地悬在空中像极了一张在风中飘摇的芭蕉叶它的嘴巴张得老大发出的却是无人能听见的嘶吼当然人听不见不代表别的生物也听不见巨蜥无声的吼叫让海姆达顿他们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凶恶的铜角巨蜥跟温驯的松兔一样都是?#19981;度?#23621;的

    

    在古罗利亚圣山医院干净洁白的走廊里帕罗斯正竭力压制着自己?#24149;?#27668;跟面前的两个人争论着什么

    哈特雷亚抓着病房的门框斜着露出半边身子往走廊看他从?#20174;?#36807;这样复杂的心情像?#21069;?#24656;惧焦虑好奇和伤心的颜料全?#30475;?#25955;混合填满了心脏

    啊哈特雷亚捂着脑袋还没等他扭过头去看看是谁敲了他就被人拎起后衣领拉进?#30636;?#25151;

    库娅看见哈特雷亚被尤伽鲁提起衣领放在板凳上有些不开心便走过去轻柔地帮他抚平衣服说哈特进来帮姐姐照顾一下海姆哥哥好吗

    哈特雷亚也是聪明懂事的就没再为尤伽鲁像拎鸡一样拎他的事情而生气他拿过库娅手中的毛巾走到病床前细心地为海姆达顿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医生说他们医?#20309;?#19968;一位是念师职业者的医生恰好出差去了像海姆达顿他们这样受到了精神创?#35828;?#20260;者?#29615;?#30452;?#21448;?#30103;只能先用精神药剂稳定病情等那位医生回来就好办了

    精神药剂对大脑有较强的刺激性海姆达顿即使是处于昏迷状态额头上源源不断的汗珠也能表示他的身体现在正忍受着旁?#30636;?#33021;体会的痛楚

    走廊上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病房半掩着的厚?#30340;?#38376;也?#29615;?#38548;绝帕罗斯不管怎么向面前这两个人解释伊芙平时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可这两个人就是揪住伊芙出手伤?#35828;?#20107;情?#29615;Q?br />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帕罗斯觉得喉咙里快要喷出火来

    夏尔立平时是一位温和有礼的?#20808;ˣ?#20294;是现在他只要一想到他的得意学生法斯特正毫无意识地躺在病床上他就没办法冷静地跟这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谈什么误会

    根据海姆达顿他们队伍里唯一一位目前还保持着清醒状态的成?#34180;?#26757;洛所讲述的来看似乎在他们遭遇了成群的铜角蜥蜴并拼命抵抗之后队伍中那个戴着面具的紫发女孩忽然神威大发不仅解决了所有巨蜥还顺手解决了想带她回来的所?#21368;?#21451;

    伊芙去哪里了当时尤伽鲁抓住梅洛的胳膊使劲儿晃着想让他这颗混乱的脑袋多回想起一些事情来

    ?#19978;?#26757;洛没能提供伊芙后来的?#20982;١?br />
    误会夏尔立拍了拍身前那个学院导师的肩膀示意他让开自己往前走了一些像一堵高墙似的堵在帕罗斯面前他身材高大壮硕结实的胸肌鼓起来几乎要触碰?#33050;?#32599;斯的鼻尖居高临下地说如果我的学生出了事儿我保证让你们公会那个姑娘去?#20934;?#24180;监狱学一学该怎么和自己的队友相处

    说完夏尔立粗大的?#25345;?#27627;不?#25512;?#22320;捅在帕罗斯的肩窝里

    帕罗斯的拳头捏了又松?#38180;复Σ?#25165;压下心头的怒气毕竟这件事情在水落石出之前他们公会一?#34121;?#26159;不占理的伊芙出手伤害队友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那她以后就别在古罗利亚混了没人愿意跟一个捅队友刀子的人打交道

    这件事情等我们会长回来再商量好吗我们现在要做的不该是在这里讨论谁?#36816;?#38169;应该是全力配合医生的治疗不要让这些孩子们留下后遗症帕罗斯说

    夏尔立盯着帕罗斯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稍微舒展了眉毛点点头同意了

    此时在古罗利亚市政厅的二楼走廊最里间?#24149;?#35758;室中也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争吵坐在长桌?#33050;?#30340;议员们并没有因为位置的左右之分就统一意见每个人都跟自己身边的人吵得热闹

    敲门进来为议员们添水的工作人员收好水壶飞快地溜出了这间满是火药味?#24149;?#35758;室平日里?#38393;时?#24428;的议员们就差没有脱下皮鞋扔在辩论对手的脸上

    啊不好意思工作人员关上门转身的时候正好一头撞在了身后那?#35828;幕?#37324;水瓶里的水不心洒在了那人?#37322;?#25972;洁的外套上

    没有关系那?#35828;?#28085;养极好只是从上衣口袋摸出手帕轻轻擦去水渍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他下巴朝会议室大门?#22982;较?#24494;微一抬问道里面什么情况

    先生们快打起来了工作人员说完之后觉得自己这样在背后编排上司们似乎有些不妥便朝那?#23435;?#24494;鞠了一躬?#20248;?#20284;的离开了

    那人摸了摸光滑的下?#20572;?#39286;有兴趣地推开?#22070;?#35758;室的门

    我们劳动管理局今年?#34180;?#24052;利先生省预算委?#34987;?#30340;主席黄先生在您左?#30452;?#38548;您两个位置的地方您想为劳管局争取经费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推开会议室大门的中年男子而他也没有吭声先是站在大门口侧耳听?#22070;?#20799;议员们的争论直到坐在长桌首席的议长发现了他

    静一静静一静先生们议长的声音就像一朵细的?#22070;?#25169;腾一下就被更大的?#39034;?#21534;噬

    静一静议长一把揪住自己的长胡子?#31245;?#20102;双眼把体内浑厚的纳娅?#26412;?#38598;在喉咙处深一口气吼出来的三个字让整个桌面上的玻璃杯乒?#21476;遗摇?#25238;个不停

    议员们终于停止了喋喋不休的争论议长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光亮的脑门有时候他宁愿去菜市场跟那些斤斤?#24179;?#30340;商贩们砍价也不?#22797;?#22312;这个一谈到钱就乌烟?#32441;幕?#35758;?#25671;?br />
    先生们你们的问题完全可以留到十二月底的省议会去三楼讨论解决我们现在是在二楼开会请大家先解决古罗利亚的事情好吗在议长说话的时候后进来会议室的那人熟?#36820;?#36208;到长桌边的一个空位上抽出属于他的?#21069;?#26885;子坐下后微笑着跟周围的同僚们点?#20998;?#24847;

    高文医生也到场了下面请他给我们讲一讲咱?#21069;?#20840;办公室的那几?#36824;?#21592;的情况议长朝高文微微抬手示意

    高文拿出几份病情报告传给身旁的人让大家传看议长接过一份略微一?#24120;?#30473;头不由自主地紧皱起来高文见大?#19968;?#26412;都?#39535;?#21578;浏览了一遍便站起身来说根据我的检查这几?#36824;?#21592;遭受的精神攻击并没有达到紫金级念师的一般强度但是施术者的手法却又非常高明在雇员全神戒备的情况?#31108;?#33021;不知不觉地以傀儡手段操控他们互相攻击总而言之这位神秘念师的经验和他的实力不在一个水平线

    议长眉头紧锁着重重地放下手中的报告书略一偏头给坐在他右?#30452;?#30340;副议长丢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这?#27426;?#32993;须的副议长正是?#33453;?#40857;咆哮?#24149;?#38271;董万钧会长?#28872;?#29255;刻推测说这个人很有可能受了伤实力下降他那天给城市管理局的胡局长出示的紫金级身份卡片做不了假但是胡局长没有认真检查那张卡片的个人信息再加上那人从出现开始就一直戴着一副面具所以我们现在也?#29615;?#30830;认其身份

    坐在长桌下首的某个胖子掏出手帕掩饰性地擦?#30636;?#39069;角

    念师本来就稀少整个罗浮行省及周围各省都找不出几个级别这么高的念师咱们就锁定这两点一是紫金级念师二是曾经受过比较?#29616;?#30340;伤这个范围?#24149;?#25105;不相信还找不出这个狂徒来职业者安全办公室的凯麦恩主?#32441;?#20914;冲地说道

    这次跟踪那个神秘的?#30333;?#37329;级念师职业者受损最多的就是他的部门从昨天傍晚到现在他手下那几个被派去跟踪的雇员都?#22266;?#22312;医院没醒过来结果今天专门为这事儿召开的紧?#34987;?#35758;上其他部门的那些?#19968;?#31455;然还在为明年的预算拨款争论不休

    嘁凯麦恩手底下?#21069;?#20154;整天跟踪这个跟踪那个的现在踢到铁板了就知道回来找议长哭诉他不知道议长也不太待见他隔凯麦恩比较远的位置两个议员低声交头接耳道

    高文你怎么看议长问他不太待见凯麦恩是一回事但是放任这么一个行事诡异的高级职业者在古罗利亚晃悠他的神经还没这么大条

    高文点点头说?#26579;?#25353;照这个?#36739;?#21435;职业者大厅那边筛选吧我再去看看那几个伤者没准儿还能有新?#22982;?#29616;

    高?#27169;?#20320;能不能想办法让他们?#25307;ѣ?#20975;麦恩主任急忙说你也是念师啊

    高文礼貌地笑了笑说凯麦恩主任你要知道对方的职业者水平可是远超我这个医生的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下我不会轻?#22766;?#35797;?#24179;?#20182;?#22982;?#26415;想必您也要为自己的手下考虑考?#21069;㣡?br />
    凯麦恩脸上的表情一僵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便默不作声地重新坐了下来
˷ͧpk10Ӯ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