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章 幕前

    在锤面与巨蜥背上的薄膜接触的一瞬间,一道黄金似的波纹从锤面中心蔓延而出,巨蜥疯狂嘶啸着,细长分叉的舌头不停从它嘴里吐出、缩回。(m.k6uk.com手机阅读)

    法斯特在巨蜥奋力扭曲的背上根本不可能站稳,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成,被甩出去也无所谓,他从地上爬起来,冷笑地看着巨蜥身上被?#22659;?#37329;色的部分慢慢变得僵硬。

    巨蜥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很别扭,它那样扭动身躯本应该全身协调运动,可是不管它使了多大劲,背上很大一片被?#22659;?#20102;金色的皮肉却固执地一动不动,它就像背着一块栩栩如生?#24149;?#37329;雕塑,想卸下来却发现它们牢牢长在自己身上。

    “动手吧,它的薄膜现在动不了,没办法听声音,咱们揍它就跟揍瞎子一样。”法斯特拖着锤子大摇大摆地朝巨蜥走去。

    海姆达顿随手射出一箭扎在巨蜥脑袋上,巨蜥只是在疼痛中对着空气张?#29282;?#29226;一阵,完全不知道谁在偷袭自己。见状,海姆达顿才放下心来,朝伊芙她们招招手,自己先去“摆弄”一下巨蜥。

    法斯特一锤子砸在巨蜥的脚掌上,这?#19968;?#35265;势不妙正想开溜。海姆达顿在近距离下看见了巨蜥的脚掌迅速变成金黄色,然后就像浇铸?#24149;?#37329;冷却定形时那样飞快僵硬起来,直到纹丝不动。

    “人家是点石成金,你这是‘捶石成金’哈?”海姆达顿开了个的玩笑。

    巨蜥的身体当然不会是变成了真正?#24149;?#37329;,不过法斯特传承的“黄金之躯”也正是因为能将任何生物的身体变成类似黄金的效果而得名。

    “要不问下梅洛来不来?”法斯特忽然想起还在为朋友伤心的梅洛。

    海姆达顿摸不准法斯特是不是在开玩笑,便没有接话,就在这时,谁也没料到原本在地上装死的巨蜥忽然拖着它那只被黄金化的前脚掌,两个前肢猛地抬起,鼓鼓的胸膛里像是憋着一口怨气即将?#22836;?#20986;来。

    巨蜥的模样挺滑稽,黄金化的脚掌无力地悬在空中,像极了一张在风中飘摇的芭蕉叶。它的嘴巴张得老大,发出的却是无人能听见的嘶吼,当然,人听不见,不代表别的生物也听不见,巨蜥无声的吼叫让海姆达顿他们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凶恶的铜角巨蜥跟温驯的松兔一样,都是?#19981;度?#23621;的。

    ——————————————————————

    在古罗利亚“圣山”医院干净洁白的走廊里,帕罗斯正竭力压制着自己?#24149;?#27668;,跟面前的两个人争论着什么。

    哈特雷亚抓着病房的门框,斜着露出半边身子往走廊看,他从?#20174;?#36807;这样复杂的心情,像?#21069;?#24656;惧、焦虑、好奇和伤心的颜料全?#30475;?#25955;混合填满了心脏。

    “啊!”哈特雷亚捂着脑袋,还没等他扭过头去看看是谁敲了他,就被人拎起后衣领拉进?#30636;?#25151;。

    库娅看见哈特雷亚被尤伽鲁提起衣领放在板凳上有些不开心,便走过去轻柔地帮他抚平衣服说:“哈特,进来帮姐姐照顾一下海姆哥哥好吗?”

    哈特雷亚也是聪明懂事的,就没再为尤伽鲁像拎鸡一样拎他的事情而生气,他拿过库娅手中的毛巾,走到病床前细心地为海姆达顿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医生说他们医?#20309;?#19968;一位是念师职业者的医生恰好出差去了,像海姆达顿他们这样受到了精神创?#35828;?#20260;者?#29615;?#30452;?#21448;?#30103;,只能先用精神药剂稳定病情,等那位医生回来就好办了。

    精神药剂对大脑有较强的刺激性,海姆达顿即使是处于昏迷状态,额头上源源不断的汗珠也能表示他的身体现在正忍受着旁?#30636;?#33021;体会的痛楚。

    走廊上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病房半掩着的厚?#30340;?#38376;也?#29615;?#38548;绝,帕罗斯不管怎么向面前这两个人解释伊芙平时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可这两个人就是揪住伊芙出手伤?#35828;?#20107;情?#29615;擰?br />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帕罗斯觉得喉咙里快要喷出火来。

    夏尔立平时是一位温和有礼的?#20808;耍?#20294;是现在,他只要一想到他的得意学生法斯特正毫无意识地躺在病床上,他就没办法冷静地跟这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谈什么误会。

    根据海姆达顿他们队伍里唯一一位目前还保持着清醒状态的成?#34180;?#26757;洛,所讲述的来看,似乎在他们遭遇了成群的铜角蜥蜴并拼命抵抗之后,队伍中那个戴着面具的紫发女孩忽然神威大发,不仅解决了所有巨蜥,还顺手解决了想带她回来的所?#21368;?#21451;。

    “伊芙去哪里了?”当时尤伽鲁抓住梅洛的胳膊,使劲儿晃着,想让他这颗混乱的脑袋多回想起一些事情来。

    ?#19978;В?#26757;洛没能提供伊芙后来的?#20982;佟?br />
    “误会?”夏尔立拍了拍身前那个学院导师的肩膀,示意他让开,自己往前走了一些,像一堵高墙似的堵在帕罗斯面前,他身材高大壮硕,结实的胸肌鼓起来几乎要触碰?#33050;?#32599;斯的鼻尖,居高临下地说,“如果我的学生出了事儿,我保证让你们公会那个姑娘去?#20934;?#24180;监狱,学一学该怎么和自己的队友相处。”

    说完,夏尔立粗大的?#25345;?#27627;不?#25512;?#22320;捅在帕罗斯的肩窝里。

    帕罗斯的拳头捏了又松,?#38180;醇复危?#25165;压下心头的怒气,毕竟这件事情在水落石出之前,他们公会一?#34121;?#26159;不占理的,伊芙出手伤害队友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那她以后就别在古罗利亚混了,没人愿意跟一个捅队友刀子的人打交道。

    “这件事情等我们会长回来再商量好吗?我们现在要做的不该是在这里讨论谁?#36816;?#38169;,应该是全力配合医生的治疗,不要让这些孩子们留下后遗症。”帕罗斯说。

    夏尔立盯着帕罗斯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稍微舒展了眉毛,点点头同意了。

    此时,在古罗利亚市政厅的二楼走廊最里间?#24149;?#35758;室中,也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争吵。坐在长桌?#33050;?#30340;议员们并没有因为位置的左右之分就统一意见,每个人都跟自己身边的人吵得热闹。

    敲门进来为议员们添水的工作人员收好水壶飞快地溜出了这间满是火药味?#24149;?#35758;室,平日里?#38393;时?#24428;的议员们就差没有脱下皮鞋扔在辩论对手的脸上。

    “啊,不好意思!”工作人员关上门转身的时候正好一头撞在了身后那?#35828;幕?#37324;,水瓶里的水不心洒在了那人?#37322;?#25972;洁的外套上。

    “没有关系。”那?#35828;?#28085;养极好,只是从上衣口袋摸出手帕轻轻擦去水渍,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他下巴朝会议室大门?#22982;较?#24494;微一抬,问道,“里面什么情况?”

    “先生们快打起来了。”工作人员说完之后觉得自己这样在背后编排上司们似乎有些不妥,便朝那?#23435;?#24494;鞠了一躬,?#20248;?#20284;的离开了。

    那人摸了摸光滑的下?#20572;?#39286;有兴趣地推开?#22070;?#35758;室的门。

    “我们劳动管理局今年……?#34180;?#24052;利先生,省预算委?#34987;?#30340;主席黄先生在您左?#30452;?#38548;您两个位置的地方,您想为劳管局争取经费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推开会议室大门的中年男子,而他也没有吭声,先是站在大门口侧耳听?#22070;?#20799;议员们的争论,直到坐在长桌首席的议长发现了他。

    “静一静,静一静,先生们!”议长的声音就像一朵细的?#22070;ǎ?#25169;腾一下就被更大的?#39034;?#21534;噬。

    “静一静!”议长一把揪住自己的长胡子,?#31245;?#20102;双眼,把体内浑厚的“纳娅?#26412;?#38598;在喉咙处,深一口气,吼出来的三个字让整个桌面上的玻璃杯“乒?#21476;遗摇?#25238;个不停。

    议员们终于停止了喋喋不休的争论,议长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光亮的脑门,有时候他宁愿去菜市场跟那些斤斤?#24179;?#30340;商贩们砍价,也不?#22797;?#22312;这个一谈到钱,就乌烟?#32441;幕?#35758;?#25671;?br />
    “先生们,你们的问题完全可以留到十二月底的省议会,去三楼讨论解决,我们现在是在二楼开会,请大家先解决古罗利亚的事情,好吗?”在议长说话的时候,后进来会议室的那人熟?#36820;?#36208;到长桌边的一个空位上抽出属于他的?#21069;?#26885;子,坐下后微笑着跟周围的同僚们点?#20998;?#24847;。

    “高文医生也到场了,下面请他给我们讲一讲咱?#21069;?#20840;办公室的那几?#36824;?#21592;的情况。”议长朝高文微微抬手示意。

    高文拿出几份病情报告传给身旁的人,让大家传看,议长接过一份,略微一?#24120;?#30473;头不由自主地紧皱起来。高文见大?#19968;?#26412;都?#39535;?#21578;浏览了一遍,便站起身来说:“根据我的检查,这几?#36824;?#21592;遭受的精神攻击并没有达到‘紫金级’念师的一般强度,但是,施术者的手法却又非常高明,在雇员全神戒备的情况?#31108;?#33021;不知不觉地以傀儡手段操控他们互相攻击,总而言之,这位神秘念师的经验和他的实力不在一个水平线。”

    议长眉头紧锁着重重地放下手中的报告书,略一偏头给坐在他右?#30452;?#30340;副议长丢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这?#27426;?#32993;须的副议长正是?#33453;?#40857;咆哮”?#24149;?#38271;,董万钧。会长?#28872;?#29255;刻,推测说:“这个人很有可能受了伤,实力下降,他那天给城市管理局的胡局长出示的‘紫金级’身份卡片做不了假,但是胡局长没有认真检查那张卡片的个人信息,再加上那人从出现开始就一直戴着一副面具,所以我们现在也?#29615;?#30830;认其身份。”

    坐在长桌下首的某个胖子掏出手帕掩饰性地擦?#30636;?#39069;角。

    “念师本来就稀少,整个罗浮行省及周围各省都找不出几个级别这么高的念师,咱们就锁定这两点,一是紫金级念师,二是曾经受过比较?#29616;?#30340;伤,这个范围?#24149;埃?#25105;不相信还找不出这个狂徒来!”职业者安全办公室的凯麦恩主?#32441;?#20914;冲地说道。

    这次跟踪那个神秘的?#30333;?#37329;级”念师职业者受损最多的就是他的部门,从昨天傍晚到现在,他手下那几个被派去跟踪的雇员都?#22266;?#22312;医院没醒过来,结果,今天专门为这事儿召开的紧?#34987;?#35758;上,其他部门的那些?#19968;?#31455;然还在为明年的预算拨款争论不休。

    “嘁,凯麦恩手底下?#21069;?#20154;整天跟踪这个跟踪那个的,现在踢到铁板了,就知道回来找议长哭诉,他不知道议长也不太待见他?”隔凯麦恩比较远的位置,两个议员低声交头接耳道。

    “高文你怎么看?”议长问,他不太待见凯麦恩是一回事,但是放任这么一个行事诡异的高级职业者在古罗利亚晃悠,他的神经还没这么大条。

    高文点点头说:“?#26579;?#25353;照这个?#36739;?#21435;职业者大厅那边筛选吧,我再去看看那几个伤者,没准儿还能有新?#22982;?#29616;。”

    “高?#27169;?#20320;能不能想办法让他们?#25307;眩俊?#20975;麦恩主任急忙说,“你也是念师啊。”

    高文礼貌地笑了笑,说:“凯麦恩主任,你要知道,对方的职业者水平可是远超我这个医生的,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下,我不会轻?#22766;?#35797;?#24179;?#20182;?#22982;?#26415;,想必您也要为自己的手下考虑考?#21069;傘!?br />
    凯麦恩脸上的表情一僵,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便默不作声地重新坐了下来。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 新疆35选7玩法 澳洲三分彩的开奖网站 nba2konline怎么鬼跳 巴黎人娱乐场备用网址 彩票开奖号码是多少 雪缘园足彩胜负彩app 年精彩特码诗 3d组六图 2元彩票网走势图带连线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qq十三水 杀手集团六肖中特 刮刮乐彩票店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