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90028421.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1章 与鬼同谋(上)

    “阿弥陀佛。(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这一次打开手电筒走进酒店后,洛封经过门口那尊石狮子时特意停了下来,用很不虔诚的态度祈了个福。

    以前他不信这些,但现在……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点。

    “希望今天能有所收获……”

    用手拍了拍这尊面相狰狞的石狮子,洛封就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握刀,往酒店中谨慎地走去。

    根据地图提示,酒店里面的怪物等级应该还没有大幅提升,但总归是小心为妙,如今他能轻松斩杀凶魂以下的怪物,不代表着就能应付游戏里的其他怪物。

    庆幸的是,直至洛封来到酒店主馆八楼为止,他都没碰到任何一只怪物。

    一路上除去那份吓?#35828;?#27515;寂后,连老鼠和蟑螂他都没见到。

    洛封在酒店八楼的楼道里找了块能落脚的石头一屁股坐下,用手电筒扫视着四周,皱?#23490;?#31639;起来。

    他上一次来到枫林大酒店就是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是那个女鬼在有意躲他,还是说他没能满足什么隐藏条件,总之能不能触发事件的后续任务暂且不说,他这趟来的主要目的还是想再和那个女鬼接触一下。

    按照先前的经验,洛封又尝试了一下摘下游戏眼镜的做法,仍是一无所获。

    如此一来,他好像只有最后一个方法能试一试了。

    他抬起头,望向了黑暗的四周,嘴里大声地开口说:“我又来了!我知道你对我其实没有恶意,我有些事情想?#38405;?#35828;,我希望你能出来和我见见面!”

    不得不承?#24076;?#22352;在楼道里面大声喊话,一声声荡开的回音配合着原先的那份死寂,着?#31561;?#20154;心里瘆?#27809;擰?br />
    洛封屏息倾听了一会儿周围的动静,见没有回应,想了想又说:“我知道可能是上次的那个密室游戏让你不想再出现……但是,我真的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我相信这些问题你?#19981;?#24863;兴趣。”

    话音落下,洛封便忽地感觉到他的耳边莫名吹过了一缕寒风。

    不管是不是错觉,他的精神立即振奋起来,赶紧继续说道:“你认识蒲正南这个人吗?十几年前的话,他应该还是一个年轻人,呃,身上可能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总体给?#35828;?#24863;觉比较严肃。”

    洛封耳边的那缕寒风在吹过之后便停歇下来,似乎只是一个偶然的巧合而已。

    他不甘心放弃,往下说道:“蒲正南你可能不认识,他的那本笔记你总?#24357;?#36947;?就是我上次给你看的那本笔记。在笔记上留言的人就是你吧?我知道你应该和当年的那桩案子有关,我也知道你应该不太愿意谈起这件事。但是,这么多年过去,这家?#29615;?#24323;的酒店里只剩下你一个,难道你?#31570;?#24819;找个人说说话吗?”

    如果眼下有别人在场的话,一定会觉得洛封疯了。

    这不仅是因为他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举动,更因为他在说这些话时语气和表情都显得无比真诚,仿佛那个他想要对话的对象此?#26412;?#22312;他身边,认真听他?#19981;?#19968;样。

    正常人哪怕了解内情,又有几个人能做到他这种程度?

    要知道,他今晚要找的那个对象,不是人,而是鬼。

    “说实话,我怕鬼,但我并不怕你。”

    “我以前从来不相信鬼神,遗憾的是现实给我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能怎么办呢?哪怕战战兢兢,也要努力生存。可是我并不害怕那些拥有理智的鬼魂。”

    “因为我认为鬼魂如果和活人一样具备了思考的能力,具备了自主的能力,那么他们?#31570;?#24212;该算是鬼,只能说是……?#35828;?#21478;一?#20013;?#24577;?所以说,我其实并不怕你。”

    “因为如果你是恶鬼,如果你想伤害我们,以往那么多来枫林大酒店?#36739;?#30340;人不早就死在你手上了吗?即便是你不想大张旗鼓,但?#32423;?#20599;腥,抓住一两个人还是没问题的。但你没有这么做,这一点让我有了?#32533;?#21644;你对话。”

    “我也不隐瞒你,我之前提到的那个蒲正?#24076;?#20182;与我有很大的关系。我本人对于当年的那桩凶杀案深表歉意,但我真?#35851;?#39035;去挖掘一下当年的这件事。”

    “说起来你认识?#30528;?#26031;吗?一个长得很不像好?#35828;募一鎩?#20182;好像是什么希腊冥界的法官,你以前有见过他吗?在大童山那边?或者酒店里?”

    絮絮叨叨地讲了半天,坐在楼道里的洛封又抬头看看漆黑空荡的天花板,嘴里无声一叹,犹豫片刻后就又说了一句。

    “我最近认?#35835;?#19968;个人……她叫颜秀,她说她的父母就丧生在当年酒店的那桩凶杀案里。”

    一瞬间!

    静止的空气在洛封的周身疯狂鼓噪起来,他能感觉到一股阴冷的寒气从四面八方向他汹涌袭来,如同一只只细小的虫子想要钻进他的皮肤中一样,让他浑身上下顿时生起了鸡皮疙瘩!

    “嘀嗒……”

    一声不太响但在眼下的环境里十分明显的滴水声传进了洛封的耳朵里。

    最近几天根本没下过雨,在这?#19968;?#24223;多年的酒店楼道里,显然不太可能出现漏水的情况,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了。

    洛封稍稍抬头,一眼便瞧见了他面前不远处的半空中,垂下来一缕缕渗透血珠的乌黑长发……

    这时候,一根苍白干瘦的手指从上方的黑暗中缓缓伸了下来,点在了洛封的额头上。

    那一点沁凉的感觉直接让洛封倏然一惊。

    他刚要完全抬起头来,一道异常干哑而冰冷的声音?#25512;?#31354;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

    尽管发音比较奇怪,洛封还是第一时间听懂了对方的意思。

    他的嘴角抽动了两下,整个人一下子僵住,脸色在黑暗中变得相当古怪起来。

    总感觉,这句话他似乎在哪里也听到过?

    直到?#30473;该?#21518;,那根冰凉的手指才从洛封的额头上?#37096;?br />
    他僵坐在原地,也不敢左?#36951;?#22836;去看,只好一直盯着空中那一缕缕垂下来的头发,等到又沉默了一会儿后,那道干哑冰冷的声音才重新在他脑中响起。

    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好像在尽力向洛封传达自己的意思。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26选5好彩3投注技巧 如何购买安徽快3 最准三肖中特期期准 江西快33位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手机版 码报资料图生肖2019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 100期两码中特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 两码中特期期准100准 快乐扑克选四 福建时时彩网上投注 竞彩混合过关计算器百度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澳客网 2012福彩开奖号